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風!」

西門風意念一動,滔天火焰爆發,瞬間將漫天的粉色光芒焚燒,並且在同一時間將卿伊包裹著。

「天焰地火!?」

卿伊眼中閃過一抹異色,神色也終於變得認真起來,與西門風糾纏在一起。

目前為止,一切都在按照計劃行走。

其他兩人也想要趕去支援馮成星,他們都看得出來在楊小柔手上,他恐怕是堅持不了多久。

哪怕他們心裡一萬個不願意,也得要承認楊小柔比他們想象中的要強。

然而,就當他們要出手的時候,陰陽子與唐虎紛紛擋在了他們身前。

「想去哪兒?老實的待在這兒,你們的對手可是我們。」

陰陽子袖袍一揮,一股陰陽之氣席捲而來,虛空中爆發一道黑白光芒,瞬間將兩人包裹著。

「滅世拳!」

唐虎也是奮力轟出一拳,虛空震顫,滅世之威爆發而出,恐怖如斯。

「區區天武九重也敢摻和這場戰鬥,你們南域沒人了么?」

風朝天不屑一笑,區區天武九重,動動手指便能磨滅的存在,竟也敢在放肆。

「風劍朝天!」

風朝天雙手結印之間,一陣颶風席捲而來,隨即竟是變成了一柄柄利刃風劍,彷彿要刺破那道黑白之光,奪取唐虎的性命一般。

他與蘇南風同樣只是也是四品武君,但他們面對的可是在無上葬土號稱九大亡君第二的陰陽亡君。

「呵呵,無知的傢伙!」

「翻手陰陽!」

陰陽子翻雲覆手之間,陰陽顛倒,竟是將唐虎那一拳的威力放大了無數倍,一道巨大的拳影也在虛空浮現而出,直接將那兩人的攻擊粉碎。

這個戰術也是江塵安排而出,掌握陰陽之術的陰陽子與唐虎的滅世之力相輔相成,可以爆發幾何倍數的力量。

當然,這也可以更好地保護唐虎,畢竟對方有四位四品武君,還有一位深不見底的五品武君。

雖說南域這邊陰陽子與楊小柔都是五品武君,但江塵感覺他們都不是紀無敵的對手,另外他們這邊的整體戰力還是偏弱了一點。

此戰,想要取勝還要智取。

聖殿之上,幾人打的不可開交,有人身上已經出現了傷痕,比如那位與楊小柔對戰的馮成星!

「這兩位五品武君是哪家的天驕?怎麼之前好像從未見過?」

「的確沒有見過,管他們是哪家的天驕,此次論道有這兩人在怕是穩了,也難怪聖皇會以天運石為賭注!」

「哈哈哈,被東域壓了這麼多年,今朝終於要揚眉吐氣了么?」

南域之人在見識到陰陽子和楊小柔的實力之後均是神色震撼,將希望寄托在這兩人身上。

聖都外通過陰陽鏡看到戰況的百姓們也是齊聲歡呼,震耳欲聾的吶喊聲甚至透過城牆傳到了聖殿內。

此刻,南域歡慶,眾生亢奮!

聖殿之上,唯有江塵和紀無敵還沒有出手,不……準確的說是江塵已經在出手了,只是沒人可以察覺。

早在見到紀無敵的時候江塵便開始凝聚厄運符打入紀無敵的體內,以免為之後的戰鬥博取更大的勝利。

從一開始,江塵的目標便是紀無敵。

紀無敵也是眯著眼睛開始打量江塵,這也是他第一次認真的打量江塵。

當然,他依然沒有出手的打算,哪怕馮成星已經負傷,這讓人不知道他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南域江塵?一品武君到現在還不出手,看樣子你是這次論道的隊長?」

紀無敵似笑非笑的看著江塵說道。

他覺得這次是東江行看走眼了,雖然江塵只是一品武君,但不知為何竟是讓他生起了一絲戰意,要知道能讓他有戰意的人可不多。

但如今,江塵算是一個,不過因為江塵只是一品武君,他暫時還沒有動手的打算。

「正是在下。」

江塵微微一笑,他都是樂意跟紀無敵拖延時間,如此才能將他的氣運變得更低。

「你或許此時應該出手,早點解決他們不好么?」

紀無敵掃了一眼戰場,神色淡然道。

彷彿那些人都不是他的隊友,他們的傷亡也與他毫無瓜葛。

聞言,江塵瞬間知道了紀無敵的打算,撇嘴道:「原來……你是想要一人獨戰南域眾天驕?」

這一刻,江塵總算是明白了紀無敵的目的,不管最終結果如何他都打算以一人之力對抗江塵他們一行人。

如此,便可在南域士氣最旺的時候將他們一網打盡,正所謂殺人誅心。

「想法倒是很好,只是可惜你註定要失敗。」

江塵搖了搖頭,不得不說,這紀無敵還真是驕傲到極致的人。

但也正是如此也讓江塵輕鬆了不少,至少不用想辦法對付他們聯手了,只需要將東域其他人解決,然後他們再聯手對付紀無敵便好。

如此……倒是變得簡單了起來。

「聽聞……你與張汐有婚約在身?」

忽然,紀無敵好像想起了什麼,輕輕開口問道。

「與你何關?」

江塵皺起了眉頭,他不喜歡紀無敵的眼神。

紀無敵笑了笑,莫名其妙的說道:「如此甚好,你說……若是我殺了你,她會如何?」

說這話的時候,紀無敵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還是那副慵懶的模樣,彷彿對他而言斬殺江塵只是抬手般簡單的事情。

「你這裡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江塵指了指腦子,滿臉疑惑的看著紀無敵,這傢伙指定是有什麼大病,這神奇的腦迴路讓他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怎麼突然就扯到了張汐身上?還有……這跟要殺他又有什麼關係?

。倪院士介紹他的《聯海微電子設計中心》計劃第一步是建成一個專用晶片ASIC開發設計中心,開發重點是高性能介面晶片,多媒體用晶片,全定製VLIC專用晶片,使新項目在晶片設計領域達到世界先進水平,並帶動國內IC產業發展。終極目標是要PK全球最強的Wintel聯盟……

「倪院士,我很支持您

《重歸新加坡1995》第360章收購十三廠與新造芯計劃(求訂閱給動力) 「老爺,奴才去挖了他們的眼珠子。」

富安察覺到姬無辰的不悅,連忙湊近了小聲道。

「別鬧。」

姬無辰連忙制止。

他知道,富安這傢伙凶戾到了骨子裏,雖然現在他是帶着諂媚笑容說的,可只要自己點頭,他就會去做。

也正是這種殘暴,讓他得了京城惡犬的稱謂。

「在李太師的壽宴上鬧事,不想活了是吧?」

姬無辰小聲呵斥了一句。

富安媚笑道:「老爺教訓得是。」

走進大廳,三人才發現,座次近乎坐滿,只有自己沒來了。

坐在最中間的,是一個貌美如花的龍袍女子,除了天授女帝南宮景,還能有誰?

「天策大將軍倒是來得準時。」

見了姬無辰,女帝眼中閃過一縷異樣光芒,笑着道。

姬無辰拱手,有些尷尬:「路上有點事耽擱了,抱歉抱歉。」

奶奶的,一個個怎麼來這麼早,這多尷尬。

南宮景笑笑。

「將軍快入座吧。」

李中蓮排的位置很講究,按照身份高低,文武職位分開而坐。

姬無辰一眼望去,只見着還剩一個位次,於是便坐了過去。

王勇就在他身側。

落座后,他低聲對王勇打了個招呼。

「勇叔。」

王勇微不可查的點點頭,繼續保持閉目養神的姿態。

他身份地位可不比李中蓮低,沒必要和其他人一樣上前討好賣弄。

更何況,武將和文臣本身就不大對付。

李中蓮坐在南宮景身旁不遠處位置,比後者要略微低了幾分。

這番禮數,誰也不能挑出毛病。

老頭舉起酒杯,看着滿堂賓客,笑道:

「老夫李中蓮,感謝各位厚愛,我敬各位一杯。」

說着,他將杯中酒水一飲而盡。

滿堂賓客頓感受寵若驚。

這一杯酒,也算是拉開了宴會的序幕。

群客紛紛起身,笑容滿面,斟滿酒水,昂頭飲盡。

就連女帝,也粉面含笑,淺淺呡了一口。

「禮部侍郎崔耐,祝賀太師大人一百九十大壽,奉上鑲金玉如意一對,祝太師壽比南山!」

賓客之中,末座一個中年男子紅光滿面,起身揮手,立即有身後一位僕人拿出禮品,恭敬的交給太師府的人。

按照天朝規矩,飲了酒,便到了獻禮的環節。

在天朝,獻禮無需貴重,但必須要有,這是一種習俗,也是一種尊重。

獻的禮物越貴重,也代表客人身份越高。

而且,這獻禮可不是誰都有資格,至少,得是入了這接客大廳中的顯貴才可以。

李中蓮含笑點頭,表示感謝。

續崔耐之後,不斷有人起身獻禮,所獻出東西在真正顯貴眼中不算貴重,但放在平民之中,無疑也是傳家寶之類的珍品。

姬無辰安然坐着,看着獻禮的人此起彼伏,偶爾有特別珍奇有趣的東西,激起賓客的討論。

文臣送的東西和武將送的東西又有區別,可以明顯看出,武職送的禮物,大多有些敷衍,都是金銀之類的俗物。

而文臣,更喜歡送玉、送棋、送字畫,顯然是精心挑選過的結果。

「晚輩葉凌雲,恭賀太師一百九十大壽,小子不才,送上親手所提字一副。」

眾人獻禮過後,位置處於前排的一個年輕人飲盡杯中佳釀,傲然一笑,站起身一鞠到底。

「這人是誰?」

姬無辰看着有些面生,居然不認識這個年輕人。

但,他要是無名之輩,怎可能坐在如此前列?

葉凌雲面容俊秀,氣質傲然而灑脫,衣着華貴,白衣勝雪,有幾分濁世翩翩公子的味道。

王勇瞟了他一眼,淡淡道:「新科狀元,浩然書院的人,還沒有官職。」

姬無辰恍然大悟。

難怪,一襲布衣,也能位居高座。

李中蓮笑眯眯地看着他。

「久聞凌雲賢侄琴字雙絕,市面上更是一字千金難求,今日,老夫可要長長見識了。」

當朝太師如此姿態,要是換作一般人,怕不是得誠惶誠恐,但葉凌雲只是淡然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