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隊內語音里顯得氛圍格外輕鬆,hacker帶頭開起了玩笑,彷彿上一局輸了之後的頹勢已經一掃而空。

但余秋知道,他們只是不想給自己壓力。

「糾正一下啊,這是我第二次上場了。」

余秋同樣是神色輕鬆,笑着打趣道:「而且這把給我選個混子,讓我先躺一把行嗎?」

「可以啊,你選卡爾瑪,我玩趙信,我倆前期中野無敵。」hacker一本正經的說着,然後回頭看向教練,居然還真的得到了綠茶的點頭。

「可以拿,一樓直接卡爾瑪吧,這版本放着卡爾瑪不拿,確實有點說不過去。」綠茶想了想,然後繼續說道:「等會二三樓再給馬哥拿個EZ吧,這樣卡爾瑪還可以搖擺,讓對面猜一下。」

……

「EZ加卡爾瑪加趙信,UP這前三手拿的全是版本英雄,說實話我感覺LNG這邊有點託大啊!身處紅色方,卻放出了這麼多版本強勢的英雄。」

一輪BP結束后,王多多看着UP的三個英雄,已經快驚訝到無話可說了。

「現在得看LNG這邊第三選要選個什麼東西了,是選輔助,還是拿中單?因為我們知道右邊UP這手卡爾瑪既可以輔助,也可以中路的。」

AJ點了點頭,「我覺得UP這裏卡爾瑪大概率是中路了,因為我看Autumn最近的排位里,卡爾瑪用的場次還挺多的。」

「而且不僅是卡爾瑪,還有露露甚至薩勒芬尼他都用過,而且戰績都很好。」

Rita不禁調侃道:「看不出來,原來AJ還是挺關心選手們平日裏Rank狀態啊!」

「哈哈,其實也沒有,主要是關注RNG,畢竟Autumn也算是從RNG走出來的嘛!」AJ笑着解釋道。

……

就在解說們還在討論卡爾瑪是中路還是輔助時,LNG第三選已經是鎖下了錘石。

「這麼看來,LNG這邊是覺得這卡爾瑪大概率是輔助了,所以第三手也拿了個輔助,而且搭維魯斯,對線能力也有。」

「然後UP這邊Ban掉了Icon上一場發揮出色的澤拉斯,這個英雄目前LPL只有Icon一個人玩過兩把,但從之前的兩次比賽里完全可以看出,這是個老澤拉斯了!」

「而LNG這邊同樣是ban掉了塞拉斯,中路Autumn唯一用過的英雄,確實Autumn對於LPL來說可以算是個完完全全的新人,所以他的英雄池並沒有太多的數據可以參考。」

「這裏最後一手UP選擇了繼續Ban中路的妖姬,而LNG則是選擇ban了一手瑟提,然後直接鎖下了盲僧。」

「在瑟提和鱷魚都上了ban位后,盲僧拿出來無論是打中還是打上,基本上都沒有天敵,比較好打。」

「現在輪到藍色方的UP這邊該考慮一下,最後這兩手要拿什麼東西了。」

……

「中路確定要玩卡爾瑪嗎?要打盲僧的。」綠茶看向余秋問道。

余秋點了點頭。

對於他來說,拿到卡爾瑪只要能推線就行,打誰都無所謂。

於是,下一刻,UP四五樓直接鎖下了奧拉夫和露露。

「這什麼?這是什麼?」

解說席上,三位解說不約而同瞪大了眼睛。

「卡爾瑪和露露出現在同一場比賽里,而且還是在同一邊?」

王多多的表情變得十分豐富:「我們都知道,卡爾瑪和露露的功能性其實是差不多的,所以比賽里經常作為互補的英雄登場。」

「沒有卡爾瑪,我可以拿露露,沒有露露,我可以拿卡爾瑪。但是像UP這種把兩個英雄都鎖下來的,好像還真不多!」

AJ同樣是一臉錯愕,不解道:「說實話我沒看太懂。」

「這奧拉夫選出來應該是上單,配合一個輔助型中單,前中期戰鬥力會非常猛。所以這手奧拉夫拿的不能說有什麼毛病。」

「但是這最後一手露露,UP真就不給自己活路了啊!」

「他們這個陣容是要打前中期團戰的,靠着前中期的陣容強勢,打出經濟差,然後滾雪球贏下比賽。」

「但是你要打團,起碼得有個開團點啊!這陣容開團點在哪啊?趙信硬上去捅嗎?」

「沒有一點硬控的留人手段,LNG完全可以不和你接團啊!」

「都有卡爾瑪了,這最後一手隨便補個泰坦牛頭什麼蕾歐娜什麼的,不比這露露香嗎?」

……

不僅解說沒看懂,甚至連LNG這邊,也有點懵。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最後一手選人。

片刻思索后,LNG最後一手終於是鎖定。

蒙多。

「果然啊,LNG這邊發現盲僧不好打奧拉夫之後,果斷變陣在五樓補了個蒙多。」

「讓蒙多去扛壓,盲僧中單無論是打露露還是卡爾瑪,都是沒有什麼壓力的。」

「而且蒙多這一旦能夠正常發育起來,左邊這個陣容也是完全處理不了他的,這手蒙多拿的確實相當不錯。」

「當然這些只是我們的賽前的理論分析,兩邊陣容真正的表現如何,我們還得留到比賽中去驗證。」

……

比賽開始。

對線盲僧,余秋並沒有太大壓力。

頗為熟練的操控著卡爾瑪,RQ快速推線,然後直接消失在中路。

下一刻,出現在紅色方上半區,並且插下了個眼。

「我們看,這波Autumn推完線,到了LNG紅Buff區做了一個很深的視野。」Rita有些意外,「這是對上路有想法嗎?」

「不過這裏LNG應該也是意識到了的,已經有人在ping了。」

「不太可能是越上,這上路畢竟是個蒙多,你殺個蒙多,其實沒太大意義的。」AJ搖了搖頭,「我覺得這把Hacker打野的重心還是會在下路,因為下路能推線,是可以配合中上TP強越的。」

彷彿就像聽到了AJ所說的一樣,卡爾瑪回到線上后開始強行推線,打空了藍量后直接回家。

而此時,Tarzan剛好回家更新了裝備,換了掃描後來到上半區。

藍色方視野里,只見Tarzan開着掃描,將藍色方的假眼排掉。

下一刻,趙信直接從紅色方一塔后出現在線上,插下了假眼。

隨後,TP亮起。

「來了來了,卡爾瑪回家后直接TP下路,配合趙信想打一波四包二!」

王多多語速飛快,「紅色方的TP同樣也是亮起,是中路盲僧的TP!」

「不對……這是兩個TP,我的天,兩邊都是雙TP,這將是一波5打4!」

「UP這裏,真的還要越嗎?」 給帝后見完禮后,在場幾個高位妃嬪也受了他們一禮,只是屈膝便可,幾位長輩都和和氣氣的,祝他們早生貴子白頭偕老。

昨日皇家盛事,出宮開府的皇子公主都回來了,昨夜住在宮中,今日一早見禮,一家人一起吃早飯。

大皇子成家后被封為趙王,二皇子成家后被封為周王,他們都在京中開府,本朝不設藩王只設親王,皇子成家后便可封王,入朝參政,趙王和周王年長,但早入朝幾年也沒有建樹,娶的王妃也都是書香世家之女,性子溫婉好相處,和太子妃互相見禮很是和睦。

幾位公主此次也拖家帶口回來了,大公主長女已經五歲,去年又添了個小公子,太子很是喜歡這兩個外甥,早上見了都要逗一下。

大公主笑道:「你這麼喜歡小孩子,趕緊讓太子妃生一個,以後父皇母后想逗孫子也不必叫我進宮了。」

三位公主和沈書玉都是閨中密友,而且一直極力促成沈書玉做太子妃,但沈書玉如今真成了太子妃,好像也沒這麼熱絡,姐妹成姑嫂,好像不太對勁了。

太子道:「長姐若不想時常進宮,把雲意和皓然放在宮裡好了,就放在東宮也行,我日日帶著去給父皇母后請安。」

大姑娘雲意拍著手掌歡呼:「好噢好噢!雲意要去舅舅家住!」

太子掐掐她的小臉,這個外甥女可真招人喜歡,沈書玉還是別生了,生個女兒像她那才難辦呢。

大公主是皇帝第一個孩子,也是第一個成家的孩子,生下的孩子也是皇帝第一個孫輩,她聰慧穩重,一向得父母寵愛,如今又夫妻和睦兒女雙全,家事處理的很好,皇帝很滿意,長女就該這樣,為底下弟妹做好榜樣。

二公主是去年冬日出閣的,嫁的是個文人,如今也懷有身孕了,駙馬文質彬彬坐在一旁對公主呵護備至,讓人見之艷羨。

兩個同胞姐姐中太子和長姐更親,和二姐這些年有些矛盾,說話客氣中帶著疏離,讓二公主神色黯然。

三公主則是今年春日出閣,一個國孝耽擱下來,皇家一批大齡兒女急著成家。

二公主是早幾年就定下了親事還好,三公主則是去年倉促擇親今年春日倉促出嫁,對方只是個普通勛貴子弟,各方面都不甚出挑,但也沒什麼毛病,這一兩年皇家婚事扎堆,皇后可沒心思給庶女細挑,沒什麼毛病就他了。

不僅擇婿敷衍,婚禮更敷衍,前有二公主的婚事,後有太子的婚事,這兩個都是皇后所生,三公主的婚禮夾在中間不受重視,皇后就像完成任務一樣把她嫁出去了。

婚後的日子平淡中帶著乏味,三公主年紀輕輕,已經有了些她母妃的閑雅氣韻。

如今二公主懷有身孕,三公主還沒有喜訊,她話不多,只是溫溫婉婉坐著說幾句話,想讓沈書玉嫁給太子的一直都是大公主和二公主,她並不希望。

但事已成定局,她就是沒有她們幾個命好,她也認了,可是看到沈書玉過的不如意,她竟有些歡喜,總不能人人都如意,就她不如意吧。

。 沙場上,敵將四人同時發力,試圖將李元霸手中雙錘擊落,只聽他胯下坐騎發出一陣長嘶之聲,緊接著便是一聲宛若春雷的厲喝。

「統統受死吧!」

吼聲如雷,雙錘直擊虛空將四柄利器擊散開來,四人強行穩住傾斜的身形,眼眸中錯愕之色騰起。

「一起上,休要此子再有出手的機會!」

話音響起。

四人各催戰馬,齊揮兵器,再次將把李元霸圍住。人多馬多兵器多,只殺得李元霸眼花繚亂。

這時只見李元霸身影懸空而起,四柄兵器落在馬背之上,他身影凌空落下,雙腳踩在兵器上,嘴角斂起邪惡的笑意。

「去死吧!」

擂鼓瓮金錘破風錘了下去,宋然見狀眼疾手快,一槍扎去,可卻是徒勞無功。

在李元霸一擊之下,他躲閃不及,長槍被擊飛出去,縱橫虛空的巨錘速度沒有絲毫減緩,直接錘打在宋然的肩膀上。

「砰!」

一陣骨骼被撞擊成殘渣的聲音傳來,伴隨著慘叫聲響起,宋然身影從馬背上飛落下去,口中鮮血汩汩噴出,頃刻間便氣息全無。

宋然,戰爭學院眾將中勢力超前,以往征戰沙場上他數次槍挑敵將,所向披靡。

然。

今日不到三個回合便被李元霸拍死在馬下,其他三人眸光瞥過地面上殘屍,臉色蒼白如紙,感覺呼吸都緊張起來。

「來吧,能接下本將一錘者,可生。不敵者,下場就和他一樣!」

錘指三將,聲如驚雷,三人惶恐不安,心生退意,可其怒目相視,想要離開談何如意。

「軍師,楚將擁有如此驚人神力,何人可敵?」

龐哲見宋然不敵慘死,心中慌亂不已,擔心其他三將下場亦是如此,那到時怕是紫雲十萬大軍將成為一盤散沙。

側目視線停留在吳用身上,只見他面色鐵青,眉宇緊蹙,顯然一副底氣不足的樣子。

「龐將軍,下令先鋒軍留下,其他士兵火速後撤前往紫武城,楚將之威不是我等可以匹敵,此時急需稟報給吾皇。」

吳用本以為赤鋒營和雷虎輕騎不在,以元子龍,宋然,史萬歲諸將定可橫掃楚軍,可沒想到眼下楚軍一名小將,便將四將擊打的狼狽不堪。

他只能犧牲四將和先鋒軍,保全數萬大軍撤走,龐哲剛欲離開,吳用再次開口道。

「龐將軍,若是不想楚軍窮追不捨,將吾皇交給將軍的硫磺彈留下,只有它們才可以保下大軍的性命。」

龐哲神情一凝,雙眸中精光掠動,臉上浮現出一抹疑惑之色,心中暗想為何什麼事情吳用都會知道。

關於硫磺彈的事情,那可是他最後保命之物,梁國君主賜予他之後,他不曾將向任何人提起。

「看來還是小覷軍師了,怕是梁國皇宮都有他的人!」

龐哲苦笑一聲,轉身向背後將領看去,出言道:「留下來斷後,決不能讓楚軍追來!」

話音落。

吳用,龐哲和其他將領悄然向大軍後退去,此刻沙場上和李元霸酣戰的三將,根本不知道他們已經被徹底拋棄。

面對李元霸剛猛的轟殺,元子龍雖然心驚,但他一身修為強橫,所以依舊立於不敗之地。

到時史萬歲和唐緒林二人在李元霸的攻擊下,有些力不從心,手中兵器搖搖欲墜,頭盔下汗水順著臉頰滑落。

兩人感覺和李元霸交手就是在和死神過招,少有不慎便會落入萬劫不復之地。

「爾實力到時不錯,接連酣戰如此之久,且接下我三錘,你可以離去!」

李元霸錘指元子龍,戲謔的聲音響起,或許其他人聽到這番話會如釋重負,可元子龍感覺到了羞辱之感,自己馳騁疆場多年,何曾被敵將如此輕視。

「小子,你的確有些實力,可如此的目中無人,真是欺人太甚!」

元子龍怒不可遏的聲音響起,提刀縱馬狂怒的衝殺過來,見狀唐緒林回馬,一人一騎絕塵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