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葉秋說:「你知道曹教授在哪嗎?」

「曹教授?」李劍似乎沒聽說過這個名字。

「一個老頭子,年紀七十多歲,戴著眼鏡,身上應該穿著中山裝……」

「我見過他。」沒等葉秋把話說完,李劍就說道:「他被將軍的人抓了,好像將軍要跟那個老頭子談合作,那個老頭子不同意,就被將軍的手下打了。」

葉秋忙問:「曹教授死了嗎?」

「沒死。將軍把他關起來了……」

哐!

李劍突然倒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這個時候,葉秋身子也微微顫抖起來,嘴角溢出了血絲。問魂不僅十分耗費精氣神,而且修為太低的話,還會遭遇反噬。

按理說,葉秋的修為還不足以支撐他使用問魂,但是他心裡牽挂著白冰,想儘快把這裡的事情解決之後,立刻去京城,所以才冒險使用了問魂。

現在的他,虛弱無比,一個普通人就能輕鬆殺死他。

「看來,以後還是要少用這種秘術,消耗太大,反噬太強,使用一次,兩個小時都無法用力,萬一遇到敵人,我就死定了。」

葉秋心有餘悸,喃喃自語。

「嘩啦——」

突然,帳篷的門被掀開了,唐飛和龍夜一臉嚴肅地走了進來。

「怎麼了?」葉秋問。

唐飛看到葉秋嘴角有血絲,忙問:「你受傷了?」

「一點小傷,無妨。」葉秋問道:「出了什麼事?

」「先前你從活死人身上取下來的東西,我找專業人員檢查了,你猜是什麼?」唐飛故意賣了個關子。

「控制器。」葉秋淡淡道。

唐飛眼睛一瞪:「你怎麼知道?」

葉秋說:「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根頭髮,應該是接收信號用的吧?」

這回不僅唐飛感到驚詫,就連龍夜也目瞪口呆。

「你是怎麼知道的?」龍夜問道。

葉秋沒理他,問唐飛:「還發現了什麼?」

「我把檢測結果傳回了總部,軍神剛才跟我通話,軍神說……」唐飛說到這裡,陡然停了下來,笑道:「葉秋,你再猜猜看,你要是能猜中軍神跟我說的什麼,我就送你一箱五十年的茅台。」

「這可是你說的,不準騙我。」

「放心,我要是騙你,我就是小狗。」

葉秋笑眯眯地說道:「軍神是不是告訴你,活死人的出現並非偶然,軍方很早就參與了研究?」

【作者有話說】

。 涅槃:不可以!宿主要通過自己的努力贏的目標的,要不是看你太過柔弱,我才不會讓你做體力任務!

『我柔弱?我哪柔弱了!』封如泱反駁道:『那是你沒看見我高中時期的時候,一個人可以對抗全校園!我心裡素質多高呢!』

封如泱可是不認為自己算得上柔弱一派,只不過是因為以前高中時候,兩個小男生也是嘲笑她的身材,甚至還把她的座位上放釘子,幸虧當時她沒有立即坐下,屁股才得以保住,不過這可把她給氣壞了。

趁著體育課的時候,封如泱把座位上的釘子一一還給了它們的主人!

不過那兩個男生可是沒有倖免,屁股如篩子一般。

她雖然解氣了,但是也出名了,這種惡劣的行為讓教導處主任好頓教導不說。還把封淺淺也請到了學校一通跟著批評教育。

甚至還包了兩個人的巨額的醫療費和精神損失費。

封淺淺本來性子就軟,加上這次就是封如泱造成的,所以一直低三下四的道歉,這一幕讓她看見心裡屬實不痛快。

但是不痛快又能怎樣?在別人眼裡她是個孩子,不能給自己做主,而事實是她也確實傷害了人家。

雖然事後封淺淺沒有責怪她,但是從那以後封如泱也決定了,以後不會這麼莽撞,給封淺淺造成麻煩。

因為她不想再次看見自己的媽媽低聲下氣的為自己。

涅槃:你不柔弱嗎?剛才那麼讓人欺負,你還是無動於衷。

『我要出手了!只不過那個少年正好打斷了我!』封如泱此時內心鄙視了涅槃一秒鐘。

『再說了,你還說會無時無刻在我身邊,怎麼我被欺負那麼久你都不出現給我支支招?』

『現在出這麼變態的兩個任務!』

涅槃:這兩個任務,難道不符合宿主的所想嗎?

『我…』

『喂,你站在這傻看什麼呢?』

此時的封如泱因為剛才和涅槃對話,一直站在原地未動。

直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才回過神。

『沒…我找不到辦學處了。』

封如泱回過神,微笑回道。

『我知道在哪!正好我也要去,要不結個伴兒?』

那女生的聲音如清脆的百靈鳥一樣回蕩在封如泱的耳邊。

這還是第一次有女生真的友好的跟自己說話。

『你怎麼這麼愛跑神啊!』

那女生噗嗤的笑了出來,『你好,我是新生,黎小酥。』說著,黎小酥伸出了手。

『我也是新生,封如泱。』封如泱獃獃的遞過去她的手。

兩個女生友好的握了握手,簡單的介紹了自己。

『一會還不一定會分到哪個班級,不過沒有分到相同的班級,以後有事你也可以找我!』

黎小酥拉著封如泱的手邊去辦學處,邊說道。

『好。』封如泱跟在黎小酥的身後看著兩個人的手拉在了一起,心裡不禁升起一股暖流。

黎小酥…是第一個對自己這麼友好的人,還願意跟她當朋友。

她不禁在內心感嘆到,這個世界的美好終於捨得分她一點了。

『其實剛才我來學校的時候,看見你和保安大叔發生爭執了。』 話音一落,院子大門從外面被推開。

一個圓滾滾,如山一般龐大的身軀搖搖晃晃地走了進來。

每邁一步,他腮幫子上的肉就要隨之顫一顫。

他一眼就看到了被眾人圍在中間的秦舒和柳昱風。

面色一喜,加快腳步走過來,「小姐姐!」

院子裏的一眾下屬看到他,面面相覷,不敢出手阻攔,下意識往旁邊退了退。

燕江很順利就來到了秦舒身邊。

他往左右看了看,一臉疑惑,「小姐姐,這是什麼情況啊?」

秦舒抬手一指韓夢,毫不掩飾地說道:「她抓了我的朋友,讓我到這裏來見她,現在卻不肯放我們走。」

燕江一聽,頓時氣惱地對韓夢說道:「喂,小姐姐不是已經跟你見過面了嗎?為什麼還要為難他們?」

韓夢鬱悶得很,秦舒竟然把這個傻子招來了!

記住網址et

而且這傻子還喜歡多管閑事。

但韓夢不能當面發作,只好把脾氣壓下去。

她扯了扯唇角,幽幽地說道:「二少爺,你誤會了,不是我為難他們,而是我跟秦舒的事情還沒談完。我還想留他們下來吃個晚飯呢。」

「別聽她胡扯,我跟她沒什麼好談的,更別說吃什麼飯了。」

秦舒冷冷地揭穿韓夢的謊言。

不過韓夢在燕江面前收斂的態度,也恰好證實了自己的猜想。

韓夢的背後全靠燕家扶持,她手中握有的力量都是屬於燕家的。所以在燕江面前,她不敢囂張。

「燕江,我朋友的身體不太舒服,需要馬上送去醫院。」

秦舒再次開口說道,順便暗自掐了一下柳昱風。

柳昱風會意,立即虛弱的咳嗽了兩聲。

見狀,燕江露出緊張之色,連忙說道:「行,我們趕緊去醫院!」

說着,就要帶秦舒和柳昱風離開。

韓夢看着他們轉身往院子大門走去,而那些下屬因為沒有得到她的指示,不敢貿然出手阻攔。

她不甘心就這麼放走秦舒和柳昱風。

一番思索之後,終於下定決心,冷聲吩咐道:「攔住他們!」

燕江訝異地轉過頭看着她,兩條眉毛不高興地皺了起來,「小姐姐是我的朋友,你敢動手?」

韓夢輕哼了聲,似笑非笑地說道:「二少爺,秦舒是你父親點名要的人,你跟她做朋友,燕老絕對不會允許。你勸你還是趕緊離開,不要插手這件事比較好。」

「交朋友最重要的就是講義氣。小姐姐是我的朋友,你要是動她,我就不能、不能……插手旁觀!」

燕江一時沒想起那個詞來,說完,又扭頭問了秦舒一遍,「是插手旁觀不?」

「袖手旁觀。」秦舒糾正他。

「對對,是袖手旁觀!」燕江咧嘴笑了笑。

秦舒看着他一臉無畏的張開手臂護在自己面前,心裏有些感動。

這個傻胖小子,是真心拿她當朋友看待的。

相較之下,自己的動機則顯得不是那麼光明磊落。

「二少爺,那就只好得罪了。」

韓夢陰鬱地看着燕江,一招手,下屬們一擁而上。

幾十個人對付三個人,場面頓時混亂起來。

這些下屬不敢傷燕江,他便用龐大的身軀來保護秦舒和柳昱風,帶着他們慢慢往外面撤退。

韓夢看得雙眼冒火,冷喝道:「誰要是放跑秦舒和柳昱風,我饒不了他!」 (等會兒可能會兩章合一章,笑臉,求點支持!!)

艾倫不會知道,雷德爾告訴他的那些關於蔓莎城的東西,其實只是蔓莎城建立的表面因由而已,真正蘊藏在深層的秘密,還不是他這個等階的人所能夠接觸的。

費曼世界四大文明主體,分佈在兩塊廣袤的大陸之上,而勾連這兩塊大陸的唯一路上通道,便只有蔓莎荒野這延綿萬餘里的狹長地帶。只要能夠掌握主蔓莎荒野,也就意味着遏住了通往兩塊大陸的咽喉,但凡有點遠見卓識之輩,都能看出蔓莎荒野的重要性。

在蔓莎荒野出現的這數萬年時間裏,4大文明主體背後的神祗們,其實一直都在期望着能夠掌握荒野的主導權,以藉此遏制其他神系侵蝕本土信徒的同時,還能發動更多的信徒教眾們,到另外一塊大陸上去傳播信仰的星火之光。

但是除此之外,這個世界還有另外一個神祗體系,那就是以維持自然平衡為己任的自然神殿。自然神殿廣納良才,對費曼世界所有的種族都敞開大門,吸納他們成為自己的信徒,這固然是一個優點,可何嘗又不是祂們致命的缺點呢?

4大文明承載了四個強大神祗體系,自然神殿想要從這四大種族中分一杯羹,搶奪一批原本屬於各自文明的信徒,談何容易。根深蒂固的四大神祗體系,雖然明面上並不完全反對自然神殿的信仰傳播,與自然神殿和平相處,可實際上暗地裏通過統治階層、貴族們打壓自然神殿的信仰傳播,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在這一件事情上,4大文明體系的背後主導者,難得地達成了一致。

因此,想要在費曼位面生存下去,擁有自己的一席之地,自然神殿便只能開拓一塊屬於祂們影響範圍的地盤。蔓莎荒野的出現,彷彿天生就是為了解決自然神殿這一個問題而生的,再沒有比蔓莎荒野更適合自然神殿的十數位神祗們傳播信仰,吸納信眾的地方了。

荒野中的土著,大多都是在兩塊大陸中的弱勢群體,沒有屬於自己種族的神祗,即便有一兩位神祗誕生,也無法抗衡四大文明之上的神祗體系。

靈魂歸宿之地,無信者之牆這一道據說永生永世折磨無信者靈魂的監牢,或許在神祗未出現之前是不存在的。可既然它被創造了出來,且被口耳相傳根深蒂固地扎進了費曼位面億萬生靈的腦子中,對於被當做信仰來源的智慧種族而言,這就是一把逼迫他們不得不選擇一個信仰的鐐銬。

自然神殿對荒野土著們而言,卻是再好不過的選擇了:自然神系的神祗們從不歧視任何土著,不管他是否聰慧,只要是費曼世界原生種族能接受自然神殿的理念,都會被自然神系的神祗們接納為信徒,傳播自然神祗們的信念與宗旨。

而自然神殿的神祗們,也因為有了荒野這片土地上種類眾多的原生土著們作為基石,再也不是那無根浮萍,而是真正擁有了屬於祂們勢力範圍、信仰族群的第五大神系。

當然,對於自然神殿神祗們而言,維持自然的平衡時祂們一直以來推崇的信念,在沒有比荒野這一塊勾連兩塊大陸的要地更適合祂們了。四大文明體系的人口與強者數量,佔據了費曼位面總數量的7成以上,如果他們之中任何兩個體系發生了戰爭,也就意味着一個版圖將徹底被打爛甚至消失在費曼世界上,這是自然神系的神祗們所不願意看到的。

那麼,還有什麼比維持4大體系的和平更符和自然平衡之道呢?

以蔓莎荒野為根基,從中斡旋於四大文明體系以及他們背後真正主導者的四大神祗體系中,這便是自然神殿自荒野出現以來最大的任務。

蔓莎城,便是自然神祗們基於這個漫長而艱巨的任務,才致力於在荒野推行建立起來的一個解決荒野族群矛盾的談判場,也是他們互相聯合抵禦來自兩塊大陸入侵的樞紐。

荒野從來都不平靜,以更南面的希倫大陸為例,人類文明就從來沒有放棄過對荒野的覬覦,哪怕他們實際已經佔據了希倫大陸版圖的23,也無法打消他們往外擴張人類文明勢力的腳步與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