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請的?」我看向冼子奇,「花了多少錢?」

見到我沒什麼情緒的表情,冼子奇眉頭微顫,咽了咽喉頭,強裝鎮定地說:「不值幾個錢,看把你嚇的。」

我冷笑一聲,點頭道:「那就成。」

吳彥既然知道我是誰,自然不會認為我是在裝X。

「有話就直說。」他不耐煩地說。

我聳了聳肩,不與他計較,淡淡地說:「盒子還不錯,上面貼了一層黑奇楠拼面,能值個萬把塊錢。」

「怎麼可能!」冼子奇一拳砸在茶台上,將自己面前的那杯茶水濺得到處都是。

「關俞,你最好把話說清楚,別張口就來!」

看他這氣急敗壞的模樣,顯然不是心疼錢。

我看着臉色莫名的吳彥,示意他斟茶。

慢悠悠喝了口茶,我這才將重新合上的錦盒上手。

豎起錦盒,我撫摸著上面一層看似紋理統一的黑奇楠,給這兩個自以為是的大少爺免費上起了課:「紋理雖然統一,但明顯僵硬,不是自然形成,而且上手就知道,奇楠不過是最外層的一重皮子,底下部分,連沉香都不是,最多只是被現代工藝蝕過減重的沉香木。」

即使不用將盒子裏的玉如意取出,從上手時的手感,就足以分辨出大概。

「我說值一萬,其中有5000塊錢是賞給了這重『貼皮』的收藝。」

「破盒子假就假,你快說裏面的玉如意。就算是做舊,羊脂玉的料子也值不少錢。」

對於冼子奇最後的堅持,我頗為欣賞,可惜這不是二愣子,而是二傻子。

「嗯,的確是達到了羊脂玉級別的料子,但可惜是石英岩……玉,還有,冼總說得對,這層包漿,是做舊的。」

雖然我們經常用羊脂玉來代替羊脂玉級別的頂級和田玉籽料,但是實際上,從廣義的角度看,羊脂玉不單指和田玉,而是所有白玉的頂級料子。

從字面上即可理解,像羊脂一般油潤玉料。

至於石英岩……玉,從化學成分上看,和和田玉蠻相近的,但只能和玉石挨個邊,挨的還是「石」字。

冼子奇雖然自大,但並不愚蠢,他居然會吃下這樣的大葯,還是讓我倍感意外的。

而且,對於敢給他下藥的人,我也挺佩服。

「吳彥,你這個王八蛋!」

冼子奇突然發飆,對象居然是一直臉色莫名的吳家大少,讓我驚訝之餘,又想通了其中關竅,頓時瞭然。

。 第58章替身

很久沒開工的封筱筱,被李晨曦和蘇博的連環奪命call給叫到了工作室。

正補美容覺的封筱筱一肚子不痛快,到了工作室,這起床氣還沒緩過來。

「姑奶奶,你可算來了啊。」

李晨曦拽着她往經紀人辦公室走,「紀鵬濤等了你半天了!咱三十六線,可不能這麼高冷。」

「嘁。」

封筱筱白了她一眼,進了紀鵬濤的辦公室。

「鵬哥早。」封筱筱進去就換上了笑臉。

紀鵬濤正在給魚缸里的魚餵食,眼白都沒給她,「還早呢?這都快下班了。」

「呵呵。」封筱筱只能幹笑。「鵬哥找我有事嗎?是不是有好事照顧我啊?」

這話當然是玩笑。

要是有好事,封筱筱至於坐了這麼久的冷板凳嗎?

「呵,還真被你說中了。」

紀鵬濤指了指桌子,「上面有份合約,你把字簽了。」

「嗯?」

封筱筱訝然,竟然還有合約?這麼正式!不會吧。她將信將疑的走過去,將合約拿起來。

「鵬哥,您這是給我接了什麼好事啊……」

結果,一看。

封筱筱差點沒氣炸了!

——竟然是一份替身合同!

紀鵬濤繼續餵魚,沒看封筱筱,嘴巴倒是不停。

「《清歡渡》女一番的替身,那個戲的女主是宋菲雪,個子、身材都和你差不多。但這個戲,女主要求有很高的舞蹈功底,宋菲雪沒有基礎,現在練都來不及了。」

紀鵬濤終於放下了魚食。

「一些簡單的動作,她勉強還可以,借位也能拍,但是難一點的就不行了,所以,需要一個替身。」

紀鵬濤坐了下來,沒注意到封筱筱臉色越來越白。

「正好,你有二十年的舞蹈功底,我就替你接了——雖然是個替身,但是片酬還不錯,比你接那些零散不入流的商演好多了……」

封筱筱暗暗冷笑,那她是不是還的感謝他啊?

封筱筱捏緊手心,「鵬哥,這替身,我能不接嗎?」

「嗯?」

紀鵬濤愣了下,不明白。

「為什麼?」

他手下這些練習生,各個都想出頭,可是出頭哪裏那麼容易?

他帶着他們,什麼商演都接了。

這替身的活,難道不比那些好?

一向來,他也沒看出來,封筱筱這麼講究啊。

封筱筱當然沒有辦法直說,「不為什麼,鵬哥,我就是不想接。」

「嘿,你……」

紀鵬濤來氣了。

「封筱筱,我可告訴你,你別給我挑三揀四的,這戲我已經替你接了!沒法回絕!」

封筱筱一滯,「怎麼能這樣?你憑什麼替我做主?」

「嘿。」

紀鵬濤氣笑了。

「憑什麼?憑我是你經紀人!哪次演出不是我說了算?你現在跟我說,我憑什麼做主?要沒我,你早就餓死了!」

封筱筱氣呼呼的,鼓著腮幫子。

心想着,靠你那點演出,我早就餓死了!

「封筱筱。」

紀鵬濤不容她拒絕,「你給我聽好了,由不得你挑!各個心比天高!以為都能紅呢?少做夢了!踏實點,有錢就賺,不幹就滾蛋!前提是,你賠得起違約金!」

一句話,拿捏住封筱筱的死穴。

她不能違約,離婚之後,她還得吃這碗飯。

封筱筱眼眶酸澀的厲害,真是倒了血霉——好好的女一番被搶了不說,現在還要做宋菲雪的替身!

。 最近幾天比較忙,一直在外面跑,沒來得及更新,哎,有點遺憾,姐姐這本書,到這裡也就不寫了,今天看了一下河北的高考分,我是河南的,感覺很懸,按照往年,河北的跟河南分數相差不大。

所以,姐姐這本書到這裡就畫上句號了。

說實話,剛開始這本書我也就是瞎寫寫,比如說看到一些動漫場景之類的,然後寫到書里,所以前期劇情很爛,我也知道。

簽約之後,開始逐漸嘗試寫劇情,由於是新手,很難寫,當初我也就是瞎寫寫大綱,如今……

重新更新后,文筆不行了,找不到感覺了,然後凈網行動,我也被封了好幾章,不敢寫了。

最後的劇情我就在這裡說吧。

後面還有韓家姐妹登場,姐姐韓妃胭,妹妹韓靈蓮。

在西荒劇情中,最後沐塵會和血衣人大戰,不知道各位有沒有忘記沐韻兒,大戰中她蘇醒了。

大戰之後,沐塵會回到塵世,然後遇見韓家姐妹,隨後知道姐姐的身世,最後沐塵從爺爺口中得知血衣人的真正目的,跟血衣人boss打了一場,最後覺醒陰陽道體。

至於最後沐塵跟姐姐還有其他人的結局嘛……就看各位讀者大大們怎麼想了。

至於有人問我下一本書,嗯,看情況吧,估計我會複習,明年再說,如果考的還不錯,今年會出來第二本的。

我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估計有人罵我太監,爛尾什麼的,我也理解,我看小說也是很討厭這樣的作者。

人生的第一本,就這樣草草完結,我也是很遺憾,回想起這是我高二寫的小說,早上起來趕一下稿,在學校學習壓力也大,我是住校生,上晚自習到晚上十點左右回寢室,早上五點起床到班早讀,有段時間長期頭疼,沒胃口,後來看了一下醫生,說是長期睡眠不足導致的。

到了升高三,不想放棄這本書,就暫時斷更了,高三,怎麼說呢,感覺過得很快,尤其是下半學期,感覺還沒有進入狀態就高考完了。

人生不可能完美無缺,我也知道,就這樣放棄這本書,我也是心有不甘,但是,無可奈何。

最後,在這裡真誠感謝我的每一位讀者。

悠哉小鹹魚。

2020年7月23日。

。 蔣傅鳴無比著急。

要不是他並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他早就代慕馨月說出來了。

慕馨月用力咬了下唇,赤紅著眼睛說:「我怎麼會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是我真的不能說……」

她說了,慕夏一定會讓她的餘生都在監獄里度過,而且那伙人也很有可能找上門。

她是真的沒得選。

慕夏一聳肩:「看來你們意見不和,那就按照慕馨月說的,把她送回豬圈吧。」

「不!不要!」慕馨月一想起豬圈裡老鼠蟑螂一直往她身上爬的場景,胃裡就翻江倒海起來。

「嘔——」她喉頭一酸,竟真的吐了出來。

「月兒!」蔣傅鳴急得滿頭是汗:「你就說吧!就算呆在監獄里,也比這裡好上一百倍不是嗎?」

「可是……」

可是進監獄的話,她的一輩子就毀了啊。

「月兒!你清醒一點!你真要一輩子被關在豬圈裡,過著豬狗不如的人生嗎?」

慕馨月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她終於扛不住,開口道:「我說,我什麼都說!你不要再讓我回到那個噁心的地方了!」

「可以。」慕夏拉了張椅子,淡淡道:「你可以開始說了。」

保鏢一腳踢在慕馨月的后膝蓋上,慕馨月被迫跪在地上。

她咬了咬牙,開始說起往事。

「那個時候的慕晚月,長得漂亮,又聰明,把慕家一手壯大,風光無限。而我……雖然是她的妹妹,但永遠只是她的陪襯。有她在的地方,別人根本看不到我。很多人甚至不知道還有我這個人的存在。

「我不甘心,是真的不甘心……所以我就找上了司徒海。司徒海那個孬種很怕慕晚月知道我們的事,但我就是想看看慕晚月知道我睡了她的男人之後,她會是什麼反應。所以我就故意發了簡訊,跟她坦白了。」

慕夏意外地問:「你居然主動坦白了?」

「對!」慕馨月說著,眼底浮現了深深的痛恨,她苦笑著說:「但我沒想到,她知道我跟司徒海的事情之後,居然還反過來祝福我們,說要跟司徒海離婚,把他讓給我!」

夜司爵皺起眉道:「有這樣的好姐姐,你還不知足,居然還害死了她?」

「好姐姐?」慕馨月大笑起來:「你以為我想要她的施捨?我千方百計讓司徒海跟我在一起,就為了刺激她,結果沒想到她心裡根本就沒有司徒海!對她來說,司徒海只是一件垃圾!她把垃圾讓給我,你居然還說,她是好姐姐?」

夜司爵搖搖頭:「你自己魔怔了,嫉妒讓你深陷其中什麼都看不清,所以不管她做什麼,你都不會高興。」

「隨你怎麼說!」

慕夏冷聲道:「繼續說,之後你是怎麼害死我媽媽的?」

慕馨月冷笑了聲,說:「當時我就覺得不對勁,慕晚月高傲一世,不是連男人都能讓給我的人。她至少應該發一發脾氣才對……所以我就去查了,果然查到她一直在查一個男人,我知道,那個男人一定就是她真心喜歡的男人。所以我要揭穿她……」

「然後呢?」新的一年到了,武楚至今二十載,已歷經兩位帝王。如今第三位皇帝鳳丘即位,年號永昌,開啟新的紀年。

永昌元年,淮郡郡守一案再牽扯出貪墨大案,十數名官員被抄家沒產,三族流放。算是新帝給各地官員的一次警告,勿因一時之貪害人害己,禍害三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