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眸,陰沉了幾分。

「溫惜,欲擒故縱的這種小伎倆,真的是太低級了。」他伸手,掐住了女人纖細的下巴,「我說讓你滾,你不滾,偏偏要撞我的車,出現在我眼前,現在又要用這種小把戲迷惑我。呵,好,我滿足你……」

他似乎真的被蠱惑了一般,低頭,狠狠的吻上了她的唇,狠狠的輾轉碾磨,溫惜掙扎著,淚水打濕了眼角,嗚咽聲也被吞併,她抗拒著,似乎都無濟於事。

男人身上曾讓她熟悉的氣息包裹着她。

溫惜想起來那個孩子。

就在昨天,她跟他的孩子沒有了。

她的母親,也不知所蹤……

淚水不斷的從眼角滾落。

沒入黑色的長發。

沒入銀灰色的枕巾……

陸卿寒感受到臉上一抹溫熱而冰涼的液體,他鬆開了她,女人大口喘息著,臉上都是淚水,那一雙清澈的眼睛通紅,彷彿訴說着無邊的委屈。

男人伸手,指尖擦過她眼角的淚水。

溫惜顫抖哽咽著出聲,「我知道你討厭我,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陸先生你放心,我以後不會出現在你面前的,我不會像你口中所說那樣不知廉恥的勾引你……我就是……我就是一個身份卑微下賤的女傭罷了,我不配跟你這樣高貴的人站在一起,我以後不會痴心妄想了,求你……求你讓我走吧……」

陸卿寒看着她這幅樣子,心裏沒由來的煩躁。

他鬆開她站起身,看着她顫抖害怕的樣子,宛如自己是地獄修羅一般,「好,想滾是吧。」男人不屑冰冷的勾唇,「你說得對,一個身份下賤的女人,真把自己當什麼東西了,真讓人倒胃口!要滾就等明天早上滾,免得從我這裏出去發生了什麼事,麻煩!」

說完,男人大步轉身,摔門而去。

而溫惜,蒙上了被子,無聲無助的痛哭。

……

書房裏面。

陸卿寒煩躁的將桌子上的文件掃在了地面上。 「你是誰?」

「魔炎宗二長老!」

「幾輩子沒見過男人的無恥之人??」奚淺睨視著她。

喬綰妤一怒:「死到臨頭了,還口出不遜!」

「月兒,你是月兒!」魏星楚看著奚淺魔怔了。

奚淺和喬綰妤的視線都轉向了他,奚淺冷冷的說道:「你有病吧?」

喬綰妤差點沒忍住翻了個白眼,剛才那條蛇也是這麼說的。

果然不愧為主僕!

「月兒,你不記得我了嗎?」魏星楚臉上閃過痛意。

奚淺扶額,沒有理他,又看向喬綰妤。

不對!等等!

奚淺豁然轉頭,「月兒?你叫我月兒?」

「你終於想起來了!」魏星楚很興奮。

「你打住,我緩一緩……」奚淺阻止過來的魏星楚。

她揉了揉眉心,蹙著眉頭看魏星楚,這張臉,確實有那麼一絲絲……熟悉。

「楚星?」

「是我!」

奚淺:「……」

她沉默了片刻,然後瞬間暴怒:「楚星你大爺的,害了老子一命,你竟然還敢來?」

奚淺暴怒的瞬間,神罰之劍直接出現在手裡。

「破蒼穹」和「斬洪荒」一同斬過去。

一開始就用了最強的招式,可見她是多麼的憤怒。

本來就受傷的奚淺,此刻臉色更加蒼白。

魏星楚眼神一變,「月兒,我……那不是我的意思,我沒想到你真的會去太虛秘境,我……」

「滾蛋吧!」

奚淺根本不想聽他啰嗦,見融合意境對他造不成傷害,心神一動,紅蓮業火和九天神雷相繼撲過去。

魏星楚現在忌憚了,他開始躲避。

但也沒還手。

一旁的喬綰妤看著這詭異的一幕,一時有些無言。

奚淺沒有忽略她,「小寶,封鎖空間,使用疊加之力,赤血,你們幾個過去,別讓喬綰妤跑了!」

「知道!」

赤血風馳還有風靈,帶著密密麻麻的赤血風,湧向了喬綰妤。

奚淺眯著眼睛,心神一動,琉璃聖火立刻跑出來。

「過去,滅了她!」奚淺指著喬綰妤說道。

琉璃聖火撲了過去。

奚淺又凝聚了一頭「鳳凰」丟過去,就暫時沒有管她。

收回視線,看向雷火之中四處躲避的白衣男子。

楚星?

哼!狗東西!

誰是他的月兒,滾犢子吧,王八蛋。

奚淺心裡不停的冒出罵人的話!

楚星就是專門克她的。

還說什麼他是星星。就圍著月亮轉,奚淺表示:嘔~

每次遇到他,自己都會倒大霉。

她和魏星楚,是在靈界認識的,也就是上一輩子的事情。

當時她是個散修,正逢和別人搶奪機緣的關鍵時刻,魏星楚從天而降,一屁股把她的機緣坐沒了。

那是一頭准仙獸啊,雖然剛出殼!

兩人的第二次見面!

依然很不愉快,奚淺正悠哉悠哉的逛街。

媽蛋!

迎面撞上了魏星楚,直接撕破了她的偽裝!

結果!對面的就樓上,看到這一幕的人,剛好是她的仇家!

所以!她被追!殺!了!

連續逃命三個月!

魏星楚就是災星,別人不知道,反正對她來說就是這樣的。

她和魏星楚前前後後認識了十多年,每一次,都不會有好結果。

這人還很不要臉!

說什麼這是緣分,他自己名字里有星,非得叫她月兒!

有病!

雖然她上輩子,在將軍府的時候,確實叫月兒,明月!

她和魏星楚見的最後一面,就是她重生前。

這人給了她一張太虛秘境的地圖,還言明自己不會去。

她一想,既然他不去,那肯定不會霉著自己,所以,奚淺就欣然去了。

結果,這一去,就直接身死道消了。

魏星楚果然是他的剋星不假。

就剛才,他一出現,就毀了自己的陣法,還讓她傷上加傷,遭受了反噬。

奚淺眯著眼睛看魏星楚,此時,他已經躲避了九天神雷的攻擊。

來到奚淺面前。

奚淺抬手,把紅蓮業火收到背後,指尖把玩著一簇金紅色的火焰,似笑非笑的看著魏星楚。

「你是魔族的那個聖階陣法師?」

魏星楚看奚淺並沒有像他那樣高興,努力剋制住心底的激動,讓自己的面容看起來正常。

「你去過魔炎宗總部?」

雖然是疑問,但確實篤定的語氣。

「去過又如何?你果然是陣魔!」奚淺眼裡滿滿凝結著冰寒之意。

「魏星楚,連名字都是假的!」

「月兒,我……」

「閉嘴!」

魏星楚識相的閉上了嘴!

「哼,魏星楚,我記得提醒過你,讓你不要往我身邊湊!」她很氣,本來都快要好了。

現在被他打岔,傷勢更重了。

她還急著去華家的禁地呢!

「我記得的,我只是……」魏星楚嘴裡有些苦澀。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遇到月兒,都會給她帶去災禍。

上一次,還差點害死了她!

奚淺:……

我去你大爺的,什麼叫做差點,她直接死了的好嗎?

「我不管你只是什麼,離我遠點!」奚淺警惕的看著他。

眼裡是防備!

眉宇間的紅蓮業火印記更加鮮紅!

魏星楚面色一變再變,他眼裡閃過一絲傷痛,然後定定的看著奚淺。

「月兒,我可以幫你!」

「不需要!」奚淺冷聲拒絕,要做什麼她別人都不會倚靠,還能倚靠他?

上輩子就說謊的人。

上一次,他的魔修身份隱藏得可真好。

自己竟然沒有發現絲毫蛛絲馬跡!

「你一個人太難!」

「那也不需要你!」奚淺收回視線,看向另一邊的打鬥。

動用了空間疊加之力,赤血幾個竟然和喬綰妤打成了平手。

奚淺也不再耽擱,她提著神罰之劍,左手附在上面,紫金色的靈力注入進去,對著喬綰妤斬過去一道「歲月如歌!」

裡面還有濃濃的時間法則!

喬綰妤陷入了時間意境里,赤血幾個和奚淺很有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