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嘶嘶……」此刻葉雲以自己武魂上的先天魂力,把那些念頭上面的魔氣都給抹除了,隨即他目光看著自己手掌心當中,那一顆顆的念頭上面,浮現的一雙雙眼睛,它們眼裡有驚恐,震驚,絕望與怨毒等等情緒在閃爍,也在看著自己,非常有意思。

那是他一雙眼睛,對著人家幾百雙眼睛的即視感。膽小的人,會第一時間嚇的心臟急停。

「每一個念頭就是一絲的靈魂,靈魂就是每一個念頭,真是有意思啊……」這會兒,葉雲輕笑的說道,手掌好像空間無限大一樣,在把wan著這些念頭,眼裡非常有興趣的打量著它們,好像是一個頑童,看到了好玩的玩具一般。。

頓時是讓念頭的靈魂,一陣心驚膽戰,讓它都要崩潰了,難道這是一個變態的傢伙嗎?

念頭就是靈魂,靈魂也是念頭,這是當然的事情,這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事,有病啊這個人。

不過在念頭的意志近乎崩潰之餘,他也是百般費解,眼前這個人,到底是誰,這天下間既然有如此年輕的五六次雷劫鬼仙,哪怕是上古聖皇轉世,也絕對不可能在這麼年輕的時候,就有這等修為吧,簡直是可怖可畏啊。

雖然道術不需要一步步的苦練,但沒有幾十年,上百年的底蘊,也不足以讓人渡過五次六次雷劫的吧。

所以這個少年鬼仙,他是哪個門派的,或者說,是哪一個聖皇的傳人?

「等等,他不會是哪一個老怪物轉世吧。」突然,在那幾百顆念頭,它們絕望之餘,也是駭然萬分的看著葉人王。

「咻……」這時,葉雲目光如電的掃過了四周一眼,把黑暗當中隱藏的人盡收眼底,讓那些人瞬間一個個頭皮發麻,喉干舌.燥的。但好在,葉雲並沒有理會他們,隨即他身影一閃,就離開了原地。

這讓黑暗當中,那些隱藏的人,大家都是心裡狠狠的鬆了一口氣,然額頭依舊在冒著冷汗著,後背都shi了,繼而他們一個個心悸不已,毫不猶豫的轉身離開了人王閣的區域,不敢停留。不然真會死人的。

當然了,他們也要回去,把剛才的事情彙報上去,讓上面的人定奪。

就這樣,眨眼間人王閣十里方圓內的人,都離開了。

「怦,天乾物燥,小心火燭。」片刻,只有一個打更的人,不會兒他走過人王閣所在的這一條街道,響起了他高呼的聲音,再是身影消失在街道的盡頭。

「啊啊,饒命……」而另一邊,武魂並沒有第一時間回歸ròu身,卻是來了到書房中,然後他一股堅韌與強大的武道意識呼嘯而出,當場把那幾百顆念頭當中,屬於那一個黑影人的靈魂意識給抹殺了,響起對方臨死前的慘叫聲,不絕於耳,最後只留下了幾百顆單純的鬼仙念頭,被葉雲大手一揮,就像一連串黑珍珠般,飄浮在眼前。

旋即他的雙眼,一抹金光閃爍,開始瀏覽起這些念頭當中,關於那一位大周三太子的畢生記憶。

要知道,這鬼仙的念頭可都是好東西啊,因為它裡面不但有這個人的全部記憶,更有對方的修鍊心得,還有武道與道術傳承。等於是一張手機內存卡了,知識儲存量驚人。而且把念頭吞噬后,好處也是多多的。

像現在這樣,葉雲就等於在掠奪了周三太子的一切,在觀看著人家一生的記憶。

是的。

不看則已,一看就讓葉雲驚訝了。原來今晚過來的人,大家是老熟人了。他不久前就見過對方。

沒想到對方就是當年與洪玄機在戰場上大戰,最後差點被洪玄機殺死的那一位大周王朝,末代太子。

話說:當年那一戰,距離現在已經十九年了,是指陽神世界的時間來算。等於說,當年葉雲強行奪舍洪玄機的一半本源,再回歸洪荒天地,然後半個月前他第二次降臨陽神世界,這當中於洪荒天地的時間來算,才過去十幾天罷了。

洪荒一天,陽神世界一年,這是之前提到過的問題。

現在葉雲通過大周第三太子的念頭記憶可以知道。像當年那一戰,是大乾朝剛剛建立十幾年時間,它從一個小軍閥,一步步擴張,最後在葉雲第一次降臨陽神世界的戰場時,它是大周朝與大乾朝發生的一次大決戰。

同時在另一個層面上,當時夢神機追殺大周太祖,同樣大乾太祖,也是在追殺大周末帝,結果是大周末帝隕落,大乾太祖重傷不治。最終大乾的軍隊,於十九年前的七月中旬,打進了現在的玉京城,終結了幾百年國運的大周王朝。

自然了,一個王朝敗亡,成王敗寇。像當年大周朝的貴族與皇室,肯定是被大乾朝一網打盡,男人殺光,女人被瓜分,或者發配為軍妓。

而當年在戰場上洪玄機差一點,就要斬殺了周三太子時,突然被葉雲入侵奪舍,出現了驚變。當時於剎那間,周三太子也是趁機攜帶著自己幾顆殘破的念頭逃離。後來他也是不知道逃了多遠,感覺要支持不住的時候,在一個山洞中,得到了一顆魔種,所以那時他不甘心死亡,就不顧一切的融合了那一顆魔種。

最終他再是用了十幾年的時間,不但修為全部恢復了,更是度過了第二次與第三次雷劫,成為一位三次雷劫的鬼仙強者。

只是他付出的代價就是,從此不再是人了,而是轉變成了一個天魔,還被恐怖神王冥冥之中的控制與影響著。

至於這一次,周三太子會闖入玉京城這麼危險的地方來暗殺葉雲,就是他想要得到葉雲手中,那一枚道之神文,希望參悟它,或者融合它,解決自己身上的隱患,再是藉助它的力量,最終度過第四次,第五次雷劫,也不是沒有機會。

介時他才更有機會報仇與擺脫恐怖神王的控制。要知道,他的仇人與敵人,都是當今世上最強大的那一些人,夢神機,恐怖神王,還有大乾皇室,一個比一個可怕,強的讓人絕望啊,所以只要能夠增加自己的實力,他哪怕是下刀山入火海,去地獄都要闖一闖的。

…… 那一抹劃破黑暗的光,朝着大媽夏洛特·玲玲而去,瞬息之間,就來到了大媽的面前。

「媽媽!」

佩羅斯佩羅驚呼,畢竟這一劍,實在是來得太過突然,突然到連佩羅斯佩羅這種說不上弱的人,也才堪堪反應過來。

而陷入暴怒之中的大媽,似乎沒有聽到佩羅斯佩羅的驚呼,也沒有躲開短刃白牙的攻擊,白牙直接刺中了她的額頭。

「鐺~」

但,白牙被大媽那比鋼鐵還要更加劍刃的皮膚直接彈開,斯凱勒一眯眼,並沒有收回白牙,畢竟,在這種級別的戰鬥之中,白牙能發揮的作用極為的有限。

「我要你!將靈魂留在這裏!為我贖罪!」

大媽嘶吼著,左手上突然出現了一抹不怎麼明顯的光團,對於大媽能力極為了解的佩羅斯佩羅,一眼就看了出來,這是被抽取的靈魂。

看這成色,至少也是常人的五十年壽命。

靈魂光團似乎凝聚成一個球體,她右手的拿破崙,刀身之上竟是張開一張嘴,不是破了一個缺口,而是,直接露出了一個嘴巴。

大媽直接將靈魂光團塞入拿破崙的口中,一瞬之間,原本刀上不怎麼強勢的劍勢瞬間爆發,如果是剛剛是拿破崙的劍勢和普羅米修斯的火焰相輔相成。

那麼這一刻,就是拿破崙的劍勢,主動牽引著普羅米修斯的火焰了。

「皇帝劍·破破刃!」

似乎是拿破崙在對普羅米修斯和宙斯下令一般,普羅米修斯催發着更為熾熱的火焰,被拿破崙牽引。

雷雲宙斯則是托著大媽,朝着斯凱勒的方向快速飛去,途中,還不斷用雷霆封鎖斯凱勒有可能的走位,雖然,斯凱勒並沒有逃就是了。

只是看着周圍不斷閃動的雷霆,斯凱勒挪動了一步,隨後,一腳將卡塔庫栗踢飛。

此時,巨大的纏繞着火焰、武裝色霸氣、霸王色霸氣的斬擊也已經朝着斯凱勒迎頭落下,斯凱勒此時神色也是極為的凝重。

這一次,可沒有那麼好應對了,哪怕是萬物呼吸之中察覺到的最為軟弱的那一個點,也是強盛到駭人,斯凱勒完全做不到輕巧的破開。

「疾刃之影!」

明明是攻擊的劍招,但是在斯凱勒此時手中,卻是變成了防守的劍招,她雙刀揮動,在空中留下兩道凝兒不散的斬擊。

大媽的皇帝劍斬擊落下,一點點消磨著斯凱勒的斬擊,雖然從質上面,大媽這一次的斬擊仍舊不如斯凱勒。

但是也追近了一些,而且,而且斬擊的量,恐怕比起上一次恐怖十倍不止。

火焰和粉色煙霧彌散,為斯凱勒爭取著時間,她萬物呼吸不斷感知著,她能感覺得到,大媽最為軟弱的地方,還在不斷的衰弱。

但是,就目前的情況,還不是斯凱勒能夠隨意接下的,而且,萬物的呼吸是隨時都在變化的,如今大媽最為軟弱之處還在衰弱。

但連斯凱勒都不敢確定,下一瞬,這個軟弱之處到底還存不存在,因此,抓不抓住這一次機會?!

是賭大媽還是露出破綻,還是…賣傷換取短暫的均衡?斯凱勒在不斷抉擇,自己的斬擊,也在不斷消磨著,一瞬之間,博弈萬千。

「幹了!」

斯凱勒果斷揮刀,她不想再等下去了,斯凱勒雙刀斬出,朝着大媽手持拿破崙的劍格之處斬去。

「鐺~咔咔~」

兩人刀鋒,此時居然竟如了勢均力敵的角力狀態,這讓會場之內,還在觀察這一次戰鬥的人,無不露出驚駭之色,居然能有人可以和大媽角力?!

別的不說,就單單說兩人那恐怖的體型差距,也無法令人想像到這種勢均力敵般的角力吧?

畢竟,八米八的大媽夏洛特·玲玲,和不到兩米的斯凱勒,怎麼看也不是同一個量級的吧?!

好吧,就算大媽、白鬍子這種人類之中特別高的存在,人類之中也應該有力量特別突出的存在,這沒有問題,但是…你好歹開起來也壯碩一點吧?!

比如卡普那種,一身爆炸肌肉,看起來至少還有些說服力,但是你斯凱勒也太纖細了吧?從頭到腳加起來,恐怕都沒有卡塔庫栗一條腿壯吧?

更何況如今你應對的,可是比卡塔庫栗要強大不知道多少的大媽啊!

眾人在驚呼,但是暴怒的大媽臉上,卻是出現一絲氣急敗壞,因為,她使不上力量!

從五歲之後,夏洛特·玲玲就沒有遇到過這種情況,這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讓大媽極為的急躁,只是狠狠的下壓自己的身體。

但是斯凱勒選擇的角力位置,她的發力方式,恰好讓兩人處於一種平衡之中。

當然,這個平衡,也是有前提條件的,那就是,至少是斯凱勒如今的恐怖體質,只有足夠的力量,才能去談什麼四兩撥千斤。

若是換做其他人,其他力量和身體耐受性不如斯凱勒的人,此時渾身骨骼都可能被大媽直接壓得斷裂。

「可惡!普羅米修斯!」

大媽怒吼,纏繞在她頭髮上的火焰普羅米修斯瞬間會意,炙熱的火焰,凝聚成長鞭模樣,朝着斯凱勒就抽打了過來。

斯凱勒並沒有去硬抗的意思,畢竟…她和大媽的角力,本就是用盡所有力量的同時,還進行了取巧,才能短暫抗衡。

如果被普羅米修斯這個外力干擾,那麼這種平衡就會破壞,斯凱勒會直接輸掉這一次角力,而且,哪怕抗住了,平衡也沒有破壞,虧的人開始斯凱勒。

畢竟,她的角力,無法給大媽帶來實質性的傷害,頂多讓大媽更加的氣急敗壞而已。

因此,斯凱勒明智的選擇了後撤,重新找回自己那種碾壓一切力量的大媽,看向了斯凱勒,發出了怪笑聲,說道:

「能接下我的一刀,你已經足夠榮耀了,死去吧!」

說完,她再度騎乘着雷雲宙斯,朝着斯凱勒飛來,斯凱勒注意到,其實大媽這時候,已經恢復了理智,但是她卻依舊錶現得暴怒。

或許是因為保持暴怒,能讓她更強,也可能是,她習慣了如此表現自己。

雖然在不斷思索著,但是斯凱勒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在大媽身上,而在她注視之下,大媽再度揮舞皇帝劍,愈發強盛的斬擊,朝着斯凱勒就揮斬而來。

斯凱勒微微壓下重心,似乎是在蓄力,但是大媽卻沒有絲毫被干擾的意思,在看過了斯凱勒和卡塔庫栗的戰鬥之後,大媽連見聞色霸氣都沒有用。

畢竟,她的力量,是足夠碾壓斯凱勒的,使用見聞色霸氣,只會像剛剛的卡塔庫栗一般,給自己增加不必要的負擔。

反正,就硬來就是了,大媽對自己的防禦極為的自信,雖說斯凱勒剛剛讓她流血了,但那隻不過是斯凱勒特殊斬擊造成的結果而已。

而且那點小傷,完全影響不到斯凱勒,如果斯凱勒有着和她相同的戰力,這種斬擊或許會十分的致命,但是現在…只不過是撓痒痒罷了!

「砰~」

斯凱勒選擇了閃避,餅乾地面直接被斯凱勒踩出了一個深坑,她的蹤影也消失不見,既然大媽不用見聞色霸氣,那就…利用這一點。

「媽媽!她在後面!」

斯凱勒利用剃迅速來到大媽身後,但是還沒調整完狀態,就看到大媽的火焰頭髮之上,睜開了兩隻眼睛,直直的盯着斯凱勒。

斯凱勒心臟猛然加速一跳,她沒想到大媽會用這種方式,去彌補自己不用見聞色霸氣的漏洞。

可位於空中的斯凱勒,想要立即調轉方向,可沒有那麼簡單,畢竟她剛剛是停止了剃,轉為了攻擊狀態。

這一瞬間的連接不暢,對於與其他人的戰鬥,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斯凱勒之前甚至都沒有去多想這個問題。

但是…埋下伏筆了啊!因為不去重視剃的缺點,導致斯凱勒現在極為的被動。

大媽龐大的身軀,已經在雷雲宙斯的幫助下,完成了轉身,那還沒揮斬而出的斬擊,此時也改變了方向,朝着斯凱勒狠狠斬擊而來。

「箏~」

斯凱勒選擇了最快的鬼縛絲,鬼縛絲綁縛在周圍的糖果宮殿之上,還沒來得及將自己拉走,卻發現左手一輕。

那原本被斯凱勒的鬼縛絲牽引的糖果宮殿,此時已經融化,遠處,佩羅斯佩羅的長舌頭甩動了一下,臉色像極了戲弄老鼠的貓一樣。

在空中孤立無援的斯凱勒,知道自己只剩下一個選擇了,那就是接住來自大媽的斬擊。

斯凱勒空中腰腹用力,強行扭轉了一下身體,讓自己直面大媽即將到來的斬擊,手中雙刀也是狠狠的揮斬而出。

「咻~」

斯凱勒的身影化作一道流星倒飛而出,但是所有人都看得明白,斯凱勒居然將自己的損傷,降到了最低,完全是順着大媽的力量飛出。

「呲~」

斯凱勒落地,雙刀扎入地面,鞋跟也是刺入了餅乾大地。

但是,她依舊不斷後退著,大媽的力量,可無法這麼簡單的就緩衝。

空中飛了百米,為了卸力又在地面滑行百米,斯凱勒才堪堪穩住自己的身形。

而是還沒等體內因為收到衝擊而造成的遲滯感消除,斯凱勒就看到大媽再一次出現在了自己的面前,巨大的刀刃,朝着她就揮斬而來。

「玲玲的力量,不管看多少次,都是這麼的震人心魄啊!」

觀戰的斯圖西感慨,拿着紅茶杯,保持紳士作態的鳥人摩根斯,此時羽翼卻是止不住的抖動,茶杯的液面不斷搖晃,他嘟囔了一句:「老女人!」

斯圖西笑容收斂,眼神之中深藏殺氣,看向摩根斯,卻發現摩根斯的注意力,全在夏洛特·玲玲和斯凱勒的戰鬥之上。

知道自己反應過激的斯圖西,臉上重新出現笑容,輕抿一口紅茶,繼續觀戰。

天火、雷霆,以及王者的霸氣,此時都纏繞在那被靈魂光團增幅后的斬擊之上,包裹住拿破崙的劍身,朝着斯凱勒揮斬而來。

斯凱勒一咬牙,皮膚再度浮現粉色,原本纖細的身體,此時也略微膨脹了一些,將本就是修身設計的皮衣,撐得更加的飽滿起來。

大媽也是瞬間判斷出斯凱勒利用生命歸還,解放了自己體內儲存的力量,不過,大媽倒是不怕,因此,刀鋒愈發迅速的接近斯凱勒。

斯凱勒拔出插入地面的雙刀,但是卻沒有斬擊,而是將自己渾身上下的武裝色霸氣,全部流動到自己的腿上。

「瞬影碎魂擊!」

一計踢擊提出,極為恐怖的力量,和極為驚人的速度,直接將周圍的空氣都直接扭曲,裹挾著武裝色霸氣和全身力量的踢擊,朝着皇帝劍踢去。

「轟~」

一瞬間,天火雷霆直接爆炸開來,誰都看不清火焰與雷霆之內,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副場面。

不過他們的疑惑只持續了一瞬間,因為下一瞬,斯凱勒就倒飛而出,因為沒有收回白牙,因此斯凱勒直接跳過了瞬影碎魂擊的第二段。

畢竟第二段需要用到白牙,而且…對於大媽這樣的敵人而言,白牙毫無作戰能力,甚至會因為第二段劍招,讓大媽直接反應過來,導致攻擊失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