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秋並沒有把手收回來,問道:「長今,我問你,你是不是剛才發現自己在一片桃林之中,還見到了一個宮廷美人在脫衣服?」

「你怎麼知道?」徐長今滿臉錯愕。

果然如此。

這幅畫很詭異。

葉秋眸光一閃,說道:「這幅畫有問題。」

「畫?」徐長今的眼神再次落在了圖上面,驚詫道:「我見到的那個女人,跟畫中的女人長得一模一樣,還有……咦!」

徐長今突然驚咦一聲。

「怎麼了?」葉秋忙問。

徐長今看著畫的左下角落款處,震驚地說道:「葉秋歐巴,這幅畫是李成業畫的。」

葉秋對大韓的人並不了解,問道:「李成業是誰?很有名嗎?」

徐長今回答道:「李成業是我們大韓史上最偉大的畫師,也被人稱之為妖師。」

「李成業是一個傳奇人物,關於他的故事在我們大韓廣為流傳,婦孺皆知。」

「李成業從小是個傻子,一直到十八歲,他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

「就在他十八歲生日的那天,大韓出現了一場巨大的地震,李成業在逃命的時候,不小心掉進了一口枯井中。」

「有人把他從枯井中救了出來,從此之後,李成業不僅開竅了,還變成了一個天才畫師。」

「他無師自通,拿起筆隨便一畫,就猶如神作。」

「無論他畫什麼,都讓人有一種身臨其境的感覺,因此,他所作的畫被稱為『神的筆法』,李成業很快名震天下。」

「後來,李成業被召進宮,專門為皇帝作畫,據說皇帝特別喜歡他的畫。」

「沒過多久,皇帝突然暴斃。」

「皇室在調查皇帝死因的時候,在御書房發現了李成業大量的畫作,其中有幾幅畫十分詭異,看之一眼就讓人沉溺其中,無法自拔,於是,大家懷疑皇帝的死與李成業有關。」

「皇室抓住了李成業,審訊之時,李成業自己主動承認,是他通過畫作讓皇帝暴斃,沒過多久,他就被處死了,死的時候年僅二十三歲。」

「從此,李成業就被稱為禍國妖師。」

「至於他的那些畫作,也被皇室收繳后全部銷毀。」

「奇怪,爺爺的房間裡面,怎麼會有李成業的畫?」

徐長今話音剛落,門外傳來了動靜。

【作者有話說】

第3更。

第4更還在寫,估計上傳很晚了,大家晚上別等,白天看。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易谷聞言,不由的有些詫異,他問道:「寧家的家主?」

「是的。」下人回道。

易谷這才確定自己沒有聽錯,於是他又問:「難道寧老爺不是家主嗎?」

下人有點不好意思的擾擾頭,最後也沒能給出個解釋。

他說:「易夫子去看看就知道了。」

於是易谷懷著好奇的心情和下人來到浮光的院子,他一到這個院子外面就發現這應該是個女子的院子,他有些猶豫的說:「這是女子的院子吧?」

下人點點頭。

易谷覺得自己作為一個老君子,不能堂而皇之的去女子院子。

「易夫子不是要拜訪家主嗎?」

易谷猶豫了一下,最後他對下人說:「要不你先進去稟報一下?易某這樣突然進去恐有不妥。」

下人笑了一下,對易谷生了幾分好感。

他想不愧是大小姐尋來的夫子,十分有教養。

「沒事的易夫子,家主早就有交代,您跟著奴婢進去就好。」

易谷聞言有些詫異,但人家把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他要是再拒絕,不免就有些失禮。

「好。」

下人引著易谷到了院子,阿青見到易谷想到浮光的交代,於是上前對易谷行禮,友好的問道:「可是易夫子?」

易谷輕輕額首。

「大小姐和小公子已經等候多時,您隨奴婢來。」

易谷一聽小公子也在,心裡不免就有些激動了。

他連忙跟著阿青離開。

後院,浮光手中拿著一本書,是一本話本子,或許女子都喜歡用這樣的話本子來打發時間。

而花朧月則是坐在棋局面前破棋局。

兩個都生的十分貌美,僅僅是遠遠看去都覺得十分的賞心悅目,是一副完美的畫卷。

「勞煩易夫子在此等等,奴婢去請示一下大小姐。」

易谷點點頭。

這個時候他已經猜出來了,這個所謂的家主恐怕就是那個所謂的大小姐,就是不知道這個大小姐是何等風采,竟然能夠敢為天下女子不敢為的事情。

又是如何能夠讓寧老爺捨得放權。

想來這必然是一個驚才艷艷的女子吧。

「易夫子隨奴婢來。」

易谷抬腳走進去,他看見一個妙齡女子坐在藤椅上,手中拿著的的確是他不太看好的話本子。

他安慰自己沒事,這女子難免都喜歡看些話本子,不是什麼大事兒。

「易老爺子,幾日不見別來無恙。」

浮光將話本子放在一邊小几上,這下子她昳麗的容貌就徹底暴露出來。

易谷不免有些詫異。

這,怎麼會是那個小姑娘?

明明他們算是同時出發的,她怎麼會比他還先到?

而且他都屬於緊趕慢趕的,她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朧月,過來。」浮光對還在刻苦鑽研棋局的花朧月說道。

花朧月其實在聽到浮光叫「易老爺子」的時候心思就已經不在棋局上了。

易老爺子,易谷,文學界的泰山北斗,她到底有什麼本事能夠把這人請來?

這個聲音就是易谷,花朧月絕對不會聽錯。

上一世這老頭就沒少在自己耳邊念叨,念叨著讓他少造殺孽。

知道的知道他是帝師,不知道的還以為他是個出家人。

花朧月按捺住驚疑,他放下棋子揚起笑容走到浮光身邊,他微微彎腰,目光鎖住這個絕美的少女。

「姐姐喚我?」

浮光看向阿青,說道:「你們都退下。」

屏退左右之後,浮光才對花朧月說:「這是易谷易夫子,以後君子六藝就由易夫子教你。」

花朧月實在是覺得驚訝,這女人當真是給他尋來了一個好老師。

不說別的,這個易谷才學上的確很高超。

易谷激動的看著花朧月,仔細看他容貌之後,他給花朧月跪了下來。

花朧月眸光一閃,然後似乎是被嚇了一跳,他揪著浮光一點點衣服,問道:「姐姐,他這是做什麼?」

浮光輕笑一聲,說道:「大概是年紀大了,腿腳不聽使喚,朧月去把你夫子扶起來。」

易谷聽了這話,立即從地上站起來,尷尬的笑笑,說道:「不用,不用。」

真的是小殿下,真的是小殿下啊,他的外貌和當年的花妃真的太相似了。

好好好,這樣太祖皇帝也能瞑目了。

只可惜小殿下似乎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沒事,他一定會好好教小殿下的。

【宿主,高爾也到了。】

浮光看向花朧月,說道:「你好好和你夫子溝通一下,我去去就來。」

花朧月點點頭。

浮光一走,易谷就深深的注視著花朧月,看得花朧月十分的不自然。

「易夫子為何如此看著我?」花朧月明知故問。

易谷說道:「沒事,就是發現小公子和我故人失蹤的孩子十分相似,那孩子若是還在,約莫也是小公子這個年紀了。」

花朧月眨眨眼睛,很天真的應了一聲。

易谷:我真的以為小殿下會詢問一下,結果就這?

「以後勞煩易夫子了。」花朧月倒是給易谷行了一個禮。

易谷倒也受了,他說道:「能夠教授小公子也是易某的福氣。」

可不是福氣嗎?

所有人都以為小殿下沒了,沒想到他還能找到小殿下。

當年要不是花妃,整個易家都沒了,他要報恩。

沒多久浮光就回來了,她身後跟這個青年,浮光對花朧月招手。

花朧月幾步走過去,乖巧的喚道:「姐姐。」他看向高爾,疑惑的問道:「姐姐這是何人?」

如果他沒看錯的話,此人應該是江湖上第一劍客,高爾。

這個姐姐的本事真的很強,先是不好請的文學界泰山北斗易谷,然後就是江湖上第一劍客高爾,實在是令人意外的很。

這可是個武痴,當年如果不是他無意間救了這人一命,再加上他的確是個練武奇才,高爾才不會收他為徒。

倒是沒想到寧浮光提前把人給請來了。

「這是高爾,你的高夫子,以後就負責你武學這一塊,要好好學哦。」浮光摸摸花朧月的頭,發現再過段時間她只能拍拍這小子的肩膀了,這小子抽條太快了點。

「小公子!」高爾很友善的笑笑。

這是寧小姐的親弟弟,要關係打好點,以後說不準能讓寧小姐教他一招半式。

。 感覺這個房間不太對,伸手握著門把,扭了幾下,發現鎖住了。

有點意思!我心裏想道。

頓時想到了上腳踹!

反正這裏各種各樣的聲音都有,跟精神病院一樣,甚至更加混亂,就算真的動腳踹門,也不會驚動別的殭屍或者鬼怪。

可是裏面的人就不一定了。

當即瘋狂的踹了兩下,這門已經鬆動了。

就算不用手電筒照,不探頭去看,也能感覺出來,裏面的人必定相當緊張。

只聽轟隆一聲,門猛地倒塌!

一股煙氣冒了出來,我擺擺手,用手電筒照裏面,還是沒有人。

「還不出來嗎?」我故意說道。

之所以這麼做,是為了給那些害怕的人一個心理準備。

如果猜的不錯,那些必定是活人,幸運的話,也許就是女人口中的道士。

直到走進去,感覺旁邊傳來窸窸窣窣的動靜,右面突然傳來一聲大喝!

一個鬍子拉碴的男人沖了出來,當即一張符咒貼在了我的腦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