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如此行為也被人類一方看在了眼中。

神官隊伍旁邊,一直有人政府的人員監督著,當發現自己的嚴正警告發出之後,那支隊伍不僅沒有解散,反而被處死數十人,其他人前進的速度也是激增,東瀛一號那還不明白,自己的話語被天上的神靈當作了空氣。

而此時,軍方大佬小安康介也在拱火。

「一號,那些神靈們根本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我們的命令對他們來說就是放屁。」

說過之後,他還看向了周圍的議員們。

「那些神官們的下場你們也看到了吧,投降神靈不是安然無恙,而是把自己的生命,靈魂,財產,自由,妻女,所有的一切全部奉獻了出去,我們沒有後路,不想成為奴隸,我們只能抗爭到底。」

「報,神社中有強者衝出,前往了神宮悠所在的位置。」

「不止出動了普通神官,連作為底牌的神使也出動了,我們的命令是一點都沒有作用啊。」

「一號,該下命令了。」

「神宮悠不能死。」

現在的神宮悠算是一面旗幟,抗爭的旗幟,議員們並不是都對神宮悠有著好感,但這些人很清楚,不救援神宮悠,讓他就這樣死去,自己等人很可能失去抗爭的信心。

所以,神宮悠必須要救。

沉默了一會,一號開口道:「讓除魔人總部出動,攔住那些神使。

如果他們要動手,告訴各大神社,我們將廣邀道士和尚,陰陽師,舉行水陸法會。再告訴他們,我正準備致電梵提岡,邀請教皇來我東瀛布教。」

「科學部門,加強與燈塔國,法蘭西,華夏等國的聯繫。」

「是。」

神靈的無視讓東瀛政府也惱火了,現代社會,人類對於神靈已經沒有了全心全意的崇拜,大多數人對於神靈的看法都是更強一些的生物,吾可取而代之的想法充斥在所有擁有野心的人心中。

發現神靈把自己當做努力對待,東瀛政府也做出了回應,舉辦水陸法會,邀請佛門高人以及梵提岡的教皇,這是告訴高天原的諸神,東瀛不止一個選擇。

而且,東瀛的宗教本就是一個大雜燴,雖然代表著東瀛本土神話的神道教佔據著主流,佛門的地位卻也從來不低。

一邊引入其他力量制衡,東瀛一號也很清醒,他知道,邀請他人過來終究是飲鴆止渴,人類在靈氣復甦時代翻盤的唯一機會就是大力發展靈力科技,所以,他也準備加深與燈塔國以及其他國家的聯絡。

高層有了計劃,而情況也反應到了神宮悠的處境上。

一大部分神使剛剛出動就被攔了回去,但還有一部分神使並不覺得人類的威脅算什麼,同時,那數百神官的隊伍也一直朝著神宮悠前行。

對於如此情形,人類政府的外交官員自然詢問了諸神,得到的回答是他們已經出擊,聯絡不到。

「我呸!你們跟信徒之間有著信仰之線,能隨時傳遞神諭,現在跟我說聯繫不到,拿我當傻子嗎?」

「來人,把神宮悠找到,把他給我保護起來,我就不信他們敢衝擊除魔人總部。」

「梵提岡教皇的邀請暫時停步,但請梵提岡派個紅衣主教過來,統領此地的教堂。」

「是。」

政治就是妥協,面對人類準備徹底翻臉的姿態,神靈妥協了一部分。

而人類,看到神靈妥協,也跟著妥協了一部分,但雙方的抗爭仍在,神靈想殺了神宮悠,人類政府,也把一神教的紅衣主教拉了過來。

同時,神宮悠的存活與否算是人神之爭的第一戰,雙方抗爭的關鍵就是誰先找到神宮悠。

第一時間,就有大量除魔人朝著神宮悠的地方衝去,除魔人中的番隊隊長,總隊長,更是攔在了各大神社前,不讓他們的神使出門。

但神靈也施展了各自的權能,哪怕陰境屏障阻礙了其他界域對於陰境的影響,但神靈終究是神靈。

有彌天大霧籠罩住除魔人的大軍,有大河波濤洶湧,阻礙除魔人的步伐,同時,運氣也不站在神宮悠這邊,福運籠罩著神官,神宮悠這邊則是被霉運籠罩。

也因此,最終的結果就是人類除魔人與神官雖然都在尋找他,但他卻主動朝著神官的方向前進,也因此,他很快就看到了來勢洶洶的七百二十位神官。

「完了!」

神官周邊有著人類除魔人的監察人員,當看到神宮悠的身影出現在前方,他瞬間心如死灰。

也不知道神靈是怎麼想的,祂們沒有阻礙住除魔人監察人員的攝錄,這使得東瀛政府也看到了神宮悠與神官們的相遇。

「不妙。」

「讓神宮悠跑,往我們的方向跑,只要撐住5分鐘……不對,撐住10分鐘,除魔人強者大軍就會趕到,讓他快點跑。」

「殺了他。」

「別動東瀛攝像的人,我要讓人類明白,神靈是絕對的,只要我們想,無論他們做什麼,結果都不會改變。」

隨著神宮悠的出現,人類雙拳緊握,感覺到了不妙,而神靈們則是在高天原冷笑不已。

其他人有著各樣的心思,神宮悠看著前方出現數百神官身影,也是愣了一下,在他發獃的時候,一道如雷的呼喊從神官旁邊響起。

「別愣著了,快跑,人類的援軍正在過來。」

「殺了他,他不死,我們所有人都得死。」

「這人不是無敵的,看到他剛才愣住了嗎,他也會害怕,也會恐懼。」

「勝利屬於我們,榮耀屬於我們。」

「沖啊!」

危機時刻,這些老陰逼也知道,此時不拚命,再也沒有拚命的機會了,而想要拚命后,人多膽氣壯的效果也就出現了,七百二十對一個,他們看不到失敗的可能。

在數人的呼喊下,那七百二十多位中老年神官,鼓起勇氣,朝著神宮悠發起了衝鋒。

當衝鋒到一半,發現神宮悠沒有逃跑,而是愣在原地時,他們更是信心暴漲。

「上,這個人已經被我們嚇傻了,我們能贏……」

『贏』字還沒說完,那人的聲音就再也說不下去了,他那說話的嘴巴更是大張,不可思議的看著前方。

「怎麼回事,他瘋了,竟然沒逃,反而沖了過來?」

「這個傢伙在想什麼呢?」

「他不會覺得一人能打我們全部吧。」

「想什麼呢,我們有七百多人,再狂妄的傢伙也不會想一打七百吧。」

不止神官們驚愕,用投影儀看著屏幕的一眾國會議員以及軍部大佬,也是滿臉懵逼。

他們不明白,神宮悠為何會發瘋的衝過來。

「難道是我們的人呼喊錯了,快跑喊成了快衝。」

「我們都聽到了,神宮悠只要不傻,怎麼也都聽到……他,準備一打七百。」

「不會吧,這可是七百多人,他腦子有問題嗎。」

「不是腦子有問題,這確實是神宮君的選擇。」

看著一往無前,英勇衝鋒的神宮悠,其他人都覺得他的腦子瓦特了,唯有小安康介對他更滿意了,這樣的勇者,是作為鷹派軍人的他最喜歡的存在。

「這確實是絕境,只是,其他人面臨絕境會逃跑,但神宮悠不會。他是真正的勇士,敢於與神靈抗爭,甚至是弒神的英雄,這樣的人,你們覺得會缺少勇氣!」

只是,他滿意,其他議員都怒了。

「混賬,這是送死。」

「完了,要是逃跑,他還能撐過10多分鐘,衝上去,這不是找死嗎?」

「第一戰看樣子我們要敗了。」

「敗了?不,我倒是有不同的意見。」

此言吸引了諸人的注意力,一號更是朝著發出此言的議員開口道:「高江真一,你覺得神宮悠能夠勝利?」

「不,一人對戰七百多,那些人還都是掌握著超凡力量的神官,存世的大劍豪也無法勝利,此戰,他絕對倖免不了。」

「那你還說……等等,你的意思是?」

看著反應過來的會議成員,高江真一笑了起來。

「對,就是你們想的那樣,神宮悠雖然會死,但他不是跪著死的,他表現出了勇武。人類的讚歌是勇氣的讚歌,人類的偉大是勇氣的偉大,衝鋒的悠君是咱們人類的勇氣,是我們反抗神靈的第一步,他哪怕身死,也能鼓舞我們的士氣。」

「甚至,勇武的悠君也會讓神靈不敢小看我們人類。」

「……」

高江真一的話令不少人沉默了,而後,他們都是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我們沒敗,表現出勇武的悠君,永久長存。」

「他戰鬥的視頻我們會全部錄下來,然後發給除魔人,讓他們明白,何為人類的勇氣。」

「如果所有的人類都擁有神宮悠的勇氣,神靈,絕不敢逼迫我們。」

陰境中的戰鬥還沒開始,國會議員們,已經準備厚葬神宮悠了。

而在他們商討的時候,神官們也屏住了呼吸,並在某一刻,一聲驚叫聲響起:

「他來了!」

「轟隆!!!!」

…………

7017k 第二天,兄弟兩個在鬧鐘的不斷努力下才爬了起來,相互看一眼,小聲地「哼哼哈兮」兩次,趕緊洗漱上學。

類似的情況在大漢不斷上演,《雙截棍》太上頭,可以讓你忘了一些原則,一些努力。

也會讓有些人剔除一些不快樂。

不開心了?「哼哼哈兮,漂亮的迴旋踢。」

不高興了?「快使用雙截棍,哼哼哈兮。」

《雙截棍》的影響不斷發酵,有不少說唱歌手也開始創作帶漢風的說唱歌曲。

《雙截棍》讓他們看到了更廣闊的說唱歌曲的可能性。

吉祥一直很忙,原來把一首歌甩給秦觀博,時不時地檢查、糾正就行。

現在她要準備和秦觀博一起合唱的歌曲,這個也要講究默契度和配合度。

然後還是要檢查和糾正秦觀博的練歌,稍有空隙才能去剪輯,忙得幾乎是團團轉。

樓蔡浩那裏已經收到了幾個電視台和播放平台的關於《最好的我們》的購買意願。

吉祥不急着定,現在大家給的都是友情價,只是看吉祥這個人的明星效應。

等剪輯后了,成片出來后組織個看片會,再待價而沽吧。

吉祥這一周的工作重心就放在了《歌手孵化營》的決賽準備上。

有一些觀眾對誰是冠軍已經不是那麼期待。只要秦觀博沒有比賽過程中突然發生意外,那冠軍基本上是穩了的。

如果吉祥加上吉祥物都不能保秦觀博奪冠,那他也就一點培養的價值都沒有了。

而這種可能性非常小,秦觀博參賽以來,幾乎是表現最穩定的一個,基本上都是高水平發揮。

因此,大家更加期待的是吉祥會給秦觀博寫什麼新歌,也許從這個比賽里就可以看到吉祥給秦觀博規劃的路線是什麼。

第三季《歌手孵化營》總決賽在萬眾期待中終於開始了。

現場直播,考驗節目組,同時也考驗歌手。

能走到這一步的都不會太差,但是還是可以看出一定的層次,比如吉祥和秦觀博在合唱這一部分是最後一個出場的。

現場立即轟動起來,山呼海嘯,吉祥物來了很多。

幾個月的比賽下來,秦觀博也積累了一定的粉絲,只是數量不能和吉祥比。

但兩家粉絲此時就是一家,和和氣氣,你幫我舉燈牌,我幫你喊口號。

吉祥:

「It’sbee

alo

gdaywithoutyoumyf

ie

d

A

dI”lltellyouallaboutitwhe

Iseeyouagai

We’vecomeal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