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被超過自己異能極限的另一股力量壓制住,那麼處境就會非常尷尬。

肉眼可見,追風腳下的地面開始緩緩下陷。

他的口鼻也向外溢出鮮血。

「你給我死!!」

小夢眼睛一瞪,探出小手繼續施加壓力。

一時間,追風的五臟六腑都以一種誇張的速度,分崩離析,眼看就要被壓成一片肉泥。

然而就在這時,劉闖卻是目光一凝,並且立刻帶着小夢退到了十多米開外的空曠地帶。

趙淳風反應也是毫不遜色,當即收起長劍跟着劉闖一起撤離了原地。

發覺自己的攻勢被突然打斷,小夢臉上浮現出些許疑惑之色:「劉闖哥哥,怎麼了?」

「噓,不要出聲!」

劉闖輕輕將食指抵到嘴巴前面,做出了一個噤聲的手勢。

與此同時,趙淳風眼中也露出謹慎之色。

因為他發現對方的陣容中少了一個人,那就是疤爺!

疤爺不見了!

就在剛才他們交手的過程中,他看到疤爺的身影當場不見,消失在了視野之中。

撲通!

另一邊,身負重創的精神小伙追風終於緩過了一口氣,旋即兩眼一翻,軟趴趴地倒在了地上。

疤爺手下的那些狗腿子見狀,立刻上前將他拖了回去。

「都小心一點,情況有些不對勁。」

劉闖隨手在身旁種下了幾株機槍射手,目光謹慎地打量著四周,同時將感知力向外擴散出去。

在雙眼輕輕閉上的瞬間,他眼前的世界開始極速變化起來。

湛藍色的天空漸漸昏暗下來,被一抹詭異的暗紫色所代替。

周圍的陳設也跟着一起變動,最終全部都轉化為某種不可名狀的昏暗之色,就像他之前所窺探到的虛空世界。

劉闖用自己強大的感知力,向附近觀察起來。

那些疤爺的狗腿子很快進入了他的視線。

他們一個個神情緊張,不停觀察著追風三個人的傷勢。

然而隨着視角的不斷轉移,劉闖心頭卻是猛地咯噔了一下。

因為他看到一抹不見其樣貌的黑色身影,從余光中迅速閃過,並且朝着這邊飛奔而來。

「淳風,小心!」

近乎是在劉闖高聲體型的同時,一柄造型獨特的匕首,忽然從空氣中出現。

緊急着狠狠捅進了趙淳風的胸膛之中。

噗嗤!!

白刃進紅刃出。

隨着一道血線潑灑,趙淳風帶着難以置信的神色,重重倒在了地上。

「哥哥!!」

見此情景,小夢不由得愣了愣,隨後便是驚呼出聲,想要衝上前去,但卻被劉闖死死拉住。

「丫頭,別去送死!」

劉闖大力將小夢拽到身後,隨後又召喚出了一圈五星級的巨型堅果,將他們兩個人重重保護了起來。

噗嗤!噗嗤!

下一秒,外面便傳來了一陣刀刃切割的聲音。

劉闖神色凝重,饒是他也沒曾想到,疤爺所覺醒的居然會是隱身類異能。

「這個人,很不好對付!」

劉闖輕輕嘆了口氣。

若不是他的感知力更夠察覺到對方的存在,恐怕他和小夢的性命都會有危險。

下一步,想要成功破局,那就必須利用感知力,洞悉到那個疤爺的具體位置。

可難辦的是,植物們對於這種隱形目標,並不會主動發起攻擊。

通過剛才出手時的動作,劉闖猜測這個疤爺多半是一個練家子。

如果貿然拿着鐮刀出去和疤爺進行肉搏,估計很有可能就會吃虧。

疤爺手起刀落都講究一個快,准,狠!

甚至還沒等劉闖反應過來提醒趙淳風,就已經成功得手了。

劉闖雖然擁有着強大的異能,但這點自知之明還是有的。

畢竟他以前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健身教練,和真正的練家子還有着很大的差距。

「丫頭,一會我丟兩顆櫻桃炸彈出去打掩護,你先離開這裏。」

「別忘了召喚出虛空鎧甲,那玩意應該能保護你!」

劉闖將小夢拉到懷中,貼著耳朵小聲提醒道。

此時此刻,外面的疤爺還在瘋狂地切割著巨型堅果的身體。

他那手裏的刀刃彷彿是特殊材料製成,就連五星級的巨型堅果都能一刀捅穿。

「不,我不要!」

小夢眼眶通紅,倔強地啜泣著。

誰知就在這時,外面卻又傳來了一陣熟悉的呼喊聲。

「闖哥,我來晚了,你在哪裏?」

是馬鑫!

劉闖瞬間分辨出聲音的來者,毫不猶豫地朝外大喊道:「馬鑫,別過來!那傢伙會隱身!!」

然而他的提醒聲終究還是晚了一步。

特種兵出身的疤爺,動作何其之快,甚至比劉闖更早一步發現了馬鑫的位置,二話不說就握著匕首沖了過去。

劉闖心中緊迫萬分,趕忙撤下一顆巨型堅果向外查看。

只見馬鑫此刻滿身共生鎧甲,正奮力朝這邊跑來,絲毫沒有察覺到空氣中突然浮現出來的那柄刀刃。

「給我死吧!你這憨貨!!」

疤爺的身影隱藏在空氣之中,拿着匕首高高躍起,朝馬鑫心臟的位置狠狠刺去。

然而下一秒,那無比鋒利的刀刃卻並沒有刺入後者的胸膛,反倒是卡在了共生鎧甲內兩寸的位置。

「什麼!?」

疤爺眼中浮現出濃濃的震驚之色。

他這把匕首,是之前在某個加工廠組織的地盤上奪來的。

據說製造者是在刀刃中加入了喪屍進化液,所以導致刀身最終變得無比堅硬且鋒利,幾乎可以說是無所不斬。

然而面前這個巨人身上的奇怪鎧甲,卻成為了他手下的第一個例外。

「可惡!」

疤爺怒罵一聲,當即抬起雙腿,在馬鑫那寬闊的胸膛之上蹬腿借力,將刀刃成功拔出,然後立刻退到了數米開外的位置。

「呃,什麼鬼啊?」

不遠處,馬鑫看着自己胸前的那道小豁口,有些不明所以地撓了撓頭。

但仔細一想劉闖剛才提醒他的話語,又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

「哦,原來是這樣啊,你他娘的居然還會隱身!?」

馬鑫看着空氣中漂浮的那柄刀刃,大聲怒罵道。

。 孫祁天一家,雖然主動脫離孫家,搬出孫家大院。

可是,孫祁天他們剛剛找到一家廉價賓館住下來,就被孫祁光帶人,抓了回去。

孫欣欣還在幫盼盼洗澡的時候,她的手機,卻響個不停。

李初晨拿起孫欣欣的手機。

看見電話是孫廣文打來的,李初晨就走到角落裏,把電話接通。

「孫欣欣,我不管你在什麼地方,你現在,立刻,給我滾回孫家大院來。」

孫廣文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你要是不回來,我就把你爸媽,還有孫欣然,也一起趕出孫家。」

「孫廣文,你這是在玩火!」

李初晨壓低了聲音,冷冷說道,「你想讓孫家徹底完蛋嗎?」

「是你?」

孫廣文很吃驚,但很快又說道,「你有什麼資格和我說話?快把電話給孫欣欣。」

「呵呵,你把我的警告,當耳邊風,好,很好!既然你孫家要找死,那就去死好了!」

李初晨說完,就把電話掛斷,隨手又把孫廣文拉進黑名單。

想了想,李初晨又把孫欣欣手機里,所有姓孫的人,全部拉黑。

免得孫家,再有人給孫欣欣打電話。

做完這件事,李初晨就把孫欣欣的手機,放回原位。

但李初晨總感覺,這樣還不夠。

於是,李初晨又拿出手機,給千手白澤發了個信息。

「我要你將這九江,所有姓孫的人的手機,全部黑掉。看好了,是全部。」

李初晨剛把信息發出去,就看見洗完澡,穿上新衣服的盼盼,從浴室裏面走出來。

穿上新衣服的盼盼。

此刻,就像一個美麗的小公主,她無比的可愛。

「爸爸,盼盼的新衣服,好看嗎?」

盼盼有些臭美的在李初晨面前,轉了幾圈,她對這套新衣服,無比滿意。

「好看,太好看了!」

李初晨伸手就把盼盼抱起來,在她臉上「吧唧」一聲,親了一口。

「爸爸也親親媽媽呀!」

盼盼滿臉期待的看着李初晨,「爸爸,你親一下媽媽呀!」

「呃……」

李初晨老臉一紅,一時間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女兒讓他親孫欣欣,李初晨也想,可是,他沒那個膽量啊!

光是想想,李初晨的心跳就很快了!

讓他真的行動起來,李初晨還真的辦不到。

「好了,盼盼,你別鬧了!」

孫欣欣也鬧了個大紅臉,急忙對着盼盼招了招手,「快過來,媽媽給你梳頭髮。」

李初晨聞言,急忙把女兒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