男人的眸,陰沉了幾分。

「溫惜,欲擒故縱的這種小伎倆,真的是太低級了。」他伸手,掐住了女人纖細的下巴,「我說讓你滾,你不滾,偏偏要撞我的車,出現 …

View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