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殺我,別殺我,求求你,別殺我!放過我!」老鼠拚命求饒,他被我砍了一劍,基本重傷,想用術也用不出來,就算用,我也能在這之前殺了他,因為他受傷的情況下,不可能比我還快。

「呵,放過你?還記得被你玷污的那個小尼姑嗎?像你這種人,不需要活在世上,簡直就是浪費空氣。」我罵完后,又一劍砍在了他的身上。

噗嗤一聲,一道血噴了出來,老鼠不再出聲,倒在血泊中一動不動了。

「呸,人渣,讓你死的這麼痛快,便宜你了。」我吐了一口吐沫在老鼠身上。

這種人,死有餘辜,在這裡,殺他我都不帶眨眼的。

殺完老鼠后,我立刻去把蘇雨衣服上的扣子一個個扣好,可剛扣好一個,突然蘇雨醒了,她睜開眼和我四目相對,而我愣了一下,手依然停留在扣子上。

「唐浩,你幹什麼?你殺我手下,動我未婚妻?」

就在這個時候,霍源突然出現了,他在背後指著我罵道。

蘇雨聽了霍源的話,立刻反應了過來,而且這個情形,蘇雨立刻就相信了霍源的話,我本是在幫她扣扣子,想幫她把衣服重新穿回去,可是霍源一說,我立刻變成了脫她衣裳的惡人了,而且也確實容易讓人誤會。

只聽見啪的一聲,蘇雨一個大嘴巴子狠狠扇在了我的臉上。

「你,流氓,唐浩,你還是不是人?」蘇雨罵道。

「我……」

我剛想解釋,蘇雨又啪的一聲,狠狠扇在了我的臉上。

「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滾!算我瞎了眼,還拿你當朋友!滾!」蘇雨再一次狠狠罵道。

「蘇雨,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沒有……」我依然極力解釋著,本是英雄救美,沒想到居然變成了惡人,我這一肚子的委屈往哪吐。

就在這個時候,霍源更是假惺惺的抱起了老鼠的頭哭喊道:「老鼠,你怎麼了?老鼠?你醒醒。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唐浩對你下的手?」

讓我沒想到的是,這老鼠居然還沒死,雖然砍了他兩劍,但兩劍都沒有砍中要害,剛才他明顯是在裝死,早知道我就多補兩下了。

老鼠奄奄一息的指著我說道:「剛才……他要侵害少夫人,我極力阻止,可沒想到,被他下毒手連砍兩劍!」

「唐浩,你還有什麼話要說?你這個不知廉恥的惡人,今天我要宰了你。」霍源憤怒無比,朝著我就要撲過來,但郭東卻極力將他抱住,不讓他衝動。

「少爺,冷靜一點,我們都受了傷,現在不是這個惡人的對手,忍耐!」郭東居然裝作弱勢人一樣。

這兩個王八犢子,可真會演戲,一唱一和,就是要把罪名嫁禍給我,讓我成為罪無可恕的大惡人!裝作弱勢的樣子,就是想讓我惡人的形象更加豐滿,況且他們也確實不敢跟我拚命,就算他們有兩個人,一病一傷,老鼠又奄奄一息,他們不一定是我對手,跟我打,百害無一利。

「郭師爺,別攔著我,就算我死,我也要跟他拚命,殺我手下,占我女人便宜,我怎麼能忍?」霍源又開始演上了。

可就在這個時候,蘇雨卻淡淡的對我說了一句:「你滾!從今往後,我們絕交,誰也不再認識誰!如果我現在沒有受傷,一定殺了你!我以後不想再見到你,給我滾!」

蘇雨的語氣雖然淡,但卻充滿了厭惡,無情,冰冷,她對我現在只有怨恨!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事已至此,我認!算我運氣不好,沒想到蘇雨在這種時候醒來。

可我不會甘心的,這事,我如果活著出去,一定要讓蘇雨看到真相。

霍源這狗腿子,我跟他勢不兩立!我不怪蘇雨,這事如果換成我,我也會誤會,她醒來的太湊巧了,我也不想解釋太多,因為這時候我如果說是霍源指使老鼠玷污她,那她是不可能會相信的。

因為霍源是她未婚夫,不管是誰,都不可能相信自己的未婚夫會找一個這麼猥瑣的人去上自己老婆,這太慌繆了。

所以她絕對相信自己的未婚夫,而我這個惡人,說這種話就好像在侮辱她智商一樣。

確實,霍源這種畜生所做的事,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聽,沒人會相信。

「我走了,你自己保重,但是事情絕對不是你想的那樣,總有一天,你會知道真相。」我說完后,不再和他們糾纏,直接跑掉了。

霍源,你給老子等著,好,不是要結婚那天用蘇雨當祭品嗎?老子讓你結不成婚!

因為霍源這個畜生,我突然求生欲強了幾十倍,我不能死,也不想死,可我得找到戴潔瑩。

小雨已經死了,我非常擔心戴潔瑩,希望她能活著。

我繼續尋找著,說來走運,我找到了戴潔瑩,但她躺在了地上,生死不明。

我顫抖著手去探她的鼻息,發現她還有呼吸后,我才終於鬆了一口氣,人沒死!而且看身上,也沒有多大的傷口,只有一些小傷。

我拍了她幾下,她突然就醒了,不過一見到我,她就抱著我哭了起來。

原來她是摔倒在地上,然後摔暈的,也正好是這樣,跟個死人似得,所以才躲過了一劫。

她跟我說她很害怕,小雨死了,她見到小雨腦袋被擰了下來,身子被撕成了碎片,她很怕,然後就一直跑,一直跑,可能跑太快了,她跌在了地上,摔到了腦袋,然後就昏迷了。

。 葉秋來到特護病房。

進門。

嚇得一跳。

林精緻居然把外衣脫了。

光滑如玉的肌膚,幾乎全部暴露在外面。

非禮勿視!

葉秋本能的想要退出去。

可很快,他意識到有些不對勁。

只見林精緻低着頭,一隻手捂在胸前,另一隻手在背後不停的動着,還不知道有人進來了。

「林姐,你在幹什麼?」

葉秋忍不住問道。

突然聽到有人說話,林精緻嚇得不輕,連忙扯過被子遮住身體,不過當她抬頭看到是葉秋時,漂亮的臉蛋上又出現了喜色,急忙說道:「你回來的正好,快來幫我。」

「你怎麼了?」葉秋問。

林精緻說道:「頭髮纏在內衣扣子上了,弄了半天都沒弄好,你快幫幫我。」

「林姐,這……不太好吧?」

葉秋雖然算不上什麼正人君子,但也知道男女授受不親的道理。

萬一要是被人撞見了,自己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再說醫院也不是什麼善地,小護士之間最喜歡傳八卦了,如果再弄出護工勾搭女病人的花邊新聞,那他就別想在醫院幹了。

林精緻不知道葉秋有這麼多顧慮,見他站着不動,道:「你還傻愣著幹什麼,快點過來幫我。」

「林姐,要不我去叫個護士吧?」

「叫護士做什麼?」林精緻看了葉秋一眼,瞬間明白,嬌笑道:「我一個女人都不怕,你個大老爺們怕什麼?」

「可是……」

「別啰嗦了,趕緊的。」林精緻佯怒道:「如果你敢不聽我的話,那我就投訴你。」

葉秋無奈。

誰叫自己是她的護工呢。

林精緻側身,頓時,一張潔白無瑕的後背映入葉秋的視線,猶如極品羊脂白玉,散發出瑩瑩的白光。

沒有一絲贅肉。

如同她的名字,非常精緻。

低頭仔細看了一眼,果然,頭髮纏在扣子上。

「快點幫我。」

林精緻催道。

葉秋來到病床面前,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弄了好一會兒,急得額頭都冒汗了才弄好。

「好了,林姐。」

葉秋鬆了一口氣。

「幫我解開。」林精緻又說。

「什麼?」葉秋一時沒反應過來。

「幫我把扣子解開。」林精緻說道:「號太小了,勒得我很不舒服,我得換個大一號的。」

葉秋無語。

「快點啊!」林精緻再次催促。

「你還是自己來吧!」

葉秋後退了兩步,心想,這個女人自己有手,卻讓自己幫她,肯定是想趁機想占自己便宜。

絕對不能讓她得逞。

「膽小鬼!」林精緻白了葉秋一眼,又道:「在衣櫃里幫我拿件衣服。」

特護病房不是普通病房,每個房間配備有獨立的衛生間和實木衣櫃。

葉秋走過去,拉開衣櫃。

立刻呆了。

只見衣櫃裏面,掛滿了各種衣服,短裙,職業裝,晚禮服……

滿目琳琅。

少說有十幾件。

甚至,還有兩件極度性感的弔帶裙。

葉秋悄悄咽了咽口水。

這個女人,到底是來住院的,還是度假的?

「林姐,你要穿哪一件?」葉秋問。

「最左邊件白色T恤,你看到了嗎?快拿給我。」

葉秋取下衣服,遞給林精緻。

林精緻沒有急着穿衣服,而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葉秋,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地,嫵媚的說道:「小哥哥,想看嗎?」

葉秋有些受不了。

林精緻現在沒穿衣服,雙手抱在胸前,稍微擋了一下,猶如琵琶半遮面,讓人忍不住想要窺探她雙手之下的風景。

看,還是不看?

這是個難題。

葉秋是個正常男人,面對這樣的狀況,他左右為難。

如果看,他就是禽獸。

如果不看,那就是禽獸不如,畢竟林精緻這樣的大美女,不知道多少人做夢都想看一眼。

葉秋最終還是沒忍住,點了點頭。

「想看啊?」林精緻問。

葉秋再點頭。

「你想得美,咯咯咯……」林精緻咯咯大笑。

靠,被耍了。

林姐,你還是趕快把衣服穿好吧!」葉秋轉過身,背對着林精緻。

林精緻嘴角微微翹起,得意一笑。

等葉秋再轉過身的時候,她已經穿好了衣服,只不過,T恤有點小,把林精緻某個地方襯托的特別大。

怕是有36d吧!

葉秋心裏暗道。

「今天的事情,你處理的不夠果斷。」林精緻突然說。

葉秋疑惑:「你指的是什麼事情?」

「你跟郭少聰的事情。」

「林姐,你怎麼知道了?」葉秋十分詫異。

林精緻笑道:「你都把他廢了,這麼大的新聞,醫院裏面早就傳的滿天飛了,我是聽小護士說的。」

原來如此。

「林姐,你剛才說我做得不夠果斷,如果換做是你,你會怎麼做?」葉秋有些好奇,問道。

林精緻微微一笑,說:「如果是我的話,我會幹掉郭少聰。常言道,閻王好惹,小鬼難纏。郭少聰是個徹頭徹尾小人,你不幹掉他,他以後還會來找你麻煩,而且,等他下一次找你麻煩的時候,絕對不是一般的麻煩,說不定,還會威脅到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