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捕蟲少年和捕蟲少女也早就成為強大的訓練家了。

許多蟲系寶可夢種族值相對比較低是造成這一現象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則是由於屬性克制的關係。

蟲系在足足被七個屬性抵抗的同時,還只能對超能、草、惡這三系的精靈造成拔群的傷害效果。

這樣的屬性克制關係導致蟲系寶可夢對於其他精靈的打擊面相當受限制。

更別提蟲系寶可夢本身對於火系、飛行系以及岩石系的抵抗能力相當之差了。

要知道這三類屬性的精靈在訓練家群體中可是個頂個的受歡迎。

從戰鬥的選擇上來說,極其容易被針對的蟲系寶可夢並不是那麼合適的選擇。

當然了,這種說法未免有些功利。

實際上,精靈世界中對於蟲系寶可夢充滿熱愛的人並不在少數。

再加上蟲系寶可夢的數量,專精蟲系的精靈訓練家還是很多的,甚至堪稱最多。

畢竟蟲系寶可夢在培育方面的節省也是出了名的。

只要不像某隻大針蜂一樣砸錢的話。

而即便是在這麼眾多的蟲系專精的訓練家中,阿筆也無疑是當今最出名以及最優秀的那幾人之一。

有着「活的蟲系寶可夢大百科」之稱的阿筆不僅是現在城都地區最年輕的正式道館館主,更是一位在研究員領域有着極大盛名的天才蟲系精靈研究員。

蟲系精靈招式「連斬」正是由他發現併發揚光大,這也是檜皮道館最負盛名的精靈招式秘籍之一。

要知道,精靈招式的使用可是很講究方式方法以及動作的,而不只是簡單的釋放能量。

檜皮道館的「連斬」秘籍能夠幫助蟲系精靈最大限度的連續攻擊到對手而不被躲避。

不斷疊加威力造成高額傷害的連斬有的時候甚至比變圓+滾動的粗暴組合技更讓人頭疼。

後者好歹還有辦法從環境上進行側面限制,前者只能憑藉能力擺脫或者正面硬懟。

這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一種很好用的戰術。

作為城都地區特色比賽捕蟲大會目前的最高優勝次數記錄保持者,同時也是最高連勝次數保持者,阿速在蟲系專精訓練家中的地位不言而喻。

當然了,這也離不開同行的襯托。

除去目前還未正式納入聯盟體系的阿羅拉和加勒爾兩個地區,在剩餘的六大地區中,各地區八大代表性道館里除了檜皮道館以外,就只剩下了合眾飛雲以及卡洛斯白檀兩家是蟲系專精的道館。

而它們的道館主一個醉心於藝術,一個醉心於攝影。

雖然也很強,同時也對蟲系寶可夢有着極大的熱愛,但是事實就是無法讓人信服。

如果不是因為神奧地區還有位蟲系天王阿柳撐著場面,那估計阿筆就是毫無疑問的最受歡迎的蟲系寶可夢訓練家。

這麼一看,蟲系專精的訓練家確實有些慘。

話又說回來了,蟲系寶可夢中也絕對不缺乏強力的精靈。

不論是「蟲系寶可夢的華麗戰士」飛天螳螂,還是它的進化型「戰場猛將」巨鉗螳螂。

亦或者是諸如「我就是太陽」的火神蛾、「千足捕食者」蜈蚣王以及它的天敵焚焰蚣。

甚至是同時有着「鬼蟬」和「守護天使」之稱的蛻殼忍者。

這些蟲系精靈可都是相當出色的存在。

哦對了,還不能忘記真正的森林惡霸,大針蜂。

所以,誰要是真的覺得蟲系專精的阿筆弱的話,無疑只能證明他是個不太懂寶可夢的傢伙。

還是那句話,只要是道館訓練家,就不存在弱小的(華藍三姐妹達咩)。

哲也看着這位面相異常年輕年齡現在也很年輕的道館主只有一個想法。

精靈世界的原住民里變態真tm多。

雖然比不上希羅娜和渡這幫超級變態的變態,但是年僅24歲的阿筆能有現在的實力無疑也是極其誇張的。

要不是哲也努力,他都不覺得自己能夠比這些變態還要出色。

阿筆很奇怪。

明明眼前的這位年輕訓練家是一位很和善的傢伙,為什麼他總是覺得對方在想一些不太禮貌的事情呢。

兩人大眼瞪小眼的陷入了沉默。

「好了,哲也你先等一會,這邊我正在幫阿筆打造一個專屬與他的捕捉器材。」

幸好,鋼鐵的存在打破了這份尷尬。

只見他操起一個小刀一般的工具走向了空地那邊的巨大爐子。

「專屬的捕捉器材?」

哲也眨了眨眼睛,對此頗有些興趣。

「沒錯。」

閑來無事,阿筆也樂得和哲也聊聊天。

不然鋼鐵一個人在那做東西他在旁邊看着實有些無聊了。

「你也知道,一般的精靈球內側都有兩張看不到的網,如果擊中寶可夢,網就會彈出來把寶可夢拖進求內,紅光則是這張網的具象表現。」

阿筆先是解釋了一下精靈球工作的基本原理。

哲也點了點頭。

這點他也是知道的。

「但是在面對蟲系寶可夢的時候,這樣的精靈球結構設計就有些小問題了。」

阿筆很是振奮的說道。

提起自己最自豪的蟲系精靈,他明顯和別的訓練家一樣開始變得滔滔不絕起來。

他可是聲稱和蟲屬性寶可夢有關的事絕不會輸給別人的傢伙。

在阿筆看來,自己關於這個特製裝備的想法簡直完美。

「以’蟲寶可夢的沉默戰士』為例,它是非常喜歡躲在一個地方一動不動的,在這種情況下,我設計的帶球捕捉網可以在第一時間將它控制住防止它逃跑。

又比如『蟲寶可夢的高傲戰士』,雖然它更善於防守,但是攻擊能力方面它也不會輸給任何人,帶球捕捉網很大程度上可以保護我在捕捉它的時候的安全。

還有像是……」

他的言語間滿是興奮,甚至臉都逐漸變得通紅了起來。

配合上他雌雄莫辨的臉……

哲也搖了搖腦袋,好傢夥,不能看不能想,他又不是春物大老師。

「別聽他瞎扯了。」

一旁,罕見露出無語神色的鋼鐵先生也是打斷了阿筆的吹噓。

「圓絲蛛呆在原地一動不動你直接用精靈球砸它不就好了,它的反抗能力對你來說差的可憐好吧。

然後鐵甲蛹,抓這玩意還要擔心安全?

你倒不如擔心一下抓到之後能不能破殼而出的問題。

還有,飛天螳螂被這個網子兜住,你以為所有人都和你的身手一樣嗎?

大部分的訓練家怎麼可能是精靈的對手啊,別說是飛天螳螂了,圓絲蛛他們都應付不過來好嗎……」

鋼鐵一邊說着,一邊小心翼翼的用手裏的工具切割着手上的細線。

也就是他製作精靈球的技藝無比高超外加阿筆要求的特製裝備的製作難度不高,否則他肯定是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分心的。

「額。。。」

哲也有些無奈。

他剛剛還真的沒有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對方對於一些精靈的稱呼。

合著蟲寶可夢的沉默戰士以及高傲戰士指的是圓絲蛛和鐵甲蛹啊。

這麼看來,確實如鋼鐵說的那樣,這個裝置,多少有些雞肋了。

嗯,如果不是因為鋼鐵製造的原因增加了一些價值的話,這東西棄之都不會可惜。

「這可不是這麼說的。

你要知道每個蟲系寶可夢都是天生的戰士,它們的能力都是無比強大的。

你不能因為它不動就覺得它是可以被輕易收服的存在。

…….」

阿筆顯得有些憤憤不平。

看樣子他和鋼鐵也不止一次就這個問題爆發過爭論了。

「對對對,挺好的。」

工作中的鋼鐵很敷衍的回應道。

阿筆翻了個白眼表示不想和這個老頭子說話。

哲也可不會覺得兩人的關係不好,這反而說明兩人都不拿對方當外人。

也是,就鋼鐵的年紀和輩分,估計阿筆就是在他的照料下長大的,誰讓檜皮鎮就這麼點大。

「對了哲也,你這次來城都是要參加白銀大會嗎?要挑戰道館嗎?」

他轉過頭看向了一旁默默不語的哲也。

「對。」哲也趕忙點頭。

這套路,他熟悉啊。

都不知道是第幾個館主和他說這樣類似的話了。

「唔,我想想啊。」

阿筆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今天可能沒什麼空了呢。

明天的話我要去一趟後山捕捉精靈,所以道館閉館一天。

你看後天你來挑戰怎麼樣?」

「我的榮幸。」

哲也回答的很果決。

論道館挑戰如何花式走後門,他可是相當了解的。

除了一部分的道館他是乖乖的預約挑戰以外,其餘的道館他可都是這麼過來的。

沒辦法,都是認識的長輩或者熟人,實在是太順便了。

要知道,和道館主對戰可是很多人的追求。

雖然獲得徽章的難度更高了,但是成功之後記錄在案的過程會對一個人有很大的影響。

更別說這些館主通常都能讓人學習到不少東西,這才是最有價值的。

「好了,阿筆,你過來看看,這樣子符不符合你的心意。」

兩人正聊著天,那邊的鋼鐵把一個帶着精靈球的網綁在一個竹竿上之後就開始招呼起了阿筆。

阿筆立刻結束了和哲也的交談興沖沖的跑了過去。

「呼——呼——」

他抓着竹竿就是一頓揮舞。

「沒錯,就是這樣!」

阿筆的眼睛都放着光。

哲也看着這一幕感覺有些熟悉。

「嘶」

他突然想起了什麼。

「怪不得我說一直在森林裏見到的捕蟲少年還有昆蟲狂手裏好像少了點什麼東西,捕蟲網這玩意怎麼能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