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位統領說道。

外界的時間流速和烏啟樓內並不相同,兩人交談間,姜瀾就已經通過了烏啟樓第二層。

烏啟樓的第三層,是一片廣袤的草原。

轟!

當姜瀾出現的一瞬間,草原上看似平凡的無窮草木一下暴漲,各種不同的法則之力涌動,化作無窮神輝,向著姜瀾噴涌而來。

「道法自然。」

姜瀾口誦道音,盤膝而坐,身後大道之門浮現,無形的力量籠罩整個草原世界。

「逆反道則。」

仿若口含天憲,姜瀾話音落下,伴隨着言出法隨。

無窮法則之力開始瓦解,重組,瞬間泯滅整個草原內的草木植物。

……

外界,神王谷中巍峨的烏啟樓旁,那一座銀灰色宮殿內。

大殿的四大王座上,正坐着四大統領,他們都看着那懸浮的光幕,光幕上正是烏啟樓內發生的一切。

「直接橫推一切,這個人莫非是轉生者?」一個銀甲女子忍不住說道。

轉生者,其實就是重生,只不過是叫法不同罷了。

魁梧統領肅容看着那光幕,「只是不知,他能否登頂烏啟樓!若是能登頂,那我等也算沒辜負神王陛下的期望了。」

其他三名統領都是一片沉默。

「如果他是轉生者的話,即便登頂了,也不一定會獲得神王陛下的承認。」那魁梧統領再次補充道。

幾人交談不過短短盞茶時間,而在烏啟樓內,姜瀾已經連過數層,進入了第七層。

第四層是迷宮世界,第五層是冰雪世界,分別考驗神體層次以及法則層次。第六層則是考驗悟性。

這三層姜瀾基本上都是瞬間通過。

而第七層則是考驗意志力。

第七層是一片由透明寒冰構建出的龐大世界。

姜瀾輔一進入第七層,虛空開始蕩漾起無窮漣漪,隨即開始浮現一巨大的獨眼。

嗡~~~

神眼放射出蒙蒙金光,籠罩下方,也籠罩在姜瀾身上。

轟!!!

高空中的蒙蒙金光頓時迸發出強大的意志衝擊。

意志衝擊,無形無相,也躲避不得,只能硬抗。

以意志對抗意志!

隨着意志衝擊越來越強,姜瀾頭頂一抹魂光綻放,那是不朽不滅的聖輝。

姜瀾的靈魂強度已經達到了混沌稱聖的極限,再進一步就是神王層次。

但神王層次是一個不可逾越的鴻溝,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大生命層次。

這意志衝擊雖然強,但對於姜瀾而言,也不過洒洒水罷了。

他開始環顧這方寒冰世界。

只見遠處的近乎透明的冰山山腹內,開始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文字,都是遠古文明的文字,密密麻麻的文字,將那一座冰山的山腹近乎都充斥。

「神眼秘術第一卷。」

神眼秘術,晉之神王的獨有秘術,也是他晉陞神王層次的關鍵。

姜瀾稍微看了一眼,便興緻缺缺。

神眼秘術是靈魂意志類秘術,他已經有了真靈環秘術,比晉之神王的神眼秘術更強,且成長性更高。

畢竟渾源生命所闖的秘術,其檔次比尋常神王高了無數倍。

隨着時間流逝,那意志威壓達到稱聖層次后,陡然消散,一道光柱籠罩姜瀾,將其傳送到第八層。

這是一方小型陸地。

四面八方的虛空中開始浮現一顆顆巨大的文字,每一文字都宛如一顆星辰,彼此連接着,無數的文字,就彷彿一面連接着的畫卷,沒有任何停頓斷句,且所有的文字都是相連的。

不知道哪一個字是開始,哪一個字是結束。

「這是和三生大術一個層次的秘術。」

姜瀾神色也嚴肅了很多。

三生大術,是渾源生命玄的招牌神通,需要對時間法則領悟到一個混沌成聖的層次才能修行,目前的姜瀾還差得遠,也就一直沒有深入研究。

姜瀾微微認真了起來,開始研究這方古老的世界。

也不知過了多久,姜瀾眼前一幻,便來到了一座散發着淡淡紫光的巍峨宮殿前。

此宮殿,建造在無盡高山之巔。

一眼看去,巍峨宮殿一切猶如被雲霧籠罩,顯得模糊不清,單單一眼看去,都感到強大的壓迫。

姜瀾回神,身影一閃便遁入大殿之中。

只見大殿內憑空出現一頭異獸,這頭異獸全身黑色鱗甲,體型類似獅子,額頭則是有着一根彎曲的紫角,雙眼則泛著紫光,只見它行走在大殿中,令大殿都在戰慄。

「我是列元術靈。」

那紫色異獸對着姜瀾開口道。

「接下來我需要做什麼?」姜瀾知道列元術的存在,所以也沒有太過震驚。

紫色異獸對姜瀾冷靜的反應很滿意,也沒有說什麼廢話。

只見他揮動蹄刃,無窮的信息湧入姜瀾的腦海中。

「秘術修行要求苛刻,修鍊者最好是法則之主,最高也只能是真神。若是實力再高……便無修鍊成功可能。」

在姜瀾消化信息的同時,那紫色異獸講解道。

說話間,姜瀾徹底消化完腦海中的信息,這是一道納引術,是修行列元術的前置條件。

就如同修行渾源生命玄的三生大術前,需要徹底掌握他遺澤中的十二億六千四百萬種時間秘法。

姜瀾盤膝而坐,嘗試修行這納引秘術。

點點白光從姜瀾身上凝聚而出,整個人朝周圍散發着一陣陣意志衝擊。

他的神體內每一份神力都有着一道道白色秘紋圖籠罩着,直接滲透進每一分神力中的生命印記。

那是靈魂法則所凝聚的烙印,如同真靈環一般,每凝聚出一道白色秘紋圖,就會有相應的壓力作用在姜瀾的靈魂之上。

三百年後,姜瀾身上的白色光芒化作瑰麗絢爛的藍光,那一幅幅白色秘紋圖也化作天藍色,開始互相勾連,形成了無比浩大神秘的古老圖紋。

又過了將近十年的時間,那巨大的古老圖紋徹底圓滿,開始迅速縮小,內斂入姜瀾的體內。

盤坐在虛空中的姜瀾猛然睜開雙眸,眼中有亘古般的意志光芒在流轉。

這是神王層次的意志輝光,若非現在的姜瀾是一具分身,在靈魂層次無法超越本尊,否則他的靈魂強度就會徹底踏入下一個大層次。

「你練成納引秘術,符合要求,自然有資格得到我主所創的這一偉大秘術。」

紫角異獸感嘆,「活了這麼久,總算可以回歸秘術本身了。」

頓時整個紫角異獸瞬間分解,化為點點星光,直接湧入羅峰的意識當中去,一時間海量訊息不斷湧入。

「轟!」

虛空降下一道光柱,將姜瀾傳送到第九層。

第九層是一座華麗的宮殿,其中一件件隨意放置的凌亂的一些機械部件,一些兵器部件等等。

姜瀾進入第九層,便看到一名穿着華美王袍的男子,正凝神看着旁邊的一些不同樣式的機械部件。

「可惜了,唯一通過我烏啟樓考驗的,竟然是一個外界生靈。」

這男子轉身,看向姜瀾,神色有些遺憾。

其容貌,和那坐山客有八九分相似。

7017k 英法之間看上去關係好像挺好,可實際上這兩個國家歷史上一直紛爭不斷。一個自詡歐洲正統,羅馬後裔,一個孤懸海外,遠離大陸。

隨著征服者威廉入主英格蘭,英格蘭的國王變成了法蘭西人,除了王冠以外,他們還擁有諾曼底公爵的頭銜。兩個國家進入了新的時代,也有了更多的交集。

也正是這一時間,很多的巫師家族從法蘭西來到了英倫,比如馬爾福家族、萊斯特蘭奇家族等。

那個時候巫師還沒有保密法,麻瓜們也沒有大規模的獵巫活動。阿曼德·馬爾福利用征服者威廉賜予的土地建立了馬爾福莊園,他的後人也在這裡生活了十個世紀。

而在那之後,互相看不順眼的英法之間爆發了戰爭。起先是圍繞王位展開了政治鬥爭,進而演變成了一百多年的戰爭。

雙方互有勝負,受苦的永遠都是平民。

好不容易消停了幾年,兩國人民也得以修養生息。可是第二次百年戰爭又開始了,這次是為了更偉大的利益,爭奪歐洲霸主的地位。

直到拿破崙被放逐到聖赫勒拿,第二次百年戰爭才算是告一段落。

當普魯士統一,德意志興起的時候,英法這對冤家終於握手言和,簽訂了《英法協約》,並先後在兩次世界大戰中聯手挫敗德意志。

好在如今是和平時期,即使艾達孤身一人來到這裡,也不會被人熱情問候。不過,艾達不知道的是,當初她的麻瓜母親也是獨自一人來到的這個國度,並在此邂逅了純血統巫師路易·羅齊爾。

魔法界的交通方式確實便捷,速度也快,但這舒適度真的是糟糕透了。跑了這麼遠,雖然沒用上多少時間,但依舊是身心俱疲。

儘管如此,艾達也沒有時間休息,也沒能去看看盧浮宮是否真的有魅影存在,地下藏骨堂是否真的通向冥府,更沒能品嘗一下塞納河畔左岸的咖啡。

在抵達巴黎的第一時間,風塵僕僕的艾達就去了弗斯滕伯格廣場,巴黎最小、最浪漫的廣場。法蘭西的魔法部入口就在這裡。

廣場中心噴泉周圍的樹根會拔地而起,在訪客的周圍形成一個鳥籠電梯,通向地下的魔法部總部。這方法可比英倫魔法部的電話亭,或者是抽水馬桶看上去賞心悅目多了。

不愧是浪漫的國度。

魔法部大廳的裝修風格藝術氣息濃厚,圓形的穹頂繪滿了星座。

乍一抬頭,彷佛是在仰望星空一般。藍白紅三色旗徽章隨處可見,上面還有法蘭西魔法部的格言:施法、施咒、召喚。

艾達來這裡是為了在事務部進行入境登記,畢竟她是合法進入法蘭西的,這也是鄧布利多的要求。她的魔杖檢測也沒有任何問題,這要是能檢測出點什麼來,算系統輸好吧!

儘管艾達的法語還有些蹩腳,和事務部溫柔的小姐姐交流的有些困難,但魔杖檢測過後,她的入境登記還是完成了。她現在可以前往信上的地址了。

天色將暗未暗時,一身水綠色衣裙的艾達現身在巴黎的某個高檔住宅區。她有過猶豫,但還是直奔這裡而來。

按照信上的地址,她走過一幢又一幢高檔住宅,最終停在一幢風格老舊的房子前,小院里還栽著玫瑰。

艾達停在了門口,她有些躊躇。

若是住在裡面的人,和其他羅齊爾一樣視自己為恥辱,那一切都好辦了,直接抄傢伙問清自己的身世就好了。可要是裡面的人待自己極好,艾達還真不知該怎麼面對。

穿過院子,登上石台階,艾達輕輕敲響了橡木門。

倏爾,橡木門吱吱呀呀地打開一道縫隙,一隻家養小精靈從門后探出了腦袋。在看到艾達的瞬間,家養小精靈網球般大小的眼睛里充滿了淚水。

家養小精靈阿涅絲深深鞠躬,鼻尖都碰到了地面。阿涅絲很激動,聲音都變得顫抖起來,阿涅絲說道:「小姐,歡迎回家!」

家養小精靈阿涅絲看上去很乾凈,身上的舊枕套也洗得很白凈。看起來,她的主人並沒有像馬爾福虐待多比一樣,虐待她。

「呃……你好……」艾達木木地回應,這太熱情了,畫風好像不大對啊!不應該鄙夷自己嗎?

在家養小精靈熱情地指引下,艾達走進了這幢房子。房子的裝修風格、傢具陳設、一應事物都是二、三十年代的風格,這讓艾達覺得自己好像置身於老電影中一樣。

有的桌子或者柜子上還擺放著一張年輕的男子的相片,那男子的長相與艾達在厄里斯魔鏡中見到的一樣。只是面容更加青澀,眼眸中也少了幾分滄桑。

艾達在一張沙發上坐下,小精靈阿涅絲雙手遞給她一本相簿,又給她倒了一杯英式的紅茶。阿涅絲說道:「小姐,這是您的父親路易·羅齊爾少爺。」

說完話,小精靈走出了房間,只剩下艾達一人坐在沙發上,翻看著手中的相簿。相片中的男子笑容很溫暖,和艾達印象中的純血統巫師天差地別。

不過也對,你看蒂埃里·羅齊爾和亨利·羅切爾,你就知道這個家族看上去就不大正經。

過了一會兒,房門再次打開,維達穿著軍綠色的袍子走了進來。她的臉上布滿了皺紋,但她的背卻挺得很直。她定定地看著艾達,兩行淚水從眼中滑落。

艾達站了起來,她突然很想逃,老人的淚水讓她有些不知所措。

維達快步走向艾達,根本就不是老人該有的速度。她一把將艾達攬進懷裡,抱得緊緊的,好像怕艾達溜走一樣。

她在艾達的耳邊呢喃:「我終於找到你了,艾達,我的孩子……對不起,讓你吃了那麼多苦……」

家養小精靈阿涅絲用身上的枕套擦乾自己眼中的淚水,然後她轉身離開了房間,還將房門輕輕關上。

艾達依舊沒有動,她的腦袋現在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這位痛哭流涕的老婦人,如何面對自己的祖母,書上沒教過這個啊!艾達僵硬地抬起雙臂,放在維達的背上,輕輕拍著自己祖母的後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