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莫名的安心下來,漸漸忘記了恐懼。

好奇的問道:「叔叔,你是誰?是來救我的嘛!」

秦風眼角流出淚水,聲音哽咽。

「我是你父親,我叫秦風!」

聽到這話,朵朵心裡震驚了。

覺得很是不可思議。

她以為自己已經再也看不到光明,心中都絕望了。

想不到爸爸會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太好了,爸爸,你是我爸爸!」

「爸爸,我還以為再也看不到你了!」

朵朵激動的抓住了秦風的肩膀。

雖然被打了麻醉針,眼睛暫時失明,看不清秦風的模樣。

但感受到秦風懷裡的溫暖,朵朵就無比的興奮和激動。

秦風聲音再次哽咽起來。

自己居然有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兒。

可是三年,這三年裡,他卻讓自己的寶貝女兒每天受人欺負。

這一刻,秦風心底默默發誓。

他要一定要將這世界上最美好的,都給多多!

秦風緩緩伸出手,溫暖有力的大手,輕輕握住了朵朵的小手。

這一刻,兩人十指緊握,父女連心!

「太好了,朵朵終於有爸爸了!」

朵朵開心的趴在秦風懷裡,嗅著秦風身上的氣味。

似乎想要將這氣味記在心裡。

秦風則是眼睛越發的濕,生怕弄疼了懷裡的朵朵,輕輕的抱著自己的女兒,握住對方的下首。

然而,被踹出去的醫生卻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雖然被秦風那一腳給傷得不輕,卻非但沒有害怕,反而臉上露出猙獰之色。

黑醫生怒吼道:「混賬東西,你是想死嗎,居然敢跟我動手!」

「你知不知道我是什麼人!」

「你就是天王老子,今天也沒人救得了你,剛傷我的女兒,十條命你也不夠死!」

秦風冷笑著說道,眼神里閃爍出森然殺意。

即便是曾經在戰場上,面對自己的敵人,秦風眼神里,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怒火!

然而黑醫生視若無睹,傲然道:「是嗎?那現在就讓你知道我的身份!」

「我是華海市曹爺的人!」

「而看中這個丫頭眼角膜的,也是曹爺。」

。劉芳亮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清軍竟太瞧不起大順軍,他二話不說,下令全軍將士突襲潼關,近萬名左營將士和他心情一樣,從失落到希望。

在他的指揮下,向著正在修復城牆的清軍發起猛烈進攻,清軍兵馬本來就不多,又在修復城牆,很快就被大順軍突襲到城中,大順軍人多勢眾,打的清軍節節敗退,最終消滅大部清軍,重新奪回潼關。

劉芳亮奪回潼關后,連忙下令各部兵馬修復城牆,可是城牆哪有那麼容易被修復,劉芳亮聰明絕頂……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二百九十七章:反攻(八) 顧汐被她們簇擁著各種恭維,非常的不習慣,她並不喜歡這樣。

正想開口說些什麼,may姐已經來到了她的面前。

顧汐抱歉地說道:「May姐,對不起,剛才因為我的私事……」

「你剛才在講座上發揮得不錯。」

May姐打斷了顧汐的道歉,開口讚揚道。

她的話讓眾人都呆住了,包括顧汐。

May姐見他們都滿臉震驚,聳了聳肩,說道:「我這個人是很公私分明的,顧汐,你的表現不俗,但的確因為你的緣故差點把這個講座給毀了,記住,下不為例,你的私事我沒興趣管,不過,倘若再因為你的私事而影響進度的話,我一樣會投訴到總裁辦去,申請換講師。」

顧汐鄭重地答應:「謝謝may姐,我一定會注意,不會再給你們添麻煩了。」

May姐點頭,她掃了一眼室內每個人,警告道:「大家既然站在這裡,就都是同事,坐在同一條船上,大家理應友好合作把份內事做好,別在背後耍什麼小手段、玩陰謀,要是被我逮著了,我會直接找你們安總談!」

喬書琪背脊一寒,對號入座,知道May姐這警告的分明就是自己。

等May姐離開,她瞪了一眼顧汐,滿心怒恨。

這女人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的?安漠離喜歡她,霍霆均想娶她回家,現在連May姐都替她出頭?

偷雞不成蝕把米的她氣呼呼地走了出去。

顧汐看著喬書琪不忿的背影,微微抿唇,心想等對方這股情緒過去了之後,找她攤牌。談一談。

May的話不無道理,她和喬書琪現在是同事,如果一直鬥來鬥去,只會耽擱工作,毫無好處。

顧汐一邊這樣思慮著,一邊換回自己的衣服。

拿起包包時,才發現自己的手機一直震動不停。

她拿出手機一看,有四十多通未接來電,有媽媽黃月蓉的、也有希希的班主任梁老師的。

顧汐心頭猛地一沉,感到不妙,連忙給媽媽回過去電話。

黃月蓉很快便接聽了,心急如焚地說:「小汐,你怎麼才回電話?希希逃學了!梁老師說他趁著午休的時間,從學校的後門一個人偷跑了出去,校方已經發動很多人老師去找了,但到他們現在為止還找不到希希,我正從綠江往回趕呢!老天保佑,保佑我們家希希不要出什麼事……」

她已經帶著哭腔了。

顧汐哪裡還坐得住,她霍地從座上立了起來,抓起包包就衝出去。

一路匆匆地來到地下停車場,跑向自己的車子。

遠遠地見到某人正倚在她的車子旁邊,抱著胸,似乎在等她。

發現顧汐一臉焦急,霍霆均放下雙手,問她發生什麼事。

「希希不見了!我現在要去找他。」

霍霆均也臉色一變,二話沒說,比顧汐先一步鑽進了主駕座。

顧汐怔住:「霍霆均,你這是做什麼?」

霍霆均理所當然地勒上安全帶:「和你一起去找希希,快上車,我載你。」

現在外面正是下班高峰期,車多人多,而且顧汐現在肯定心神不寧,他不放心她開車。。 胡蕊並沒有和古良他們一起離開。

「蘇先生,我已經交代古良,不要透露三株苦寒竹的來源,他答應了,只是……」

兩人等古良他們走後,來到後院那小片竹林旁邊,蘇輕看着面前空了一塊的竹林,正想着下午到那片野生竹林再移栽幾株過來,把空缺填滿,聞言不由問道:「只是什麼?」

「只是那些神通廣大的拍賣行、食材商有心的話,應該還是能查出來,比如說,他們能查到古良今天去了哪……我擔心會有人來打擾您。」胡蕊說出了自己的擔憂,在她看來,像蘇先生這樣的隱士高人,最不想的就是被人打擾到平靜的生活。

蘇輕倒是不以為意,他來到北漓鎮買下小青山農場,的確是為了修身養性,平靜生活有助於自己的修行,不過他也不排斥和外人接觸,相反,他喜歡在一定程度接觸這個世界的人,這樣有助於他更加了解和融入這個世界,這個文明。

網上了解的再多,也只是「書面之語」,只是皮毛,文明裏最重要的,終究是人。

所以,經常去鎮上的小餐館吃飯,參加市裏的體育大賽,從某個角度來講,也是為了接觸人。

而且,自己體內的靈力會積累的越來越多,不說幾十天後自己就能成為傳說中的大能,就算是現在,就算是今天,擁有691點靈力的自己,按照這個文明,這個社會的規則,已然有了一定高度的隱形地位,加上自己特殊的靈力,就算是裝千點靈力以上的高人,也沒有絲毫問題,何況要不了幾天,自己體內的靈力就會真的超過千點,只要自己彰顯修行實力,面對任何人都不用怵的——要知道,千點以上的靈力,就可以獲得修行六階職稱,那可是能領仙國國家級補貼的存在。

任何能領國家級補貼的存在,那都是擁有絕對社會地位的人,就算面對一省之長,對方也得尊稱一聲「先生」。

「沒事,如果真有人找上門,就當交朋友了。」蘇輕笑着道。

按照胡蕊的說法,因此找上門大的那肯定都是有能量的人,自己的農場將來肯定又很多中高端食材產出,這樣的人都有可能成為自己未來潛在的客戶,提前接觸接觸也不錯。

見蘇先生這麼說,胡蕊鬆了口氣。

古良畢竟是自己的大學同學,買竹子這事也自己牽的線,蘇先生之所以答應賣,應該也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如果因此影響了先生平靜的生活,那自己就「罪孽深重」了。

不過轉念一想,蘇先生這樣的隱士高人,最煩的應該就是被人打破平靜的生活,不然上次也不會讓自己去搞不記名電話卡……之所以說沒事,肯定是擔心我有負擔!

「想明白」的胡蕊暗喜,看來自己在先生心中越來越重要了,同時暗下決心,以後蘇先生交代的事一定要好好辦妥。

胡蕊離開后,蘇輕接到了紫蘭中央銀行的客服電話,由於他銀行賬戶上的現金超過一百萬,需要他本人到附近的中央銀行補充一些像本人影像之類的資料,以便保證他賬戶資金上的安全。

北漓鎮上有幾家大銀行的電子業務櫃,相當於上一世的ATM機,但是沒有分行,上次蘇輕在中央銀行開戶就是去的懷山市市區。

接到電話之後,蘇輕叮囑小黑看家后驅車來到市區,還是上次自己開戶的那家中央銀行分行。

補充資料倒也簡單,就是留下一段秘鑰語音視頻,以及一份備份文字密碼。

之後有業務員向他推銷信用卡,蘇輕想了一下,沒有辦理。

資料補充結束之後,蘇輕到旁邊的電子業務柜上查詢了一下賬戶餘額,看着屏幕上那一連串零,心有有些複雜。

雖然這點財富對如今又有九個宇宙胚胎精華的自己而言,不算什麼,可深受上一世影響的他,看着賬戶上兩百多萬餘額,一下子就想起那時候自己為了攢錢買房整天盤算著如何節約,如何省錢……而現在,自己賣幾棵竹子,就能得來一筆足以在任何一座城市買套房子的錢。

「都不是同一個世界了。」

看着賬戶上的數字,蘇輕感嘆了一下,又重新回到櫃枱,給作陰世界的父母轉過去二十萬,是作陰幣,他本來想多轉一點,不過擔心轉的太多,會讓這一世的父母擔心。

轉完之後,給母親打了一個跨界電話,說自己在仙域有些際遇,事業上有了很大的進步,具體情況等今年過年回去和他們細說,錢是孝敬他們零花的,別省著,用完了再和自己說。

來仙域的時間雖然還不太長,但蘇輕之前低估了自己的適應能力,也低估了自己修鍊速度,按照目前的狀況,他覺得今年過年回去見見這一世的家人,沒什麼問題了。

作陰世界的新年比紫蘭仙國的新年晚一個多月,正好在這邊幫胡蕊打完那場比賽,過了這邊的新年,就可以做回作陰世界的準備了。

從銀行里出來,雖然是傍晚了,但蘇輕沒有馬上回北漓鎮,難得來市區,再說今天有這麼一大筆收入,怎麼着也得犒勞自己一下。

開着破舊皮卡在附近轉了一會,發現一個大商場,便在停車場停好車,在商場里轉悠起來。

商場里賣什麼商品的店子都有,路過一家男士服裝店的時候,蘇輕想起自己現在的幾件衣服還是從作陰世界帶來的舊衣服,便走了進去。

服裝店的售貨員都是青春洋溢的小姑娘,笑臉迎人,熱情周到,加上的確是想買衣服,他便選了兩件款式簡單的試了一下,感覺還不錯,當場買了單。

從服裝店出來,又轉悠了一下,來到美食區,正好是飯店,這裏人很多,作為好吃之人,自然不能虧待自己的胃,選了一家感覺還不錯的飯店,排了隊。

過了十來分鐘,輪到他進去。

「先生,請問您是幾個人用餐?」迎出來的服務員微笑的詢問道。

蘇輕愣了一下,過了幾秒鐘,才道:「就我一個人。」 那團鮮血不斷蠕動,其內傳出滔天血氣,更是引得那枚虎頭符印再度發威,試圖抵擋秦楓二人。

可活着的血祭天都擋不住,此時只剩下一團鮮血的他更是不能。

「砰!」

鮮血爆裂,化為血雨,卻又被隕空全部吞噬,徹底消逝。

而那枚虎頭符印被幽楓以黑色大刀壓制,最終收服。

這一切變化發生得太快,以至於幽太歲根本來不及出手,愣愣地站在一旁。

直到血祭天徹底隕落,他才回過神來,驚恐地望着秦楓與幽楓。

而秦楓也望了過來,殺意瀰漫。

「虛鴻,你是千萬年難得一見的奇才,天賦逆天,實力驚人,待此行結束,回去后我定與族中長輩提議,讓幽汋嫁於你,讓你正式成為幽族之人,並成為族長第一繼承者,以全部資源培養你。」幽太歲連忙開口道,「而我從此以後也以你為首,聽命於你。」

「不需要!」秦楓冷冷地答道,隕空大劍揮斬而出。

見狀,幽太歲面色一變,不願坐以待斃,一咬牙,全力抵擋。

「轟隆隆!」

秦楓催動星河天戰圖與隕空大劍殺出,沒多久,幽太歲便是受了重傷。

而幽楓也收服了虎頭符印,揮舞黑色大刀向其殺來。

面對他二人,血祭天都只有隕落一途,幽太歲又如何能抵擋?

最終,幽太歲也被斬殺,逃脫不得。

血祭天與幽太歲紛紛被殺,血族與幽族皆可謂損失慘重,對魔族而言也算是一定的消耗。

秦楓二人收拾了下戰利品,將血祭天二人的寶物分刮乾淨,隨即望向四周大殿牆壁,開始感悟暗夜魔主留下的傳承。

相比之下,幽楓對於感悟暗之一道更有優勢,展現出了驚人的天賦,將之前看到的秘技、禁術、感悟心得等等融會貫通,一一對應,竟是很快有所得。

秦楓雖然也有些收穫,可相比之下卻是差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