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是立國之本,是開民智最有效的途徑,不管怎麼說,帝國學校要儘快招生,

向全天下招生。根據不同情況,可分班級,按識字多少來分班。另外,

地方上的學校禮部也要加緊,這關係到帝國復興、崛起的重大事,不能兒戲。」

胡亥道。

「陛下,能否緩一步再在郡、縣上興建學校,等帝國學校開學后再進行。

那樣的話,各大家族、土豪劣紳反對不會很強烈。一旦大規模興建學校,

會讓帝國與那些大家族、土豪劣紳對抗起來,不利於國家穩定,請陛下三思。」

蕭何道。

三思個屁!

帝國在村級興建組織機構,就與那些大家族、土豪劣紳走向對立面了。

不趁國家動蕩之機,徹底解決問題,要什麼時候出手啊!

「蕭大人,你覺得帝國與那些大家族、土豪劣紳有機會緩解嗎?村級組織興建,

就徹底鬧翻了。現在國家混亂,那些人暫時不敢蠱惑人心,擔心遭到秦軍鎮壓。

一旦平判結束,那些大家族、土豪劣紳會任人宰割嗎?別把那些人想得太好,

我們興建學校,讓百姓孩子免費上學,瓜分了大家族、土豪劣紳的利益。

那原本屬於有錢人、大家族、土豪劣紳享受的專項待遇,被寒門士子搶了。

那些人會願意嗎?不論什麼時候興建,他們都會極力阻擋,這一點是肯定的。

以其這樣,朕就趁此機會,大力發展教育,在各地興建各種學校,徹底讓百姓家的孩子走進學校讀書。」

胡亥道。

「陛下,正是帝國四處混亂,微臣才建議暫緩,否則,會把那些人推到叛軍一邊。」

蕭何道。

「蕭大人,一個國家的強大不是靠那些大家族、土豪劣紳,是靠千千萬萬百姓。

沒百姓,他們一事無成,百姓才是根本。朕就是要提高百姓文化素質,

讓百姓有想法、有思想,不會輕易被他人奴役,這才能讓帝國強大起來。

百姓有想法,有思想,覺得帝國政策不對頭,可以向朝廷提出來。要是朝廷不修正,

發生大規模造反,不能怪誰,只能怪帝國上位者不了解國情。帝國需要越來越多有思想、

有想法的人,不需要奴役的奴才。」

胡亥道。

不要老想着奴役百姓、欺騙百姓,那是封建王朝思想,是封建帝王的想法。

胡亥一個穿越者,怎麼可能會受其左右、束縛。

開啟民智是中原民族復興、崛起的重要環節。

十年植樹,百年樹人。

這是一個長期的任務,任重而道遠。

「好了,這個問題也可以結了。朕不管那麼多,帝國學校必須在三個月內開學。

困難嗎?你們自己去克服,別老想着找朕,朕不會管,也管不了。」

胡亥道。

「遵旨!」

禮部官吏紛紛開口道。

「下一個議題是重新修建各種法律問題,這個非常重要,具體由狄仁傑負責。

有什麼事,大家可以說出來,大家議一下,怎麼修訂,需要增補什麼條款等。」

胡亥道。

。當然這是大部分主修鍊丹知識同學的心聲,而大部分戰鬥系同學卻不以為然。

他們常年在外歷練,每每也是尋找強大的異獸進行自我挑戰。

或者獨自上山中尋找秘境歷險,但也總能受到異獸的攻擊。

在那些時刻跟異獸的關係就是你死是我活的關係,如今只是提前取了異……

《丹道至聖》第五百一十六章心理建設林妙妙已經哭的泣不成聲,根本沒聽見他說什麼。

延河咽了咽吐沫,撿起刀子,重新朝我走來。

他認為我是先天心位畸形,想把口子剌大一點,再找一找我的心臟。

林妙妙見狀,不管不顧的沖了上來,一頭將他撞開。

然後毫不猶豫的咬破了自己的手……

《屍家禁地》第177章詭王果然不出陳墨所料,不到一個時辰,他就感知到了朱明月鬼鬼祟祟的的跟在後面。

「公子,等一下,人家的手帕落在公子這了,這是我娘送我的禮物,才不是捨不得公子呢」

「哎呀,可能是剛剛和公子告別時,不小心掉到公子身上了,人家不能沒有那塊手帕……公子你讓人家找一找嘛!」

陳墨盯

《詭異復甦:我成了最後一個鎮守使》第一百二十章:路痴百分百會帶錯路 北原蒼介的豪宅,大廳,私人影院。

宮崎駿和北野蘭早已等候多時,和他們一起坐在沙發上的還有一個神態拘謹,穿着寬鬆牛仔服和長褲的漂亮女孩,她雙手不斷摩挲着衣角,微微低頭,不敢看宮崎駿和北野蘭。

三人不知道在聊什麼,有一搭沒一搭,宮崎駿的興緻最高,北野蘭附和著這位大師,而漂亮女孩則是偶爾插話,顯得略微有點格格不入。

北原蒼介帶着伊藤萬理華走來,北野蘭和宮崎駿連忙起身鞠躬,沙發上的漂亮女孩這才「啊」了一聲,慢了一拍,慌亂起身,不斷鞠躬道歉。

「浦池桑,歡迎你。」北原蒼介倒是笑得很大方,揮手示意她不用太緊張,又和北野蘭、宮崎駿打了個招呼,帶着伊藤萬理華也坐到了沙發上。

北野蘭像女主人般開始為他們倒茶端點心,她和北原蒼介之間的曖昧關係,宮崎駿這樣的人精自然一眼就看出來,笑而不語,也不敢真讓大老闆的女人服侍自己。

「好久不見,宮崎老師,電影帶來了么?」北原蒼介對這位動畫大師還是無比佩服的,上一次《魔女宅急便》的成功,也讓吉卜力工作室一炮走紅,他在業務上並不限制工作室自己接單,還強烈要求宮崎駿擔任北原動畫的董事。

對於這位昔日還只是系長的銀行家的知遇之恩,宮崎駿也是感激不盡,他笑着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為他們播放了新製作的動畫電影大片——《歲月的童話》。

宮崎駿本來就有類似的構思,恰逢泡沫經濟破裂,就按照北原蒼介的意思將大背景修改了下,又將故事地點放在了京都市。

雙雙從東京回到家鄉的男女主,他們是青梅竹馬,但離開老家后便再無聯繫,此時見面,成為了鄉下的鄰居,男主是一名高科技會社的職員,女主則是寺廟裏的巫女。

故事以愛情線為主,事業線為輔,美輪美奐的畫面展現了京都市的古典美,而其中夾雜的科技美感也交織在裏面,令人驚嘆。

可以說《歲月的童話》整個劇本因為北原蒼介的過多干涉而早已和原來的那部大相徑庭,被改得面目全非,對此北原蒼介心裏也非常忐忑,萬一票房撲街,那就尷尬了。

畢竟這部動畫在1991年時是日本本土最賣座的電影,斬獲了18.7億円的票房,凈利潤高達12億円。

這次有北原動畫的全力支持,經費上毫無問題,成本提升到了10億円,堪稱鴻篇巨製,在這個年代,每一幀動畫都能拿來當做壁紙收藏。

「晴天,陰天,雨天,你最喜歡哪個天氣呢?」

金井美樹清麗的嗓音一響起,北原蒼介就感覺到這部電影會成功!

果然用錢砸下去的大製作,有宮崎駿這樣的大師坐鎮,不會差!

看完動畫電影后,三個女人都陷入了對京都那種恬靜生活的嚮往。

泡沫經濟的破裂帶來的影響確實已經從方方面面滲透到了人們的生活中,尤其是從高處一下子墜落的伊藤萬理華,心中感慨最多,同樣為生活和理想不斷努力奔波的蒲池幸子也是唏噓不已。

她原以為加入到新會社能有機會實現自己的音樂理想,忍着不適感當了半年多的清涼寫真模特,非但沒有得到一次演唱機會,還要被領導暗示潛規則……

差點就準備放棄心中理想的她多虧了北原蒼介的援助才順利走了下來,在北野蘭的建議下,毫不猶豫地跳槽到了北原娛樂,成為北原娛樂第一個簽約的藝人。

「各位覺得如何?」宮崎駿滿臉期待地詢問道。

「非常棒!動畫里描繪的京都生活太令人嚮往了!」北野蘭立即回答道,「我覺得電影一定能大賣。」

「還有男女主的愛情,也好感人吶。」伊藤萬理華點點頭。

只有蒲池幸子有點沉默,北原蒼介看向她,低聲問道:「浦池桑有什麼感想么?」

「誒、誒我?」蒲池幸子抬頭看他,清澈的雙眸里映照出北原蒼介英俊的外表,她的臉頰微微泛紅,隨後點頭,「很、很好看吶,就是……」

「就是?」北原蒼介笑着看她,「請直說吧,沒有關係。」

「我覺得主題曲,不是很好聽呢。」蒲池幸子縮了縮頭,覺得這樣表述很不好,又連忙擺手說道,「不不不,我的意思,就是和這個動畫不是很相配,啊,我是亂說,宮崎大師,北原行長請不要介意!」

這正是北原蒼介想要的!

宮崎駿並沒有覺得她的話冒犯了自己的作品,反而微微點頭,附和道:「其實我也考慮過主題曲的問題,但我們現有的資源,這已經是我能邀請音樂人製作出的最好曲子了,其他曲子更加差。」

北原娛樂畢竟才起步,尤其是在樂壇和影視界,知名度很低,就算願意出大價錢,很多知名音樂人也不願意理會他們。

幾人陷入了沉默中。

剛才的興奮勁一下子過去了。

蒲池幸子縮著頭偷瞄北原蒼介,想着自己是不是得罪了這個大老闆。

沒料到剛遞過去眼神,就看到了北原蒼介少年般璀璨的笑容。

「如果讓理華醬和浦池桑一起製作一個新的主題曲,可以么?」北原蒼介看向兩人,「理華醬之前在維也納學習音樂,是日本最出色的年輕鋼琴家,在音樂上的造詣很高,而浦池桑的音樂才華毋庸置疑,兩人合作的話,應該能碰撞出令人驚艷的火花吧?」

「誒?我們一起?」兩人看向北原蒼介,又對視了一番。

這個提議石破天驚,但似乎又不是那麼不切實際。

這還是大老闆的建議,在場的其他人當然點頭表示贊同,不過電影的發行時間已經確定,突然更換主題曲壓力會極大。

蒲池幸子咬了咬嘴唇,幾次心理交戰後,還是點頭應承了下來。

能重新在自己喜歡的音樂事業上工作,伊藤萬理華自然不會反對。

兩人一拍即合,為了不浪費時間,北原蒼介乾脆將豪宅的音樂室讓出來她們當做錄音棚和工作室地址,也讓北野蘭幫忙物色下樂隊合作人選。

「樂隊?組建一個樂隊么?」北野蘭被他的新奇想法所震撼。

北原蒼介看了眼蒲池幸子和伊藤萬理華,用力點頭,認真說道:「沒錯,我們要讓浦池桑一炮走紅,固定為她服務的樂隊必不可少,還有藝名的話,也得確認下來。」

「海翼!」北野蘭點頭,「那我就去東京問下。」

「為、為我特意組建的樂隊?」蒲池幸子滿臉詫異,睜大眼睛看北原蒼介。

「是啊,樂隊名字我也想好了,就叫zard!」

7017k 其實第一眼看到玉晴兒和寧榮榮如此熟絡,一副好閨蜜的樣子,雲錚也有些懵,畢竟玉晴兒根本沒和他說過有關寧榮榮的事情。

不過之後雲錚轉念一想,似乎也沒什麼值得奇怪的。

仔細想想,玉晴兒是玉仲白的女兒,寧榮榮的姑姑是寧風倩,而寧風情和玉仲白又是夫妻關係,更是七寶琉璃宗與藍電霸王宗聯合的紐帶,不管是裙帶關係還是利益關係,寧風致都理應要和玉仲白搞好關係,偶爾帶著女兒去走個親戚也是在所難免的事情。

這一來二去,寧榮榮能和玉晴兒相熟,也就理所應當了。

嚴格意義上而言,就連雲錚,都和寧榮榮算是同門呢!

回頭再看看,玉晴兒不和雲錚說寧榮榮的事情也正常,畢竟雲錚又不認識寧榮榮,而且哪個女孩子會動不動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談論自己的閨蜜?

「雲錚!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在藍電霸王宗認識的唯一一個,也是第一個朋友,寧榮榮!」這時候,玉晴兒也拉著寧榮榮來到雲錚面前,熱情的為雲錚介紹道。

「雲錚?」待玉晴兒說完,還不等雲錚做出什麼反應,寧榮榮便先一步皺了皺眉。

寧榮榮一開始還以為雲錚是玉晴兒的弟弟來著。。。

但現在看來,她似乎猜錯了,雲錚並不姓玉。

雲錚沒有注意到寧榮榮神情的微妙變化,只是規規矩矩的打了個招呼:「你好!」

接著,玉晴兒又開始為寧榮榮介紹起雲錚,道:「榮榮,他叫雲錚,是。。。」

玉晴兒說到一般,突然卡住了。

寧榮榮困惑的看了玉晴兒一眼,雲錚也挑了挑眉。

反觀玉晴兒卻是俏臉緋紅,最後定了定神,方才再度開口道:「是我父親的嫡傳弟子,也是我的男朋友!」

這話說完,玉晴兒還主動抱住了雲錚的胳膊,像是在證明自己所言非虛一般。

這還是玉晴兒第一次在別人面前承認和雲錚的關係,比玉晴兒自己想象的還要讓人害羞!

一旁的雲錚也是尷尬的撓了撓臉——看著玉晴兒臉紅羞澀的樣子,連帶著雲錚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但看到這一幕的寧榮榮卻是為之一怔,愣愣的眨了眨眼之後,仔細的打量了雲錚幾眼之後,方才露出了意味深長的笑容,不由分說的將玉晴兒拉到了一邊去,嘻嘻笑道:「晴晴!原來你喜歡這種類型啊!正太養成,你很會玩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