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我幫你剪。」

托尼老師剪起頭髮,調侃道:「眾所周知,世界四大帥哥,陳冠希、胡歌、彭於晏和你。」

「哈哈…」

許圖南老臉一紅,很是不好意思。

「哪有,你誇張了,我也就億點點帥嘍。」

托尼老師笑而不語,揮動剃髮的工具。

許圖南的頭髮快速掉落,額頭露了出來。

「你還是蠻適合短髮的。」

托尼老師笑著說道。

「我好幾年都沒留這麼短的頭髮了。」

許圖南只在讀中學那會兒,留過短髮。他看著鏡子中的面龐,越看越是自信,他嘴角一勾,自信之中又是平添幾分痞帥的感覺。

托尼老師看著這一幕,腦海里浮現齣電影畫面。

冠希哥將車靠在秋明山頭,山風吹來時,冠希哥叼著煙,歪嘴一笑。

許圖南這一笑,還真有點冠希的味道。

「帥鍋,有女朋友沒有?」

托尼老師好奇問道。

許圖南斂住笑容,「有呀,你別想了。」

「呵呵…」

托尼老師笑了。

兩個男人都是明白各自話的意思。

「洗一下吧。」

托尼老師說道。

許圖南抹額,端詳著自己的短髮形象。

億點點的帥。

他低頭看了眼江淮芷發的消息。

「許圖南,你死在哪裡去了?我在家,你呢?」江淮芷坐在沙發上,撫摸著大橘的腦袋。

「我剛剪完頭髮。」

許圖南邊洗頭,邊回復著江淮芷,「我剪短髮,不留長發了。」

「一定不好看。」

江淮芷嘗試著想了下許圖南留短髮的樣子,可她一想,腦海里全是許圖南非主流的樣子。

於是,她忍不住笑著發語音,「許少,你一定醜死了,回來的時候,記得買幾包水泥。」

許圖南撇嘴。

江淮芷竟然在質疑他這張臉,好看的男生,就算留光頭也是好看。

「你等我回來,我迷死你。」

許圖南快速的回復江淮芷,「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小迷妹。」

坐在沙發上看電視的江淮芷想笑,許圖南該是有多大的魅力,她才會成為對方的小迷妹。

「許少,我等你回來,迷死我。」

她開玩笑的回應。

「好噠,你洗乾淨了,在家裡乖乖的等我。」

許圖南洗完頭后,站在鏡子前,看了眼鏡子中的自己。

對於新髮型,他很是滿意。

「去死。」江淮芷羞怒道。

許圖南看了眼消息后,他將手機放入褲兜之中,沿著熟悉的路線,緩緩地跑回去。

長達二十分鐘的路程,他在服用大力丸以後,也只是微微氣喘,體力以及心肺功能明顯比以前更好了。

在他的運動下,又是激發藥效。

許圖南的精力越加充沛,疲憊感一掃而空,速度變得越來越快。

這份耐力,也就馬比他好一點。

許圖南跑上樓,平復這自己的呼吸節奏,他掏出鑰匙,快速地推開門。

沙發上的江淮芷聞聲看去。

。 穀苗兒聞言點點頭,稚子無辜,不過那都與自己沒有什麼關係,不過這倒是讓穀苗兒想起原身的父母了,雖然讓人遷了風水寶地,又花錢讓人打理,但是也有快兩年沒有去上過香了。

穀苗兒將周攸寧送下了山,順道去了寺里給原身父母點了長明燈,既然自己用了這具身體,那麼至少也要讓原身的父母不至於香火都無人供奉,畢竟自己投奔林毅前拿走了兩夫婦所有的積蓄才得以安身立命。

穀苗兒還替原身點了一盞不記名的長明燈,捐了一筆香油錢,穀苗兒這才繼續進山尋找菌種。

三日轉眼即逝,一下就到了小師叔進京的日子,穀苗兒以後要跟著小師叔學習,肯定是要親自去迎接的。

而且薛僉入京述職還要買宅子打理都需要花費不少時間,住客棧太吵鬧,清風觀又不合適一大家子人,所以除了薛僉,其他人都先暫時住到穀苗兒的莊子里。

白雲子帶著穀苗兒在十里坡等著,快到中午的時候,一隊馬車隊伍映入眼中。

白雲子一眼就認出了薛僉,薛僉長相有七分接了自家小師妹,當初小師妹出嫁白雲子還親自送嫁了的。

白雲子:「那就是你小師叔的兒子薛僉,跟預計的差不多。」

薛僉遠遠的也看到了白雲子跟穀苗兒,騎著馬兒到了跟前,薛僉翻身下馬行禮。

薛僉:「給師伯請安,這是小師妹吧。」

白雲子伸手扶了一下薛僉:「起來吧,一路舟車勞頓的,這是你小師妹穀苗兒,你娘呢?」

穀苗兒行了一個道禮:「薛師兄好。」

薛僉:「師妹好,娘在中間的馬車裡。」

白雲子已經看到了想要下馬車的小師妹,快步走了過去。

白雲子:「小師妹不用下車,先去苗兒的莊子休息,從這裡走不用兩刻鐘就到了,到時候咱們再敘。」

薛老夫人:「聽師兄的。」

薛老夫人也不執著要下車了,在媳婦的攙扶下又回了馬車裡,車隊很快又動了起來。

穀苗兒翻身上馬在前帶路,白雲子卻騎著馬兒跟在了薛老夫人的馬車旁。

薛僉:「小師妹的馬兒倒是不錯。」

薛僉除了一手仵作的技藝,最喜歡的就是馬兒了,他自己騎的馬都是花重金買下自己馴服的,所以一看到穀苗兒的疾風就忍不住說了起來。

穀苗兒:「疾風確實不錯,是我在玉門關碰到的。」

穀苗兒說著摸了一下馬兒的鬃毛。

沒過多久,車隊就到了莊子門口,知道今天莊子要迎接客人,門口處有人專門候著,大宅也都敞開了大門。

穀苗兒翻身下馬,馬兒就被人牽走了,周氏過來低聲的在穀苗兒耳邊說了幾句話,穀苗兒點了點頭,然後往車隊中間走。

穀苗兒:「師傅,小師叔,院落已經收拾好了,熱水正在往院子里送,洗漱一下就可以吃飯了。」

白雲子點了點頭,馬車裡的薛老夫人也在自己媳婦的攙扶下下了馬車。

薛老夫人:「這就是苗兒吧,果然一副鍾靈敏秀的模樣。」

。 穗乃宇看到明日奈的表情,有些好笑,自己還真的從來沒看到過明日奈這種表情。但既然看到了明日奈的目光,穗乃宇這次重重的點了點頭。

好吧,看到穗乃宇的神情,明日奈就知道這個自己覺得完全不可能的事還真的是真的。因為自己相信穗乃宇。

「怎麼樣?」拉緹琺微笑的看着明日奈,「如果你還不信的話,我也可以以這種方式也為你授予一次魔法。」

也不知道拉緹琺心裏到底怎麼想的,反正就說出來了這樣的一句話。

結城明日奈一聽呆了呆,隨即頭搖的和撥浪鼓似的,開玩笑,如果自己真的接受了眼前少女的建議,那就是原則的問題了。

看到結城明日奈搖頭,拉緹琺也沒有再說話。

「對了,你們剛才到底在說什麼?為什麼要授予…魔法?」明日奈不知道是好奇,還是為了轉移話題。

「是這樣的,我邀請了高坂穗乃宇先生擔任甘城光輝遊樂園的經理,幫助我們重新使這裏恢復人氣。」拉緹琺眨了眨眼睛。

「你說讓穗乃宇擔任這裏的經理?」明日奈再一次被驚到了,今天的事感覺有些超出她的常識範圍。

「是的。」拉緹琺點了點頭,「因為這是女神的啟示。」

「女神的啟示?」這一次明日奈沒有直接反駁,因為方才魔法都出來了,現在出來一個女神不是很正常嗎。「可是你們為什麼非要在這裏將這家遊樂園開下去呢?」

結城明日奈和穗乃宇思考的問題一模一樣,開不下去不開了不好嗎?

拉緹琺看了一眼明日奈身後站着的一直沒有說話的御聖院杏,瀨川茜和玉置亞子三人,嘆了口氣:「其實這所遊樂園的幾乎所有的演員都是來自魔法國度紅楓樂園的。我們魔法國度的生命如果要生存下去,就必去得用到魂之力!」

「魂之力?」穗乃宇疑惑的看着拉緹琺。

「對,魂之力。所謂的魂之力,指的是人類感到幸福及快樂時無意識中散發出的能源,為了生存,我們必須得攝取魂之力。所以我們紅楓樂園才會在地上界建立遊樂園,因為在充滿夢想與童話的遊樂園中,相當容易就能搜集到魂之力。正因如此,如果甘城光輝遊樂園關門,那…」拉緹琺沒有再繼續說下去,但在場的人都懂了。

「可,我看你們現在不是生活的挺好的嗎?感覺現在這種現況,魂之力應該是夠用的吧。」穗乃宇的視線不自主的放在了拉緹琺的嘴唇上。

「不夠的。」拉緹琺搖了搖頭,「紅楓樂園的魂之力最近靠進口的越來越多了。」

「魂之力還能進口?」穗乃宇被驚到了,「既然這樣一直進口不也行啊。」

「可現在最大的問題不是這個!」千斗五十鈴聽到穗乃宇的問題忍不住了,「公主現在的身體是十分虛弱的,非常嚴重的魂之力不足,根本就不能離開遊樂園半步!只能待在遊樂園這種魂之力豐富的地方,你懂了嗎?」

穗乃宇有些神色複雜的看向了拉緹琺,拉緹琺慢慢的點了點頭,也看不出來悲傷。

「而且,因為我的魂之力嚴重不足,每年的4月1日,我的身體的成長和記憶都會重來的。」拉緹琺臉色很是平靜的說出了這些話,「今年已經是第十年這樣了。」

「什麼!」穗乃宇等人直接被拉緹琺的說法嚇了一跳。

這樣說的話,豈不是說拉緹琺已經停留在10來歲的少女模樣10年了?

還真的很可憐啊,穗乃宇又看了一眼拉緹琺。幸好自己剛才一開始就接受了,萬一拒絕了,那不是再也見不到眼前的拉緹琺公主了?

「居然是這種情況啊。」明日奈很是可憐的看着拉緹琺,「那,穗乃宇,你就幫幫…」

「拉緹琺。」

「你就幫幫拉緹琺吧。」

看到現在明日奈的表情,穗乃宇是真的無語。少女啊,你忘了剛才你是什麼狀態了嗎?

「我這麼善良的人,肯定同意了啊。」穗乃宇拍了拍明日奈的腰。

三個月二十五萬人~

穗乃宇感覺自己已經想出了辦法,再加上拉緹琺剛才贈與的魔法,應該會比較容易吧~如果實在不行的話,也可以系統兌換關於運營方面的能力。然後大大的改造一下這個遊樂園,甘城光輝遊樂園肯定是要改造的,因為實在是一點意思都沒有,比普通還垃圾的那種。

「對了,是一定要定量的人數入園嗎?還是只要收集足夠的魂之力?」穗乃宇突然想到了這個問題。如果只是要魂之力的話,拉點明星什麼的,來開開演唱會,其實也就夠了。

因為演唱會的粉絲肯定會產生魂之力的。

「要有一定的入園遊客。」拉緹琺點了點頭,「因為這是簽的條約,如果不能達到的話,甘城光輝遊樂園就得關門。」

「為什麼?」穗乃宇看了看拉緹琺。

「因為甘城光輝遊樂園的股權我們不是佔比最大的,我們只是有經營權,而當時簽的契約,如果今年的年內入場人數少於五十萬人,就必須將園區的經營權讓出去。簽訂契約的時間就是10月底左右。」拉緹琺說道。

也就是說,這個遊樂園前九個月只有25萬遊客嗎?

自己得讓這三個月再來25萬?

感覺很有挑戰性啊~

「對了,平常的大概每日平均遊客人數多少?」穗乃宇對這個數據產生了好奇。

「周日平均每日2110人次。」千斗五十鈴頓了一下,「周內每日545人次。」

「這樣啊。」穗乃宇點了點頭。

那就只能着手於改造園區了,不把這些設施改好一點,改的有趣一點,根本是不會有人來的。即使是穗乃宇強行拉來人,也沒用,拉的來一次,總不能一直都這樣吧。

「好的,我知道了,這些東西明天我過來的時候,再詳細了解現在遊樂園的運營情況,明天,我會直接給出一個方案的!保證能讓遊樂園人氣高起來。」穗乃宇對着拉緹琺吹了個大大的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