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要陪她,讓我一個人吃午飯?」陸景深很快反應過來。

喬音賠笑:「晚上可以。」

「一言為定。」

男人好對象得到了鼓勵,而且晚上肯定會相當精彩,要動起來。

陸景深掛了電話打電話給寧離,詢問昨晚的事情。

寧離那邊還在睡,昏昏沉沉的那種,接了電話聽完他說:「我不清楚。」

「……」陸景深掛了電話打算自己去查。

寧離也起身坐了起來,看了一下手機陶桃一直沒給他打電話,這丫頭不會尋短見吧?

起身離開,寧離去找陶桃。

喬音等到中午陶桃才醒過來,她擔心把陶桃睡傻了。

醒來后陶桃鎮定自若,而且還出去洗漱了一下,買了避孕藥吃下去,她想起還沒超過二十四小時,肯定是可以的。

回來陶桃給自己打氣,這其實沒什麼,比起在高中就好多男朋友同居的女生,她只是把自己的第一次給丟了,人生還是要繼續,生活也不可能停下。

喬音看著陶桃:「你沒事了?」

「沒事了,我現在可以上班了。」陶桃很認真,畫了淡淡的妝,用來遮住眼睛的紅腫,還給自己買了一件純白的高領蕾絲打底衫,主要目的就是為了把身上那些草莓印記遮擋住。

喬音忽然的發現一件事,陶桃是個很美的女孩。

「其實你想賺錢,進劇組接戲比較好,我看你懂的比我多,學的話會很快。」

「我不喜歡娛樂圈,而且大佬們都會盯上藝人,我和你不一樣,你有寧總……」

提起擰了陶桃擔心更多,「寧總是陸總的朋友,而你也算是陸總的旗下藝人,誰也不敢對你做什麼,我不一樣,何況我也不漂亮。」

「我可以保護你,你很漂亮!」

喬音是真心的。

但陶桃很有自知之明,她只想賺錢買房子,然後過小資的生活,就足夠了。

喬音不強求,人各有志嘛!

「那你去買點午餐,我們吃了,蘇筱要來對戲。」

「好,我這就去。」

陶桃急忙離開去買飯,現在喬音的身份,劇組是不給特別準備的,認為一線藝人是有自己的營養團隊的。

但也可以去取盒飯,但喬音不想吃盒飯。

陶桃出了門去買飯,就在她出去的時候,被人攔下!

。 但是,先天乙木靈體,是天生的葯人。

也就是過,經過先天乙木靈體之人培育的靈藥或者是靈植,比其他的靈植早成熟不說,還會大大的提升靈植本身的力量。

譬如,陪養一株領悟果,會提高領悟果的領悟能力。

這種程度,至少是一倍!

他是對植物天生就擁有親和力的人!

一旦被人發現,絕對會被抓走,然後囚禁起來,讓他儘可能的發揮自己最大的價值!

「所以,你們就一直把翊兒放在身邊,他還沒有拜入過任何宗門?」奚淺嘆了口氣。

他們的愛子之心她理解,如果換作是她,在沒有任何把握的時候,肯定也不會把孩子放出去的。

「是啊,翊兒被困在青雨城二十多年了,是我們做父母的沒本事,耽擱了他!」韓夜雨眼裡露出苦澀。

「師姐,你門也是小心為上,不是你們的錯。」

聖粼翊認真的開口,「爹,娘,我沒覺得在家裡不好,在家裡我學到的東西同樣不少!」

他是先天乙木靈體,只要修練條件夠,他修練的速度不會慢。

這二十多年,爹娘和師祖他們為了他的修練,付出了很多。

他現在不到三十,已經結丹了。

這消息一直沒告訴過別人,不然肯定會有很多人來恭賀。

到時候他的體質就會瞞不住了。

奚淺看這聖粼翊笑了,這孩子的心境不錯。

雖然還小,但特別通透,加上又有一個這樣的體質。

只要順利,不出意外的話,他很快就能擁有自保之力了。

「我還沒送過咱們翊兒什麼禮物,翊兒,這個給你!」奚淺笑了一下,從手鐲里拿了一個玉簡出來,放到聖粼翊的手上。

「師叔,這個是……」

「掩藏你體質的功法,同樣是一部靈決。」

這是爺爺給她見面禮的時候,放在儲物戒指里的。

她整理東西的時候發現的。

等級還不低,聖階高品!

聖欽幾人一眼就看出了功法的珍貴程度。

「淺淺!」

「小師妹!」

夜擎和夜鴻也站起來。

奚淺不在意的笑了一下,「反正放在我手中也沒用,我已經有修練的功法,還不如給我們翊兒,他正好需要,你們不要說話,我不是給你們的。」

韓夜雨眨了眨眼睛,壓下湧上來的感動,「誰要拒絕了,你想多了。」

「師叔,謝謝您」聖粼翊握緊了玉簡,抬頭看奚淺的時候,眼眶都是紅的。

奚淺拍了拍他的肩膀,「嗯,你好好修練,好好保重自己,就是對師叔最大的感謝。」

「師叔放心,我會的!」聖粼翊堅定的點頭。

「師叔信你!」

封瑾修看兩人說完話,放下茶杯,站起來走過去,「翊兒,這個給你!」

他說話的時候,眼裡的流露著淡淡的笑意。

夜擎和夜鴻發現,去了一趟弒神墓之後,封瑾修好像有了很大的變化。

情緒多了一些!

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幾人視線落在他的手上,看到時一枚散發著綠色幽光的珠子。

夜擎瞳孔一縮,「蹭」的一下站起來,「木靈珠?!」

他能認出來,是因為他手裡有水靈珠和火靈珠。

他同時擁有兩顆靈珠,完全是意外家巧合。

一開始他甚至不知道那是兩顆屬性靈珠!

靈珠的珍貴程度,不用說大家也都知道。

所以,聽到夜擎吼出來的話,幾人都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特別是聖粼翊,他更是震驚的回不過神。

木靈珠!

他是先天乙木靈體,有了木靈珠,就是如虎添翼的事情。

並且,木靈珠還能隱藏他的特殊體質!

加上師叔給的功法,這是雙重保險!

「前……瑾修,這禮物太過貴重了,翊兒不能收!」聖欽走了過來,把剛才封瑾修放在聖粼翊手裡的珠子拿給他!

封瑾修避開不接,「這是我給翊兒的見面禮,作為他的師叔,送這個還有點拿不出手,翊兒,以後還有更好的。」

這話不止是其他人,奚淺都嘴角一抽,她白了封瑾修一眼。

你是想嚇死誰?

韓夜雨覺得心臟有點受不住,她扶額,「雖然這個禮物對翊兒來說特別重要,但是……」

「你們拒絕是不承認我?」封瑾修淡淡的反問。

韓夜雨愣了一下,突然沒反應過來他說的什麼意思。

奚淺的嘴角抽搐得更厲害!

夜擎和聖欽反應過來,突然覺得有些哭笑不得。

「既然不是那就手收下,再者,我這是給翊兒的,你們拒絕不算!」封瑾修從聖欽的手裡,把木靈珠拿過來,放到聖粼翊的手上。

「……」

夜擎和夜鴻對視一眼,封瑾修什麼時候說過這麼長的一段話。

而且,說話的語氣和方式和以前都有些不同。

說是換了一個人也不準確!

他們的疑惑沒說出來,但奚淺和封瑾修心裡都清楚。

只是這件事不好解釋。

就這樣吧,順其自然!

聖粼翊握了握手裡的木靈珠,按住心裡的激動和感動,定定的看著封瑾修和奚淺。

「謝謝封師叔!」

「嗯。」

見兒子收下了,韓夜雨和聖欽對視一眼,苦笑。

「翊兒的體質問題暫時解決了,那你們想送他去哪一個宗門?」奚淺把話題轉開。

韓夜雨和聖欽認真的思索起來。

「爹娘,師叔,我在青雨城也挺好的。」

「翊兒,宗門有宗門的好處,知道為什麼很多大家族都要把弟子送到宗門裡嗎?因為只有宗門,才能學習到更多,更全面的東西!」奚淺語重心長的說道。

聖粼翊聞言,皺眉思索了一會兒,然後點頭。

「師叔,您說的不錯,是我差了。」

聖欽眉頭微皺,「如今靈界的宗門招收弟子的時間已過,再者,即使有,翊兒也錯過了。」

靈界招收弟子分為兩批!

第一批,是五歲到十五歲,還沒修鍊過的孩童!

第二批,就是化神立道之後!

第一批翊兒已經錯過了,第二批至少還要等百年!

「師兄,只要你們有心儀的地方,其他的交給我。」奚淺輕輕的笑了一下。

聖欽無奈,就是因為知道淺淺的能耐和背後的勢力,他們才不想麻煩她。

。 聽到葉秋的提醒后,大家都屏住了呼吸,全神戒備。

「呼——」

陰風呼嘯,給夜晚增添了幾分詭異的氣息。

時間在等待中悄然過去。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五分鐘!

五分鐘過去了,還沒有看到挖墳的人,傅炎傑扭頭看了一眼葉秋,欲言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