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助站算是一種新的解決模式,但現實也證明,依靠資本來對抗這種風險是不可靠的,反而會引發更大的社會問題。

現在問題似乎回到了過去,但又比過去更讓人擔心。

因為這些人認命了。

一群正能量的人呆在一起生活,會互相激勵,互相鼓舞,互相幫助。

一群負能量的人,他們在一起唯一能做的,就是聚會,唱歌,喝酒,置換。

置換讓生活變得前所未有的自由,自由到每一個人都能盡情的自由落體式的墮落,而不用承受來自道德層面的具體指責。

過去一個人要是半年沒工作,周圍的知情人就會有閑言碎語,但現在,誰認識誰啊。

這種無節制的墮落與其說是置換的原罪,不如說是人精神的原罪——當人的精神和肉體真的實現完全剝離之後,以前需要掩蓋的東西消失了,一些更直接,更赤裸裸的東西出現了。

對於大部分普通人而言,這種墮落跟他們是沒關係的。

相當一部分人其實並不熱衷於置換,大部分人只要身體將就,就能安心下來穩定的工作和生活。

但對於少部分人來說,這些人的存在是致命的。

存在這種擔心的人,有幾個共同的特點。現在的身體衰老,希望置換,但又不想承擔置換的風險。

這種擔心本來人人都有,沒什麼可說的。

普通人即使有這樣的想法又能怎麼樣呢?要麼就是聽網上的謠言,說什麼置換之前要提升自己的靈魂檔次——這樣就能和自己的置換對象產生精神共振,提高匹配效率。

所以很多人現在置換之前拚命去做瑜伽,做健身,看投資理財的專業書籍……

而有一部分人,卻可以憑藉自己掌握的資源,悄悄的改變這個遊戲的環境。

現在公布的數據顯示,一個人置換者的生存率,和被置換者生前一個星期所擁有的財富量息息相關。

只要能順順利利的活下去,大部分人其實不會那麼極端,故意不吃藥,故意給自己投毒這種事……更多是一種對置換規則的怨憤。 然而,白冰的電話打通了之後,始終沒有人接。

葉秋一連打了三個電話,結果都一樣。

這讓他不由心頭一沉。

白冰沒接電話,這是不好的信號。

「也不知道白老將軍的身體怎麼樣了,能不能撐過來?」

葉秋放下手機,正準備下車,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他還以為是白冰回過來了,急忙掏出手機一看,這才發現,是秦婉打過來的。

葉秋接通電話:「婉姐!」

「在幹什麼呢?」秦婉柔聲問道。

「剛下班。」葉秋說。

「今晚過來嗎?」秦婉說:「茜茜已經睡了,我剛洗完澡。」

什麼意思?

這是讓我去她家裡?

葉秋心中苦笑,我也想去啊,只是昨晚到今早,被白冰折騰的太狠,又上了半天班,現在渾身腰酸背痛。

「婉姐,不好意思,我今晚怕是來不了。」葉秋歉意的說。

「你又在陪哪個女人?」秦婉有些生氣。

葉秋笑道:「主要是太累了,今天接診了一百多個病人,累得到現在還沒吃午飯,我現在帶朋友去吃飯呢。」

「這樣啊!」秦婉的聲音變得柔和了許多,說道:「人是鐵飯是鋼,不管工作多忙,你一定要好好吃飯,知道嗎?」

「我知道了,以後我會按時吃飯的。」

「那行吧,你趕緊去吃飯吧,等什麼時候有空了,給我說。」秦婉十分善解人意。

「好的,你早點休息。」葉秋掛斷電話,疾步走進了菜館。

當來到包間之後,他大吃一驚。

只見蕭戰的面前,擺滿了一大盆饅頭,少說有十幾個。

蕭戰此時一手抓著饅頭,一手拿著一碗牛肉湯,狼吞虎咽。

看到葉秋進來,蕭戰連忙站了起來,說道:「葉醫生……」

「吃飯。」

葉秋用手勢示意蕭戰坐下,然後看向另一邊,蕭伊人雙手捧著一個肉夾饃,慢嚼細咽。

「蕭姑娘,味道還行吧?」葉秋問道。

「挺好的,跟我們家鄉一個味道。」蕭伊人回答說。

葉秋對韓龍到:「辦的不錯。」

韓龍嘿嘿笑道:「我找了不少人打聽,他們告訴我說,這家的西北菜最正宗。」

「是嗎?那我也得嘗嘗。」

葉秋面前擺放著一碗羊肉泡饃,他拿起筷子吃了起來。

「老大,這小子是你什麼人?」韓龍湊到葉秋身邊,指著蕭戰小聲問道。

「他是我剛收的小弟。」葉秋說。

「小弟?」韓龍一愣,接著說:「老大,我感覺你要破產了。」

「怎麼了?」葉秋疑惑。

韓龍說道:「這小子太能吃了。老大你知道嗎,你進來之前,他已經幹掉了一盆饅頭。」

什麼?

葉秋目瞪口呆,抬頭看了一眼蕭戰,只見蕭戰面前的那盆饅頭只剩兩個了。

靠,也太能吃了吧!

「我長這麼大,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能吃的人,簡直就是超級大胃王。」韓龍笑道:「我看他早晚會把老大你吃破產。」

吃破產?

怎麼可能。

葉秋心想,怎麼說我現在也有幾十億身價,大不了,讓蕭戰頓頓吃饅頭。

每頓給他一百個饅頭,我就不信撐不死他。

同時,葉秋還想到了一個辦法

蕭戰這麼能吃,如果做大胃王直播,那肯定能大火,到時候,光是粉絲的打賞,就夠他買饅頭吃了。

嗯,這個辦法不錯。

想到這裡,葉秋不禁問道:「蕭戰,你的夢想是什麼啊?」

「夢想?」蕭戰愣了愣,說道:「我沒有夢想。」

「不會吧,每個人或多或少都會有點夢想,比如,你最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葉秋見蕭戰還有點兒懵,說道:「就比如我,我的夢想是想成為一個偉大的醫生。」

「我明白了,葉醫生的意思是說,我想做什麼是吧?」蕭戰說:「我想寫小說,當一名作家。」

「你剛才說什麼?」葉秋以為自己聽錯了。

「我想當一名作家,寫小說。」蕭戰說:「我最喜歡看網路小說了,感覺那些作家很厲害,我想跟他們一樣。」

跟他們一樣吃土?

葉秋雖然沒有寫過小說,但是也聽他的好朋友狐顏亂語說過,寫小說就是逆天而行,死路一條,一萬個寫小說的,至少有九千九百九十個是撲街,飯都吃不起。

再說了,你書都沒讀幾年,寫個幾把小說。

看看狐顏亂語,他可是貨真價實的醫學大學高材生,不然能寫出《蓋世神醫》那麼好看的小說?

無論如何,不能讓這小子寫小說,不然他吃不起飯,我還得養他。

必須要打消他這個不切實際的夢想!

「蕭戰,你知道寫小說需要一些什麼要求嗎?」葉秋問。

蕭戰搖了搖頭。

葉秋說:「首先,你必須要讀很多書,要有文化底蘊,其次,你還要有很多社會閱歷,然後,你還要有構思情節的能力和良好的文筆。」

「除了這三點,還有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要有一顆耐得住寂寞的心。」

「因為寫小說這條路太寂寞了,大多數作家都把自己關在家裡,日復一日,年復一年,拚命的寫。」

「特別是寫網路小說,要求每天都更新,你一天不更新,讀者就能會罵你。」

「這些,你覺得你做的到嗎?」

「我做得到。」蕭戰大聲道。

你做得到個屁!

葉秋有些惱火,直接說道:「蕭戰,當作家不適合你,我給你指一條明路吧!」

「葉醫生您說。」

葉秋問:「聽說過虎榜嗎?」

蕭戰點點頭:「聽說過。」

葉秋一怔,這小子居然知道虎榜?

蕭戰跟著說道:「以前聽我爺爺講過,虎榜是一個高手排行榜,能上榜的都是武道高手。」

「沒錯,能登虎榜的都是高手。」葉秋道:「我看得出來,你的功夫還可以,而且還很年輕,再練個幾年,登上虎榜不難。」

「我對登上虎榜不感興趣。」蕭戰說。

這小子該不是還想寫小說吧?不行,一定要斷了他的這個念想!

「蕭戰,你知道嗎,放眼天下,能登上虎榜的也不過寥寥百人而已。」葉秋勸道:「登上虎榜,將會是你一生的榮耀。」

誰知,蕭戰不屑的說道:「區區虎榜,我根本不感興趣。」

「爺爺在世的時候說過,我是百年難遇的練武奇才。」

「如果我專心修鍊武道,只需十年,就能把冠軍侯蕭九踩在腳下!」

【作者有話說】

第2章。晚上家人來了要接待,如果有時間的話,還會寫第三章。

。 在余凡背着柳疏影帶着眾女離開了三陰州之後,很快便是來了其他的獸人強者。

這名獸人同樣是神猿一族,渾身的毛髮所呈現一種銀色的狀態,毛髮的尖端甚至閃爍著冷冽的光澤,蒼老的面容下掃過三陰州之後眉頭微微一皺。

「呦呦呦,真是好嚴重的破壞痕迹啊,不過不像是戰鬥,倒更像是自毀?」那名銀猿神色之中滿是感嘆,隨後又仔細的嗅了嗅氣息。

頓時咧開嘴露出了微笑:「人類啊。」

他的目光只是隨意掃過便很快判定了飛行,身影化作一道流光衝出,他選擇的方向正是西北,正是余凡等人選擇的方向,他的速度完全是余凡等人的數百倍有餘,恐怕要不了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追上余凡等人。

「糟糕了,我有種不祥的預感,似乎有人追上來了。」趙靈眉頭一皺,提醒余凡道。

「啊?那怎麼辦?我們要是被那些獸人抓到了,必定是十死無生了啊。」

「啊?怎麼辦啊?」

「完蛋了!」

余凡的目光看向了遙遠的天際,目光所致,確實是一道銀光在天空飛翔,速度極快,宛若墜落的流星一般,幾乎轉眼間就已經要追上來了。

「余凡兄弟,要不叫醒疏影姑娘想想辦法吧,要不然我們恐怕都走不了了。」陳耀無奈道,眼下實力低微確實是一個最主要的問題,面對這些獸人來說,真仙二階的實力,太弱了。

他當下最需要的就是一個可以穩定供給自己修鍊的庇護所。

風海州就是一個不錯的地方,所以他必須去風海州,他相信以自己的天賦,潛心修鍊,總有一天,他會離開這裏,甚至見到自己的妻兒也說不定。

對於陳耀的疑問,余凡沒有回答。

【竟然來了一個大羅仙,這恐怕就是失落大陸早起的超級強者了吧?竟然這樣的存在也來了?】

余凡沉思。

這種情況下就算是柳疏影醒過來,也絕對不是對手。

【還好我早有準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