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終於擔憂還是變成了現實,中午女婿就打來電話說自己的女兒馬上就要生了,但是情況比較危險。

楊老漢一聽女兒有危險放下電話就打車來到了市裏女兒所在的醫院,下了車楊老漢基本就是用跑的來到了女婿面前,還沒等他緩過氣來女婿便告訴他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

聽到如此噩耗楊老漢都來不及細問就暈了過去。

「爸?爸您醒一醒,爸?」

楊老漢感覺有人在輕輕拍自己的臉便慢慢睜開了眼睛。

「是家偉啊,你怎麼來了?」楊老漢語氣哽咽臉色也十分的難看。

「爸,您別這樣好不好?」被楊老漢稱作家偉的男人聲淚俱下,一把抱住了楊老漢。

「你要我該怎麼辦,我就莎莎這麼一個女兒。」楊老漢佈滿皺紋的臉上流下兩行清淚,根本就不能從剛剛失去女兒的悲痛中走出來。

楊家偉看了看楊老漢轉過頭對一旁的李玉初喊了一聲,「李玉初你給我過來!」

被楊家偉這麼一喊李玉初忙不迭的來到楊家偉面前一臉諂媚的看着他,「有什麼事情嗎?」

李玉初知道就算惹了自己的老丈人也不能惹怒面前這個小舅子,雖然自己的老丈人和媳婦都說這個叫楊家偉的男人是領養的,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已經把楊家父女當成了親人。而且楊家偉在B市混的風生水起,他姐姐結婚的時候光隨禮就給了十萬,反正李玉初是徹底被震懾住了。

「什麼事情?你還好意思問我什麼事情,我問你我姐好好的在家待產怎麼會無緣無故大出血死了?」楊家偉眼神如刀死死地盯住李玉初。

李玉初被楊家偉看的渾身不自在將頭轉向一邊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也不知道啊!莎莎被推進手術室沒多久醫生就出來告訴我說她大出血了。」

「哦?是嗎,那就奇怪了為什麼我問醫生他們卻說我姐在沒進手術室的時候就開始大出血,情況非常危機了呢?難道醫生在說謊?」

汗順着李玉初的側臉一直往下流,許久李玉初撲通一聲跪在了地上,「是我的錯!全都是我的錯!家偉你打我吧,莎莎的死都是因為我。」

楊家偉看都沒看李玉初而是望向了在一旁已經嚇傻的李玉初的母親,「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楊家偉扔下這句話扶著虛弱不堪的楊老漢下了樓。

「呼……」李玉初長長吁了口氣。

「真是嚇死我了,還以為他知道了一切呢。不過莎莎死了還真是有些可惜,對了,媽你看我還用不用給孩子做個DNA?媽?媽你怎麼不說話?」

「玉初,剛才那個真的是她弟弟?」

「是啊,雖然是表弟但是我感覺比親的還要親。媽,你問這幹什麼?」

「既然是弟弟為什麼你們結婚他沒有來?」

「他當時有事情脫不開身,所以就沒有來。」

「我,我那天看見的陌生男人就是他……」

李玉初沉默了一個是自己的母親一個是自己深愛的女人,讓他說哪一個都不合適。

「莎莎都死了還說這些有什麼用。」

「玉初,沒關係的,孩子這不保住了嘛!走,去看看孩子去。」老太婆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愧疚,在她的眼裏只有她那個才剛剛來到這個世界就失去媽媽的孫子。

=====

醫院的食堂里。

「子孝,你沒有受傷吧?」諸葛茜雪坐在李子孝對面雖然嘴上說的很擔心但是她的眼神里卻是高興。

廢話能不高興嗎,如果李子孝有事情的話他怎麼可能還會出現在這裏,諸葛茜雪只是嘴上說說罷了,為的就是沒事找些話題。

「我沒有事情,一切還都要感謝凌月,如果不是她我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呢。」

說着李子孝看向了凌月,發現她正黑著臉周身散發着怨氣。

從一進病房的時候諸葛茜雪就發現這個叫凌月的女孩子不對勁,好像非常的生氣但是又不敢表現的太強烈。

「你們把若冰救出來后沒有回去再看看?」梁嫣一下子切入了別的話題,弄得諸葛茜雪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李子孝搖了搖頭,「能夠逃出來就非常不錯了,還進去送什麼死?」

「我是怕你口中的那個神秘女人殺了博士。」

「應該是沒有,如果她殺了博士的話那麼若冰身體里的炸-彈就會爆炸了。」

「那你說……」

「唉,今天在手術台上送走一個。」梁嫣的話沒有說完鄰桌突然傳來一聲嘆息。

「怎麼回事?莫姐姐做了這麼久的剖腹產還沒有出現過這麼嚴重的情況呢。」

「想想都氣人,我明明和家屬說的那麼明白了,沒想到遇見個老頑固,老太婆說什麼就要保小孩兒。你是沒有看到那個產婦的樣子,我接手的時候就看出來這個產婦是被強行拉着跑才造成的大出血。」

「莫姐姐你說清楚點兒,我沒有聽懂。」

「還不是……」

「啪!」

。 見安若晴確切地點頭,辛晟只好從抽屜里拿出了荷包。

他看著手中綉工精美的荷包,不禁疑惑。

這荷包原本有兩個,其中一個作為辛寶的生日禮物送了出去,剩下的這個則被安若晴特意留了下來。

「若晴,我記得你說過,這個荷包是要等咱們女兒找回來之後送給她的,怎麼突然決定送給秦舒了?」

辛晟想不明白安若晴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忍不住問了出來。

安若晴上身輕倚著床頭,蒼白的指尖細細摩挲著手裡的荷包,臉上不自覺地流露出感懷之色。

她很清楚自己當初說那些話,不過是為了寄託心裡的期望——他們一定能把女兒找回來!

只是這次突然病發,看著為自己奔走的兒子和不惜餘力救治自己的養女,還有心愛的丈夫日夜守候在她身旁,悉心照料。

她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回來,有些事情也終於想得透徹了。

以前她總是沉浸在失去親生女兒的悲傷中,卻疏忽了家裡人對她的愛,也未能及時回應。

這樣是不對的。

記住網址et

她不能繼續自欺欺人,被那些不切實際的妄想佔據她全部的人生了。

安若晴微微吸了口氣,朝辛晟露出一抹久違的笑容,「晟哥,以前我滿腦子只想著把女兒找回來,卻沒有考慮這樣會給你和孩子們帶來多大的壓力。這些天我也想明白了,那孩子能夠找回來是最好的,就算回不來,咱們一家人以後也要好好過日子。」

在她說完這番話好一會兒之後,辛晟才終於回過神來。

但他仍然有些懷疑是自己聽錯了。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若晴對找回那個孩子的執念有多深,找了這麼多年一直沒有任何的消息,他早已不抱希望,若晴卻始終沒有放棄。

在一次次的失落和崩潰之後,她總是能重新振作起來,投入到下一次找到女兒的期待中。他不忍心逼她面對殘酷的現實,也只好陪著她繼續尋找。

可誰都知道,這不過是一場無望的煎熬。

但是——

此刻若晴竟然主動表露出放棄的念頭來,他實在是不敢相信。

「若晴,你真是這麼想的?」他忍不住地向她確認,眼底閃爍著一絲激動。

安若晴笑容透出幾分無奈和苦澀,嘆然說道:「是啊,過去的二十幾年,我把心力都傾注在了那個遺失的孩子身上,可是我這樣的身體情況,還能耗得起多少個二十年?我想在我剩下的生命里,好好跟你和四個孩子過日子。」

辛晟聽得眼眶不禁發熱,他手臂一展,深情地將眼前的女人摟進了懷裡。

緊緊抱著她,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骨血里,卻又擔心箍疼了她,只得剋制著擁抱的力道,沉緩篤定地說道:「你的身體會好起來的,秦舒說過,等這次治療結束,你的病就不會再發作了。」

安若晴的嗓音有些發澀,「晟哥,可是我……」

辛晟打斷了她,擲地有聲地說道:「我們一起慢慢變老,誰也不準比誰先走一步!」

誓言一般的話音落下,不容反駁。

安若晴注視著他眼中的深情好一會兒,唇角輕抿,把頭枕靠在他的胸口,低聲道:「好。」

辛晟輕撫著她的後背,繼續說道:「那個孩子若是跟我們有緣,自然會和我們相聚的。」

「嗯。」

這一次安若晴答得很乾脆,辛晟也終於確定,她是真的釋然了。 「九師娘,你走光了!」

陳玄有些尷尬,因為從他這個位置看去,翹著二郎腿的秦淑儀剛好把某些風光暴露在他的眼前,完全不用去偷看。

聞言,秦淑儀俏臉一紅,她急忙端端正正的坐了起來,還順帶著瞪了陳玄一眼;「你這小犢子賊眼睛往哪看了,我可是你師娘。」

「九師娘,這真怨不得我啊。」陳玄一臉委屈,明明是你自己穿的太少了,怎麼能怨我呢?

李薇兒笑眯眯的看著陳玄,說道;「小犢子,你老實說,剛才在你師娘的身上看見了啥?大長腿?小內內?」

「你這妮子要死啊……」秦淑儀羞憤不已,站起來紅著臉說道;「已經很晚了,我先上去睡覺了,東陵大學那邊明天你自己早點過去。」

說完秦淑儀就跑上了樓。

「瞎害臊什麼啊,不早晚都得讓這群臭男人看嘛?」李薇兒一臉無所謂,最後又看著陳玄,一臉魅惑的說道;「小犢子,明天你就該去東陵大學上學了,要不咱今晚玩點刺激的?」

陳玄疑惑問道;「娘們,你想玩點什麼刺激的?」

「滾床單怎麼樣?」李薇兒瞪著大眼睛看著他,這句話對任何男人而言都充滿著無窮的誘惑。

陳玄的臉一黑;「娘們,別瞎惦記,我是你永遠也得不到的男人。」

「哼,瞧你那慫樣兒,老娘要是勾勾手指,三條腿的男人指不定得排到什麼地方去了,拒絕老娘那是你的損失。」李薇兒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起身說道;「記住了,每個星期都必須回來幾次,你要是做不到,老娘就親自去東陵大學把你抓回來。」

說完這話,這女人擺動著性感的身軀也上樓休息去了。

「娘的,早晚有一天小爺一定把你給辦了,看你還嘚瑟不?」不過想到自己的九轉龍神功,陳玄也是一臉苦逼,沒有進入第一轉之前,他只能老老實實的做一個純情處男了。

夜晚來臨,陳玄繼續修鍊著九轉龍神功,在烈陽市人民醫院救治皇甫洛璃耗費了五成功力,他現在必須儘快的把損耗的力量給補充回來。

一夜修鍊,陳玄的力量恢復到了巔峰,第二天,當陳玄從床上爬起來的時候,秦淑儀、李薇兒,還有老陳頭三人已經離開了。

陳玄沒什麼要收拾的,拿著錄取通知書攔下一輛車就朝著東陵大學而去。

「東陵大學,不知道那裡會是一個怎樣精彩的地方?」陳玄一臉期待,大學的生活自然讓他有些嚮往,畢竟,以這貨那見著美女邁不動腿的個性,大學生活對他而言簡直就是天堂!

東陵大學位於東陵市中心地帶,背靠著東陵市最大、風景最美的天湖公園,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那裡也是東陵大學不少情侶約會的聖地。

莫約大半個小時候,陳玄終於來到了東陵大學的校門口。

今天是東陵大學新生報到的日子,所以這會兒在大學門口已經搭建起了好幾個棚子,見到有新生到來,不少學長、學姐都主動上前打招呼,幫忙拎東西領路。

陳玄剛剛來到這裡,便是見到了不少前來報到的莘莘學子,不過這其中,以那些開著名貴跑車的人最為顯眼,他們的到來,不少學長、學姐都蜂擁過去,爭先恐後的打著招呼,反倒是像陳玄這樣穿著一身地攤貨,空著手來的人壓根兒沒有人上前去理會。

雖然不否認陳玄這貨確實長的很帥,但是這年頭長得帥可不是萬能的,更何況在大學裡面帥哥很稀缺嗎?

「這位美女,不知道醫學系怎麼走?」陳玄拉住一個頗有幾分姿色的女子問道,他報考的專業便是醫學系。

這名女子白了陳玄一眼,不耐煩的說道;「沒看見我正忙著嗎?找其他人去。」

說完她就朝著一個一身名牌長相帥氣的青年走了過去。

「操,難道哥就沒有那個小白臉帥?」陳玄有些鬱悶想到。

「這位同學,歡迎你加入東陵大學,不知道你想去什麼地方?我可以為你帶路。」這時,在陳玄的身後響起了一道柔和的聲音來。

聞言,陳玄轉身看去,入目中,這是一個長相十分清秀,五官精緻,眼角有一顆淚痣,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股純潔氣息的女人。

不過兩人四目相對的那一刻,雙方均是有了片刻的愕然。

「恩人,居然是你!」陳玄面前的女子一臉激動的看著自己眼前這個少年,自從上次在燒烤攤上對方從惡少手中把她救下后,這些天來她的腦海中時常都在浮現出對方的影子。

「好巧啊。」陳玄有些意外的看著面前的女子,問道;「秀秀姑娘,你是這裡的學生?」

秀秀點了點頭,笑道;「恩人,我是東陵大學金融系的,對了,我叫冷芊秀,還不知道恩人你的名字了。」

陳玄笑道;「原來是芊秀學姐,我叫陳玄,東陵大學醫學系的新生,你以後就叫我陳玄吧,或者玄子也可以,恩人聽著怪彆扭的。」

冷芊秀羞澀的點了點頭,說道;「好吧,陳玄學弟,上次的事情我還沒有好好謝謝你了,這樣吧,我先帶你去醫學系那邊報道,然後我請你吃飯怎麼樣?」

「有人請客當然是求之不得了。」

兩人相視一笑,然後在冷芊秀的帶領下,陳玄辦好了入學手續,還分配了宿舍,陳玄去宿舍轉了一圈,不過現在並沒有人。

「咦,那不是平民校花冷芊秀嗎?真是怪事啊,冷芊秀平日可是從來不和任何男生靠近的,更別說和一個男生有說有笑了,她身邊的小子是誰?難道是她的男朋友?」

「不可能,平民校花冷芊秀在咱們東陵大學的追求者只怕都能組成一個加強連了,這裡面優秀的人何止一個,平民校花即便找男朋友也不可能找這種穿著地攤貨的窮鬼吧。」

「有道理,不過一向對任何男生都不假辭色的平民校花冷芊秀和一個陌生男人有說有笑的逛校園,甚至有可能是男女朋友關係,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成為咱們東陵大學的勁爆新聞的。」

「嘿嘿,如果這個新聞傳到了東陵大學十大高手之一蔣雲龍的耳朵里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看著陳玄和冷芊秀兩人一同有說有笑的離開校園,周圍有著不少好奇的目光都把他們給盯著!

。饒是陳笙年紀不算輕,也經不起的面紅耳赤起來。

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