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夜槍出現在楚帝手中,一抬手,輕輕一點,一縷寒光飛出,隨後槍出如龍。

轟。

一槍擊出,破碎虛空。

黑袍老者掌中長槍和四周空間一起炸裂,身影向後倒飛出去,不知何時,一縷槍芒已經將他眉心穿透。

一槍秒殺。

恐怖如斯。

楚帝雙腳踏在甲板上,身影一躍飛起,凝神注視眼前戰城,「戰帝,朕已兵臨城下,何不出城一戰?」

「這種修為的就不要在派出來了,讓朕見識下你們戰國真正的強者。」

聲音落下。

一道怒喝聲從雲巔響徹,「大膽!」

「爾也配挑戰吾皇?」

隨著聲音激蕩開來,一道身影出現,攜無盡的威壓之力,碾壓在楚帝身影上。

恐怖如斯,駭人無比。

察覺到來人的威壓之力,楚帝眸子一凌,腦海中出現出現來人的信息。

戰國,帝師,天風凌,三品主宰境。

快速瀏覽天風凌的信息之後,楚帝神情無比戒備,這老頭子很恐怖。

戰帝未曾出手,來了一位帝師,看來戰國底蘊,遠非表面這麼簡單。

這時。

天風凌手掌抬起,空間瞬間起伏,彷彿之下藏有巨獸一般。

接著。

轟隆巨響傳開,空間徹底爆炸,宛若要將這一方世界湮滅。

遠處。

戰城上。

刑玄天淡聲道:「這才是真正的空間禁忌,楚帝掌握的只是小兒科而已。」

楚帝察覺到四周空間開始炸裂,一股無形的神力從四面八方而來,朝著身影上束縛過去。

下一秒。

他心神一動,快速釋放時間禁忌,緊接著,向後倒飛出去。

這一飛,足足退出數千丈之外。

天風凌看著衝出去的楚帝,神情微微一變,「你竟還掌握一道禁忌之力,倒是老夫小覷你了。」

接著。

他身影踏空,攜無盡氣勢朝著楚帝暴掠過去,前行中,九天之上風雲涌動,一道道雷霆之力轟天落下。

紫霄閃爍,將虛空撕扯開來,一道道貫穿落下,朝著楚帝身影上轟擊過去。

這一刻。

天風凌好似一尊雷神,所過之處,儘是雷域。

楚帝早已知曉天風凌的信息,知道他同樣掌控空間禁忌和雷霆禁忌。

可他沒有想到天風凌竟將禁忌之力,領悟的如此透徹,遠非他不能相比。 什方逸臨抬眼,表情錯愕,隨即展顏一笑。

「如此說來北溟竟是四衛中,第一個成親的?」

顏幽幽點頭。

「不但是第一個成親的,我還答應他們,成親當日咱們倆還要給他們證婚。」

什方逸臨看了看自家媳婦兒眼中的光芒,心裏想着,這媳婦兒當紅娘還真是當上癮了。

左右自己的媳婦兒自己寵,不過就是當個紅娘,他也樂得讓她高興,遂唇角噙著溫淡的笑意點點頭道:

「依本王看,倒不如讓魅影和覃刈也努力努力,十月後,讓他們一起把婚事辦了,省得讓你再操心兩回。」

「那感情好,不過,還是要聽聽當事人的意見,畢竟到底那兩對相識的時間比不上他們倆。」

顏幽幽一邊說着,一邊示意清歡和北溟起身。

清歡起身,從架子上拿來披風,什方逸臨接過披風,細心的給她披上,繫上繩結。

顏幽幽看着他熟練的動作,笑着問道。

「你回府是來接我的?」

什方逸臨點頭。

「鎮國將軍府那邊這會兒應該已經拜天地了,咱們去正好。」

「嗯,那就走吧。」

顏幽幽挎着他的胳膊,兩人一同出了王府。

此時,鎮國將軍府內,新娘子何詩意身着一身大紅喜服,雖然有大紅蓋頭遮掩了她的美貌。

但不愧是京城才女,舉手投足間流露出來的韻味風情,就足夠驚艷在座人的目光。

下轎,拜堂,送入洞房,一切全都按照程序來走。

兩位新人在濟濟滿堂的賓客祝福聲里,禮成,終成眷屬。

何詩意被送進新房,容錚留在外面招呼賓客。

恰巧,顏幽幽和什方逸臨十指緊扣姍姍來遲,身後還跟着清歡和北溟,暗處有魅影,至於還有多少人在暗中保護,恐怕除了什方逸臨,沒人知道。

下了馬車,門口恭候多時的管家恭敬地給兩人引路,彼時已經有家丁先一步跑進廳里:

「老爺,逸王爺和逸王妃到了。」

容大將軍正滿面紅光的給客人敬酒,一聽到逸王爺和逸王妃到了,與客人恭維了兩句,就忙着跟了出來。

同時往外走的還有容老將軍和從女眷那邊急匆匆趕來的容夫人。

此時,什方逸臨已經拉着顏幽幽跟着管家走到了正院,容老將軍一看到顏幽幽。

面上的表情真是格外的驚喜,甚至比看到逸王爺還要表情生動,臉上的笑意掩都掩不住:

「王妃能來,我鎮國將軍府真是蓬蓽生輝。」

老將軍身後,容大將軍和容夫人一聽老爹這話,嚇的心裏撲通撲通亂跳。

逸王爺還在這兒呢?老爹竟然直接越過逸王爺,向逸王妃請安問好,還蓬蓽生輝,這是不怕逸王爺多心嗎?

實則,他們哪裏,容老將軍嘴裏拜的是逸王妃,實則拜的是葯神醫。

這可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江湖神醫,連皇室都請不到的葯神醫啊。

「容老將軍客氣了。」

顏幽幽這會子一看,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看來,這位老人家,是知道了她的真實身份,難怪親自去請,讓她無論如何都要來。

「清歡。」

顏幽幽沖着身後的清歡擺擺手。

「是,王妃。」

清歡和北溟一人抱着兩個盒子走上前。

「這是王爺和本妃給容小將軍的新婚賀禮。」

容老將軍笑呵呵命人收下了賀禮,忙找人叫來容錚,容錚又是一陣感謝恭維,一行人進了主廳的主桌。

與此同時,皇宮關雎宮內。

一道靚麗的身影在偌大的正殿中來回踱步,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關雎宮的主人,靈妃娘娘,宋丞相的義女,白靈兒。

此刻的她,眉頭緊鎖,死死地攥緊了手帕,眼神飄忽不定的看着門外,似乎是在着急的等着什麼。

半盞茶的時間未到,有宮人從外面匆匆走了進來。

「娘娘。」

那宮人跪在地上。

「怎麼樣?她可是出府了?」

那宮人低垂著頭。

「娘娘神機妙算,他們果然去了鎮國將軍府。」

「好。」

靈妃冷冷一笑,眼中的歹毒毫不掩飾的傾瀉而出,空氣中的溫度一降再降,幾乎降至冰點。

「那個賤人,躲在逸王府一個多月,竟然連宮門都未再踏入半步,讓本宮可是好等,今晚正好,趁著鎮國將軍府的喜事,本宮就再添上一喜。」

靈妃擰皺了手中的那塊絲帕,指尖狠狠的扣在掌心,眸底寒涼的就如同淬了冰渣子。

「告訴他們,只要殺了逸王妃,賞金翻倍。」

那宮人一聽,肩膀不由的縮了一下,忙唯唯諾諾的應了聲是,低着頭躬身退了出去。

鎮國將軍府這邊,前院裏簡直是熱鬧非凡,尤其是容錚那些難纏的弟兄們,把容錚圍在中間,一個個摩拳擦掌,帶着一臉的壞笑。

畢竟,在座的多是豪爽的武將,吃起酒來不是鬧着玩的,桌上,地下全是橫七豎八的空酒罈子。

因此,這酒席之上的氣氛,煞是熱鬧,酒興也是空前高漲。

惹的身在花廳貴賓席內的幾個身份尊貴的大員,也忍不住多喝了幾杯。

畢竟,鎮國將軍府無論是聲望還是地位,在京城也是世家貴族。

何況,還有一個宮裏的容妃娘娘,再加上容妃娘娘現如今生下了皇子,這鎮國將軍府的地位也隨之水漲船高,任誰也得高看一眼。

畢竟,連皇上,太后,太子,三王,四王,五王都派人送來了新婚賀禮,逸王爺和逸王妃更是親自到場祝賀,這種空前絕後的榮寵,誰不眼紅。

可眼紅歸眼紅,誰讓他們自己個家裏沒有出個能入宮封妃又生了皇子的女兒呢。

顏幽幽因身懷有孕和什方逸臨隨便坐了坐,便起身與容老將軍告辭了。

容老將軍雖然不舍,但也知道顏幽幽的情況,親自把二人送出了院子,便是兒子和兒媳出來,都被他打發了回去。

「王妃。」

走到大門口的門廳內,容老將軍恭敬的看向顏幽幽。

顏幽幽扭頭看了眼這位飽經風霜的老人,知道剛剛在酒席上,他為何放下身段對她恭敬有禮。

作者有話說:寫了這麼長時間的書,我很少在評論區里說話,但大家的留言我都有看,無論是大家討論的劇情還是人物,讓我很感動,感謝你們在這兩年的時間裏,包容我,維護我,真的很感動,謝謝大家。

現在小說固定每日兩更,更新時間每天中午十一點半左右,雖然有人說更新太慢了,但我能保證絕不斷更,不棄坑,請大家耐心等待,愛你們,么么噠。

。 「哎,聽說了沒,傅家的那三個孩子都考上帝都大學了!」

「哪裡啊,你知道的不全面。傅森和傅淼考上的是水木大學,那個小的考的是帝都大學。這下子傅家老大可抖擻起來了。」

「我聽說,他們一家都要去帝都了。現在大環境好了,人家也不藏著掖著了。昨天我那二小子跟我說,家裡的酒一趟一趟的往外運呢。這得賣多少錢啊!」

「可不是嗎,這傅家啊是起來了,回去我也得叫我們家那幾個孫子好好學習。這考上大學就是好,據說國家還包分配呢!」

「你這個打算好,我回去也讓我孫女回去好好學習,家裡那幾個小子可是沒戲了,一說學習一點坐不住。」

說閑話的幾個人,越走越遠,背後的牛翠花心裡就跟被貓撓了一樣。這要是兩邊搞好關係,那她是不是也能跟著去帝都了?但是很快就否定了這個想法。從她跟了傅老栓起,這事就不可能了。

牛翠花撣了撣土,回家了。還是好好伺候老爺子,現在也沒缺了錢花。等柱子出來了再給他找上房媳婦,這輩子就算是行了。

家去之後,傅老栓正坐在屋裡抽煙。弄得屋裡烏煙瘴氣的。

「我說,你咋不開窗子,要不就直接出去抽,這也太嗆人了。」牛翠花一邊開窗子一邊說。

傅老栓只是不說話,他現在心裡跟油煎一樣。

昨天郵遞員來送錄取通知書的時候,他就在現場,就連公社領導都來了。那場面。真是老傅家祖墳冒青煙了。他心裡也不免有些後悔。

但是更讓他難受的是,今天出去遛彎的時候,聽說了傅家往外運酒,還要搬到帝都的事。

他不是沒懷疑過,這是沈素芝留下的錢。但是他已經不能再作了,要是再找茬,估計這會一家十塊錢的生活費都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