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炎拿出小的龍息丹,遞給小黑,小黑聞了聞,一口吞掉了。

林千惠也接過秦炎遞過來的龍息丹,她本來也想像小黑一樣一口吞掉,可是卻聞到了一股十分濃重的臭味。

仔細一聞,正是龍息丹的味道,瞬間就吃不下去了。

「這是什麼啊,怎麼這麼難聞。」林千惠捏著鼻子問道。

「難聞你也得給我吃了,這玩意可是龍息草做的大補之葯,價值千萬一點都不假,多少人想吃還沒有呢。」秦炎道。

「咦~」林千惠嫌棄地看著手中的藥丸:「我,我可以選擇不吃嗎?」

「不可以。」秦炎冷眼看著林千惠。

「啊,我,我實在是吃不下。」林千惠有些嫌棄地看著龍息丹,實在是難以下咽。

「喂,你身上有蟲子!」秦炎大叫一聲。

林千惠啊的一聲就叫了出來,秦炎找準時機,一拍,藥丸就進入了林千惠的嗓子。

然後林千惠本能地做出吞咽動作,藥丸自然就下去了。

「師父你騙我!」林千惠生氣地看著秦炎。

秦炎聳聳肩:「沒辦法,不騙你你不吃啊。」

林千惠雙手抱胸,頭扭到一邊:「我不想理你了,你不要和我說話。」

秦炎搖了搖頭,無奈地告訴她:「不理我也行,你能不能先坐下來修鍊,你看人家小黑都知道吃了葯要先修鍊,消化藥力。」

林千惠一看,小黑果然已經進入了修鍊狀態,便也氣呼呼地開始修鍊了。

秦炎則是直接在附近找了一張吊床睡了起來,一邊睡一邊放出靈識觀察一人一貓的狀態。

吃了龍息丹之後,一人一貓在修鍊中,每次呼吸都伴隨著一股白色的煙霧噴發。

就像是體內的雜質得到了清理,體內的靈力也更加純粹。

秦炎滿意地點了點頭,收回靈識,進入了深度睡眠狀態,以便快速地恢復精神。

這時,秦炎的手機上出現了一條消息,可是深睡的秦炎並沒有看到。

「人我幫你打聽到了,具體信息我只能給你一部分,剩下的,等你給我祛除身上的邪氣之後我再給你。」

「地點就定在臨海市百達廣場,明天下午三點,我在那裡等你。」 隨着選育方案的堆積,書房裏的研究材料也越來越多,迪恩把新到手的裝備跟之前從米拉手裏獲得的武器放在一起,剛想將箱子鎖上,動作卻突然一頓。

他沉吟片刻,伸出手,將那條被萊茵娜重點關照過的海瑟薇之吻挑了出來。

銀色的蛇形項鏈在燈光的照耀下顯得越發精緻,迪恩挑剔地打量了一圈,除了看出寶石確實不同凡響以外,什麼都沒看出來。

可能是男女審美不同的原因,他不覺得海瑟薇之吻這種造型有哪裏好看,還值得賣上那麼貴的價錢,除了高品質的原材料以外,這個裝備幾乎沒有什麼讓迪恩覺得可以稱道的地方。

但有原材料就夠了。

迪恩不知道有人出價萬金都沒賣的項鏈,為什麼會做為戰利品流落到自己手裏,但他不打算深究這個問題,比起探討來歷,他更關心這條項鏈的用途。

頂級的寶石製作而成,如果只當中等品質的魔法裝備來使用,就多少有點大材小用了。

迪恩打算把它單獨留出來,等到有需要的時候,直接將項鏈毀掉,挖出上面的寶石備用。

這種處置方法,利用率可比留着它當研究材料要高多了。

將項鏈放在書桌左手邊的抽屜里,迪恩看着彷彿一條真蛇般,盤曲在裏面的海瑟薇之吻,眼神逐漸變得飄忽起來。

其實就算是不論寶石,這條項鏈的價值也不止於簡單的魔法裝備。

它還向迪恩傳遞了一個重要訊息。

他拿出衣兜里跟倫薩克簽訂的契約,露出了一臉若有所思的表情。

寶石魔女,聽名字就知道是不缺寶石的主,甚至很有可能,就擁有着自己生產寶石的能力,

這讓他不得不產生相關的聯想:倫薩克答應的資源,會不會就是從魔女手裏獲取的?

想想對方那古怪的手段,以及頗為神秘的經歷,迪恩很容易就產生了這樣的猜測。

並且這種猜測的可能性還並不低,畢竟如果連寶石魔女這種類型的魔女都有,那為什麼就不能有其他資源型的魔女呢?

雖然迪恩不知道魔女之家擁有這種能力的魔女,為什麼還會過得那麼拮据,但至少是存在這種可能的。

他需要求證一下這件事,如果事實真是這樣,那迪恩就得仔細思量一下,有沒有讓中間商賺差價的必要了。

而想求證這件事,方法也很簡單。

迪恩打算給莉莉婭寫一封信,來打探下更詳細的消息。

他沒問過莉莉婭的具體年齡,但根據種種跡象判斷,應該不會太大,至少肯定是要比倫薩克小上不少的,所以按理來說,倫薩克求學的時候,是不可能會跟她有什麼交集的,問莉莉婭,比起去詢問艾爾維婭和伊米婭,更有可能得到答案。

在心裏簡單描述了一下對信件的要求,迪恩將小藍從頭上抖落,把筆交到了它手裏,自己則是毫不心虛地走到書桌前,開始繼續選育方案的推演。

目前堆積的選育方案里,除了武裝類魔寵這個還沒有實現的概念以外,還有一個時間比較近的,是從斐奧娜使用鹿靈神樹為蟹主廚進行輔助的戰鬥中,得到的反向治癒類魔寵的靈感。

在這個新選育方案的核心思路上,迪恩參考了藍星的嫁接法,將染血綠玫和邁切里爾薔薇兩種植物類魔獸嫁接到一起,讓不同的魔獸生命進行親密接觸,這樣它們的本能就會自然而然地操縱着兩種植物進行吞噬和融合。

儘管因為排異性,種株能存活下來的概率極低,但從枯萎植株里獲取的種子,卻可以用來進行大面積的繁育。

等這個新生植物被培育出相當的數量之後,就可以以魔獸雕塑之靈為根基,進行花精靈的培育。

被塑造成新植物形象的雕塑之靈會不斷地從周邊植物中汲取養分,隨着時間流逝,在這些植物的影響下,雕塑之靈的生命本質發生轉變,就逐漸誕生出了花精靈,這隻花精靈,會精心挑選出最合適的植株,進行授粉,由此孕育出自己的「身體」,然後宿體與靈相結合,正式降生在世上。

植物類魔寵綠薔夫人,也就誕生了。

【魔寵名稱:綠薔夫人】

【屬性:毒】

【種族資質:A】

【天賦:自然眷顧】

【魔寵介紹:受到自然之力的眷顧,擁有操縱植物的力量,同時也擅長使用治癒類技能,但因為自身的毒屬性,技能發生了一定程度的變異,治癒傷勢的同時,會造成負面效果。】

【技能:生命之花、荊棘薔薇、巨大植物、生命灌注、花之歌頌、花牆、花瓣舞、花海領域、大地汲取、綠薔頭冠、荊棘盾牌、薔薇之箭、自然禮讚】

……

為了驗證自己的選育思路是否正確,迪恩特意關注了一下裏面幾個有治癒功能的技能,介紹分別為:

【生命灌註:向被選中的個體輸送生命之力,進行治癒,受傷個體因為大量生命之力的灌溉,會發生一定的不良反應。】

【花之歌頌:花朵中綻放出治癒一切傷痛的力量,受到治癒的人,會感念到自然的力量,發出真摯無比的歌頌聲。】

【大地汲取:自然可以無聲地贈予,也可以默默地索取,受自然眷顧的魔寵擁有着與它相同的權利。當綠薔夫人體力不足時,它可以通過大地,從周圍的植物,以及被自己治癒過的目標身上汲取一定的能量,用來補充自身。】

【綠薔頭冠:召喚出由綠色薔薇花編織成的頭冠,懸浮在指定目標的上方,可以為指定目標補充體力,造成些許副作用的同時,也可以起到定位標記的作用。】

【自然禮讚:範圍治癒技能,影響範圍會隨着綠薔夫人的成長而不斷擴大,因為技能副作用,被該技能治癒的個體,都會發自內心地歌頌起自然的強大,且在使用過後,技能範圍內,所有植物都會得到自然的贈予。】

……

雖然名義上是治癒類的技能,但不管是治癒自己還是別人,這些技能暗含的惡意,都通過簡短的介紹展現出來了。

迪恩一邊感嘆這個新魔寵真是完美落實了他最初的設想,一邊又覺得有些心虛。

這種魔寵,要是把真實情況說出去,真的會有人願意購買嗎?

不過不管怎麼說,綠薔夫人都是個幫助他打開選育植物類魔寵這扇大門的引子。

迪恩從來沒這麼正式地嘗試過進行植物類魔寵的選育。

因為植物類魔獸通常都是固定生長在某一個區域,除了一部分比較特殊的種族,可以離開生長地以外,多數植物類魔獸從出生到死亡,都是在一片區域內,沒有離開的機會。

所以它們並不在13區需要防備的魔獸之列,自然也就不容易出現在迪恩可以肆意挑選的名單上。

書閱屋。 『準備好見識真正的魔鬼了嗎!』

夢劇場老特拉福德。

為了回應多特球迷在主場打出的tifo和標語,曼聯球迷們也回給多特蒙德一個標語,而現在曼聯球迷的回應比多特可能更有底氣,畢竟他們已經征服了地獄。

被稱為紅魔鬼的曼聯不會懼怕地獄,回到主場,他們也會製造屬於魔鬼的地獄!

英國有世界上最熱情的球迷,有的時候他們會熱情過頭,也有藉著足球搞破壞,英國的足球氛圍在世界上首屈一指,不過他們的足球流氓也差不多。

作為最大的球隊,曼聯自然也少不了這些元素,不過今天看上去還好,畢竟多特蒙德是德國球隊,和曼聯幾乎沒有交集的德國球隊,大家都是看球來的。

本場比賽,多特蒙德全主力首發,羅伊斯也回歸首發陣容,齊策突前,庫巴在右邊,身後是格策,沙欣,本德首發,身後四字防線繼續首發。

和上一輪變動了萊萬這個位置,還是將齊策放到最前面,媒體對此的解讀是:最關鍵的時刻,還是要讓齊策站在最前面,這樣也能對弗格森做出的部署有一點變化,他不太可能再讓朴智星專門盯防齊策,畢竟朴智星正常的位置距離齊策太遠。

而曼聯這邊也果然變動了,中場是弗萊徹搭檔卡里克首發,吉格斯沒有出場,朴智星和納尼首發,前鋒還是魯尼+小豌豆,後防線除了右後衛由拉斐爾換成奧謝之外,其他都一樣。

奧謝比拉斐爾防守更好,弗格森和克洛普最大的不同是他的變通更快,克洛普有的時候會比較執著於進攻的教練,但弗格森不一樣,該保守的時候就保守,該進攻的時候進攻,這才是弗格森在曼聯執教二十多年的根本。

隨着主裁判一聲哨響,2010-11賽季歐洲冠軍聯賽八分之一決賽第二回合的比賽,曼聯主場對陣多特蒙德比賽正式開始!

3:1,多特蒙德客隊在後,在記分牌上,0:0的邊上還有一個小小的3:1,無不預示著本場比賽多特蒙德所要面對的是異常艱難的局面。

對此,大黃蜂們的回應也很簡單。

多特蒙德率先開球,而隊員們也在第一秒就展現了他們的態度,那就是進攻!

多特蒙德在客場,每一粒進球都是客場進球,客場是劣勢,但客場進球是優勢,當然,他們必須至少要打進三粒客場進球才有優勢一說,但要進球,就要進攻。

每一名球員都抱着戰勝的決心,踏上這座球場的。

一開球,多特蒙德就開始不停歇的往對方禁區滲透,這場比賽,正如齊策和羅伊斯在接受採訪時候說的那樣,第二回合才是鹿死誰手的生死戰,不到最後一刻沒有人知道會發生什麼。

而多特蒙德的答案也很明確,全力進攻!

沙欣將球傳到邊路,速度非常快,然後是庫巴。

埃弗拉沒有給庫巴直接突破的空間,庫巴小碎步帶球推進幾米,不得已只能回傳身後的皮什切克。

即使是後衛,皮什切克也知道這場比賽需要進球,需要進攻!

他想也不想,把球往前給,一個半高球,這是直接找最前面的齊策!

這場比賽,多特蒙德在陣型上最大的變化就是齊策頂在最前面,和上一場萊萬在前面不一樣,邊路下底和傳中不是主流,而是給身後球,傳直塞,或者過頂球挑傳。

齊策用出色的爆發力去追逐,儘管空間不大。

弗格森當然知道多特蒙德會進攻,曼聯的後防線回撤的比較深,沒有留給齊策或者羅伊斯,庫巴等人衝刺的空間。

也許這又會是一個戰術失誤,克洛普將速度快的幾名球員堆積上來,可能不會有很好的效果。

但是,未必。

齊策頂在最前面,不僅僅是可以起速度打反擊的,克洛普更看重的是齊策的全能。

「停下球,看看齊策會怎麼處理?」賀偉滿懷期待的看着齊策在費迪南德的防守下從容的停住球,用賀詩人的話說,看齊策踢球也是一種享受,他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齊策下一步動作,經常會有一些充滿想像力的表演。

這次也不例外!

背身靠住了弗萊徹,齊策突然挑起球,往頭頂一鈎,方向是身後斜前方,羅伊斯的位置。

羅伊斯第一時間沒反應過來,他沒想到齊策在和弗萊徹的對抗中踢的那麼准,一個不看身後的挑傳竟然找到了他。

這一下靈光一閃讓多特蒙德突然找到了空當,羅伊斯快速插上,卸球,再傳!

這次找到了庫巴,波蘭邊鋒已經從邊路進來了,直接一個貼地橫傳。

齊策從後排插上!

這對前鋒來說有點奇怪,但確實是齊策後排插上出現了機會,庫巴的橫傳找到齊策,後者迎球沒有第一時間射門,因為維迪奇上來了。

扣一下,再扣!

短短几秒,維迪奇的及時封堵讓齊策失去了直接面對球門的機會,齊策也意識到了曼聯防守的強大之處,回防速度快,站位準確,補防及時。

只要稍有猶豫,空間就沒有了,但對方一定會給你猶豫的機會。

剛剛上場的齊策被這一下防守給限制死了,在維迪奇面前他找不到球門,而旁邊,弗萊徹,卡里克甚至奧謝收縮的都很快,稍加猶豫,射門的空間就沒有了。

不得已之下將球傳出,被在身後待機的弗萊徹精準搶斷,第一次觸球,傳球就出現了失誤,不過在這種高壓迫的狀態下,似乎也是無可奈何的。

多特蒙德不屈不撓。

羅伊斯在後面,他原本是接球的那個,眼見被搶斷,羅伊斯上前和弗萊徹就扭在了一起!

每一球都要全力去爭搶,拼搏,羅伊斯詮釋了這一點,但他在和弗萊徹的對抗之中被撞倒在地,隨後弗萊徹將球傳出,羅伊斯一聲不吭的從草地上爬起來,身上的草屑都沒拍,就往回跑去。

齊策也跟着一起往回跑,這球是他這邊丟的,但這不會影響到齊策的心態,丟球的時候他就知道,身後的隊友一定會拚命來彌補他這次傳球失誤造成的後果。

克洛普講究的是高位壓迫和快速傳遞,同時失誤率會很高,但球員們都會秉著一個念頭,丟球之後如果在附近就馬上反搶,不在的話示意隊友反搶。

而齊策傳給羅伊斯的時候失誤,羅伊斯自然知道要反搶,而這場比賽的重要性球員們都很清楚,每個人鬥志都十分旺盛,丟球馬上搶,拿到球馬上向前。

克洛普用力揮着手,他看到每一名球員都在場上飛奔,跑動,進攻不成,回防的速度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