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了,我可從來都沒有想過你竟然還會道歉的。」

時宜真的從來都沒有想過,席聿衍這樣子的人就是天之驕子,是站在天邊的,她從來都沒有想過這樣子的人竟然還會道歉,說一句對不起。

「而且這些事情原本就不怪你啊,又不是你故意破壞了我的計劃,再者如果我的計劃絕對完美,那麼就不管遇到什麼事情都可以糊弄的過去,現在需要重新想辦法,這也就說明我的計劃不是那完美,需要調整,不是嗎?」 她在辛古軍的幫助下,殺出敵軍包圍,騎着戰馬沖向三個人所在的戰地。

那個地方本來綠草悠悠,如今一片荒蕪。地上滿是焦土,四周充斥着烈火的溫度。

青色火焰和紅色火焰熊熊燃燒,金色光芒一閃一閃。

她站在不遠處,看着繞月從另一邊趕來,立即湊到了傾皇的身旁。憤恨的向霄王和昱帝噴射毒液,冶伽並沒有那麼傻,衝進他們的戰場,去分散傾皇的注意力,又做任人宰割的羔羊。

她在一邊觀察情況,只待可乘之機。

傾皇雖然法力高強,玄劍又是讓兩人都忌憚的神器。但是一下子面對兩個人,他顯然有些吃力。長時間的對戰,昱帝沒有想到,傾皇竟然能堅持這麼久,還有那條大蛇,着實讓人頭疼。它的毒液雖然對他而言並不算什麼,但是着實難纏。

本身昱帝在交戰之際,準備騰出手來,先將繞月解決。可他卻有了更好的辦法,因為他早就感知到了附近正躲起來的人。

不只是他,其他兩人也深知,冶伽就在附近。

「傾皇,投降吧!你的死能換另一個人活下去!」玄劍與烈焰刀相撞,互相抵抗著,在距離傾皇近在咫尺時,霄王勸道。

不得不說,傾皇對這句話心裏是有所動搖的。因為這場仗無論輸贏,他必須讓冶伽活着。

可正在這時,昱帝趁著傾皇騰不出空來,調轉馬頭,向冶伽的所在的方向沖了過去。傾皇頓時瞪大眼睛,一邊向昱帝攻過去,一邊追上他。

冶伽緊皺濃眉,拿着鞭子已經做好對抗昱帝的準備。

昱帝難以捉摸,心緒更是不定,因此很難猜到他會如何行事。他躲過傾皇在身後的攻擊,青月長槍看似向冶伽刺過來。而傾皇根本想不到,他會忽然轉身攻向自己,而自己想要這個時候往後退,已是不能了。

但是長槍刺穿的並不是傾皇的身體。在他的眼中,好像一切都靜止了,他看着冶伽帶着微笑的臉頰,看着她明媚的眼眸在緩慢的閉上,她的鮮血順着盔甲的紋路流下來,身體也在緩慢的倒下。

「不是說不動她嗎?你不是答應過我絕不動她嗎?昱帝……」

「國師?」

不只是霄王喃喃自語,此時在山林的大樹旁,兩個人愣愣的站在那裏。

一個身着粉色長裙的女子帶着一個二十歲左右的白衣男子,他們呆愣的望着前方的場景。在那一片焦黑的土地上,昱帝的青月長槍貫穿冶伽的心臟位置。

墨堯轉頭看向自己的師姐,愣愣的問道:「那就是辛古國師冶伽嗎?」

「國師……國師……」

「影兒!」傾皇瞪大了眼眸,抬起手向她伸過去。

可昱帝見自己的青月長槍將冶伽的靈魄吞噬乾淨,一把抽出自己的長槍。在她倒下的瞬間,再一次出槍攻向傾皇。

傾皇緊皺濃眉,抬眼看向昱帝。他的臉龐因仇恨而變得扭曲,他抬起玄劍便與昱帝打了起來。

冶伽倒在地上,雙眸緊閉,了無生息。霄王本應當幫助昱帝一同對抗傾皇,可他卻遲遲沒有動手。

樹旁的兩人趁著三人交戰,女子立刻交代:「墨堯,去將國師的屍身帶過來!」

「好!」

墨堯緊盯着冶伽的屍身,眼睛從棕色變為幽暗的綠色。只是一瞬,他的身影以光速閃過,將冶伽抗在肩上帶到樹旁:「師姐,我們走!」

語畢,他左手拽住女子的手腕,再次運用特有的法術離開。

霄王看到了這一切,本想追上前去,可那男子的速度太快,甚至可以帶人以光速逃走,簡直讓他大開眼界。不過這場戰爭,傾皇已經打不下去了,而他與昱帝的協議已經做到了自己應做的一部分,因此轉身離去。

昱帝看他離去憤然大吼:「霄王,你想臨陣退縮嗎?」

「你們之間的恩怨,本王不便插手。而你的要求,已經達到!若本王的要求你沒有達到,那就別怪本王不客氣!」語畢,霄王離開了。

傾皇與昱帝對戰,毫無懸念。半個時辰后,昱帝身受重傷落荒而逃。傾皇見他跑進深林中很快沒了蹤影,沒有追上去。

當他轉身尋找冶伽的屍體時,冶伽早已經被別人帶走。

他當時已經注意到遠處樹旁站着的兩個人了,他着實不敢相信安桐竟然還活着。當初因她害冶伽流產,在靈都被當眾斬首,眾目睽睽之下,竟然逃出生天。這件事情,除了冶伽無人能做到滴水不漏。

。 換做一般莊戶人家,這麼些個菜,已經算是不錯了,畢竟有肉,還有雞蛋。

肚子裏缺油水,一年到頭只有過年能嘗到肉味的人家,估計會很高興,畢竟有肉有蛋就行,只要能填報肚子,味道啥的不挑剔。

加上昨天在張春桃那裏,張春桃雖然做的麵條美味,可畢竟沒肉啊。

因此孟氏倒是不覺得自己的手藝有什麼不對,就是賀娟,雖然也知道自己親娘做飯的水平也就這樣了,可到底有肉還有雞蛋,也覺得極好了。

當下孟氏還難得熱情的開口:「快坐下吃飯吧,看你這孩子瘦得,多吃點肉補補。」

一面又讓賀娟給張春桃快撈滿滿一碗面。

賀娟此刻還算聽話,二話不說,拿筷子從桶里連水帶面的給撈了慢慢一碗就要遞給張春桃。

張春桃連忙擺手推辭,「嬸子辛苦了這半日,您又是長輩,自然是您先請,您先請。我,我自己來就好。」

還生怕賀娟給她撈,她忙拿過筷子和碗,打算怎麼着撈點麵條湊合一點,頂多不放那肥肉臊子就好,畢竟這井水冰過的面就寒涼,配上這肥肉油膩膩的臊子,腸胃差一點的,今天就得住在茅房裏了。

這話說得孟氏的面容放和緩了些,確實也餓了,便不推辭,接過了那碗面。

賀娟又忙給自己撈了一碗,倒是還記得規矩,先給孟氏拿勺子舀了一勺子肥肉片臊子淋在了麵條上,又給自己淋了一勺子。

張春桃捏著筷子,只覺得有些沾手,低頭一看,筷子尖上似乎還殘留着上一頓的米糊痕迹。

再看手裏的碗,那碗底也是黏糊糊的,再看這碗沿,好像也有糊糊殘餘,因着天熱風乾了,硬硬的有點膈手。

張春桃只覺得胃裏一陣翻江倒海,那筷子就伸不出去了,就這碗筷,她實在是不敢用啊。

可做人的基本禮節教養她是知道的,這要是就這麼放下筷子走人,也太失禮沒有教養了。

因此只得硬著頭皮,給自己去撈麵條,順便不著痕迹的把筷子在井水裏涮涮,強行安慰自己,這樣能涮乾淨點吧?再者,老話不是說,不乾不淨,吃了沒病么?

也就這麼一頓,忍了吧!

哆嗦着手,給自己撈了小半碗麵條就停了手。

孟氏看見了,倒是多了問了一句:「怎麼就撈這麼一點?這哪裏夠吃?」

她倒是沒多懷疑,畢竟如今這沒出門子的姑娘,到了婆家總也得矜持點吧?要是放開了肚皮吃,把婆家人嚇壞了怎麼辦?

一面就看着賀岩:「岩哥兒,給春桃丫頭再多撈點,這人還是得吃飽。雖然今天沒什麼菜,可麵條還是管夠的!」

這已經是炫耀了,換做別人家,誰能說出這種話來?一般莊戶人家,不是那種實在親戚,也不會請客留飯,畢竟誰家的糧食都緊張。

也只有孟氏能有這般語氣了,畢竟她嫁進賀家,賀家的日子就好過了,有了賀林那個舉人,賀家人不說穿金戴銀,可吃飽肚子是沒問題的。

更不用說,她今日這頓飯,有肉有蛋,也就比起過年和秋收差點了,再沒想過會有人不滿意的。

賀岩不說能了解張春桃十分,可也能看明白個六七分,看張春桃遲疑的僵硬的動作,就知道估計這頓飯不合她的胃口。

又看到張春桃不著痕迹的在水桶里涮洗筷子的行為,頓時眉頭一皺,他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

當下很快的端著碗筷,撈了半碗麵條,還特意瀝幹了一會水,然後將碗都放在了張春桃面前,筷子往她手裏一塞:「你吃這個——」

說着順手就將張春桃手裏的碗筷給接了過去,然後又撈了幾筷子涼麵,才坐了下來。

張春桃回過神來,低頭看自己手裏被塞進來的筷子,乾乾淨淨清清爽爽的,再看盛面的碗,也清清爽爽的,和其他人的碗都不一樣,格外的大一些,端起碗來,碗底也是乾乾淨淨的,不由自主的就暗自鬆了一口氣。

賀岩一直關注著張春桃,她那故作鎮定小心翼翼鬆口氣的樣子落在眼裏,忍不住就掠過了一抹笑意。

就憑他吃了幾次張春桃做的放,就知道張春桃講究,做肉什麼的那是極為講究的,這肥肉臊子肯定不滿意,因此也不給她撈那肥肉,只舀了點肉湯,要淋在張春桃的面上。

張春桃忙端著碗避開了,只道:「我腸胃弱,吃不得這大葷,你吃吧。」

孟氏和賀娟倒是也沒懷疑,看張春桃瘦弱的模樣,就知道以前日子過得苦,肯定沒吃過什麼好的。

這沒沾過油水的腸胃,若是突然沾了大油葷,那就遭罪了不說,還要被人嘲笑說這人享不得福,沒有吃肉的命之類的。

賀岩本來拿着勺子的手停頓了一下,收回來淋在了自己的碗裏,那麵條被井水沁得冰涼,肉湯也放了一會了,淋上去雖然不至於立刻那肉油就凍上,可因為這麵條撈上來還帶着水,合著那肉湯,看着就難受。

賀岩倒是不挑剔,淋了一勺子肉湯,隨便攪拌了一下,也就大口吃起來。

張春桃同情的看了賀岩一眼,天天吃這樣的飯菜,還能活這麼大,也實屬奇迹了。

張春桃不敢吃那土豆條炒雞蛋,也不敢沾那肉片臊子湯,只勉強吃了幾口空心菜和絲瓜,將那半碗麵條硬是給配着吞下去了。

賀岩也沒沾那大肥肉,只見張春桃不吃了,也就隨便弄了點空心菜,又加上那土豆條炒雞蛋,吃了兩碗麵條也就放了筷子。

畢竟早上才吃了滋味十足的燜面,就算他再不挑食,自己的腸胃也抗議啊。

孟氏和賀娟就著那臊子和雞蛋倒是吃了兩碗,那臊子還剩下一點湯,也捨不得倒掉,將中午沒吃完的剩菜,一併都合在了一起,拿個大碗裝着,那架勢是要留着晚上吃。

這在鄉下也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只是一般人家人口多,只有吃不夠的,從來沒有剩下的。

往日裏有賀岩在,基本都能解決,今日倒是難得。p重生之農門小辣椒最 對於金繪喬的冷嘲熱諷,秦雲笙的臉色依然不動如山,未有任何的波動變化。

他的視線落在吳瓷微的身上,滿腔的柔情傾瀉而出,「我想金小姐搞錯了,我的夫人就在這裡。」

見他死不認賬,金繪喬氣惱的翻了一個白眼懶得繼續跟他辯駁。

到這個時候了還死不承認,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紀洲察覺氣氛有些凝結尷尬,笑著開始打圓場,「呵呵呵……秦先生有什麼事嗎?」

見他提起正事,秦雲笙蹲下身伸出手緊緊地握著吳瓷微的手,不停的用驅散對方手上的冰涼,努力的想溫暖她,但還是徒勞無功。

「顏小姐,我想求你救救我的夫人,只要你能救好她,我立馬將全部身家全部奉上,這輩子都願意為您鞠躬盡瘁,當牛做馬!」

他的聲音鏗鏘有力,擲地有聲,滿腔的溫柔刺痛了林挽的雙眼,難受的心在抽搐滴血。

秦楷羞愧難當,「林阿姨……對不起。」

他能感受得到林阿姨的心情很不平靜,渾身的氣息悲傷又憤怒,怨念之氣橫生。

林挽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大人的事不需要你一個小孩子來道歉。」

她知道秦楷身份的第一時間確實連帶這個孩子也怨恨過,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很快冷靜下來。

大人犯的錯不用小孩子來承擔責任,若把怨氣都撒在他的身上,那他何嘗無辜。

「顏小姐……」

秦雲笙低下文人的傲骨脊樑,眼中甚至泛起哀求。

見狀,顏知許找了一張椅子坐下,右腿搭著左腿翹起二郎腿。

她的右手拄著下巴,「秦先生,我不缺錢你的身家還是免了,另外我也沒有讓人給我當牛做馬的愛好。」

聽到她的話原本還滿腔信心的秦雲笙被一盆冷水潑下,渾身冰涼,如墜冰窖。

顏知許坐了幾分鐘從位置上起身,踱步走到吳瓷微的面前。

伸出手扣住對方的手腕,一把將長袖子擼起到中臂的位置。

「我……我……」

吳瓷微努力遮掩但手臂上的斑點還是被大家收入眼中。

手臂蒼白無血色,慘白的顏色完全不像活人的,那些屍斑密密麻麻,肌膚甚至有些腐爛的跡象,令人密集恐懼症都要發作了。

「……」

紀洲和金繪喬胃裡一陣翻江倒海,忍不住捂嘴乾嘔,恨不得將剛剛吃下去的小龍蝦給吐出來。

這也太他娘的陰森恐怖了,很挑戰人的心臟承受能力啊。

顏知許挑眉,「我救不了。」

「這種情況是無可避免的,任何玄門中人來了也沒用。」

「借屍還魂需要魂體跟那具已經死亡的身體高度契合,相似度達到百分百。」

「這種契合度十幾億人中可能也只會出現一例,很顯然令夫人不是那個特例。」

「令夫人的借屍還魂是人力而為的,原身被強行擠出身體,種種做法都有違天理。」

「如果再不從這具身體里出來,屍體腐爛的速度加快,最終令夫人吳瓷微的魂體會灰飛煙滅,而林挽失去肉身,這些罪孽因果都會落在秦先生你的身上。」

……

顏知許的語調沒任何溫度。

秦雲笙心裡掀起一陣驚濤駭浪,她竟然知道事情的全部真相。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傅淼照例送汪致遠到了門口,這時候已經是初夏了,還是有點涼意。

「起風了,你先回去吧,自行車我騎走了,明天我再來。」汪致遠笑着說。

「好,那我回去了。」傅淼擺擺手,直接進了門。

汪致遠目送她進了門,就走了。

傅淼回到家的時候,傅森已經去刷碗了,傅焱正在教傅垚認字。雞同鴨講的,非常搞笑。

「小水,致遠這意思,是想兩家人認識認識?」王淑梅手裏在挑揀酒麴。

「致遠說過,他爸媽好像是對咱家的宅子感興趣。好像是現在這樣的宅子不多了。所以想來看看。」傅淼有點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