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正是。」龍翼替李鑫岩回答了。

「不過首先要做的事情,我認為是你的團隊,」龍翼向李鑫岩道,「第9行動組在Z市廢墟一役中受損很大,一百三十七人戰死百分之六十,只活下來五十多人,連絡海城都重傷而亡,這誰都沒想到。而第12行動組也只剩下九個人,這一次行動,我們損失很大。」

「這些犧牲的戰士都是地下城基地的精英戰士,千里挑一,所以實際上我們的戰力損失在6萬上下!」

6萬!這個數字很沉。

「從傷亡比上,加上集團軍那邊的損失,實際上我們的戰力損失在7萬,而戰後統計機械部隊的戰力,他們損失的機械獸大概數量在兩千三,外加一個我們從來沒見過的機械戰士,如果統計下來我們的戰損比大約在10比1,並不理想,但是本次戰鬥的意義卻非同凡響!」

「首先說說那個機械戰士,這是我們之前沒有見過的一個兵種,軍部已經將其作為重點研究對象,將遺骸交付雇傭兵研究院委託研究了,從戰場現實來看,這種新兵種的戰鬥力超強,而他們的能量使用方式十分先進,是我們的重點研究對象,上一次在H115地區的作戰之中集團軍沒能拿到機械戰士的遺骸,而這次終於拿到了,所有人都興奮不已。」

李鑫岩點了點頭,他心中有點忐忑,Z市廢墟之戰,出現了三個機械戰士,會分體的那個肯定沒死,所以龍翼所說的這一個機械戰士不知道是斯特羅格還是洪文。

「當然,前面這兩項戰果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另外兩個,一個是我們拿到了『巨靈神』,這是七十餘年前被埋在廢墟之下的人類最強大的武器之一,現在拿到手一晚能對機械城造成重大的傷害,另一個,則是通過這次戰役,我們擊中了機械城!這是幾十年來我們首次能夠再次擊中機械城本體,對它造成破壞!其中的意義自然不言自明!」

李鑫海插道:「就是就是!現在就連我這樣的殺手,都覺得想加入行動組給機械城幹上一票,更別說那些平頭百姓了!」

龍翼道:「沒錯!人心散了很多年了,能聚集起來才是我們對這次戰役最高的評價!」

。 柳席身形變化,並沒有多大,不過是身上覆蓋一層鱗甲,背後多出一雙羽翼,實則爆發的氣勢,從初級半聖,一躍而成高級半聖。

沸騰的氣血,沖霄的戰意。

身周,似是都浮現出古龍、天凰之影,將柳席環繞在中央,一雙黑眸都是縈繞些許紫色,其中蘊含著凌天煞意。

「殺!」

柳席張了張嘴,聲音顯得有些沙啞,音波蕩漾而開,卻是擁有著穿金裂石之力。

身後羽翼輕動,虛空轟然炸碎,柳席卻是已經消失不見,模糊的殘影劃過天際,即使是三位半聖,似也是毫無反應。

轟!

一拳轟出,空氣中爆出巨大的轟鳴,所過之處,空間炸裂,即便是半聖強者也不可擋,身形直直倒飛出去。

另外,兩位半聖這才有所反應,澎湃的鬥氣釋放,如刀鋒般肆虐,在虛空中凌虐出一道道裂痕。

兩人立即欺身而上,與現出身形的柳席對轟,柳席以一敵二,雙掌齊齊轟出。

嘭!嘭!

兩聲暴鳴,從三人交鋒之處爆發,凌厲的勁風,自其中擴散而開,掀起陣陣狂風,讓人不敢直視。

柳席咧嘴一笑,此時俊逸的臉上也是覆蓋上一層鱗甲,顯得有種猙獰的美感。

反手握住兩人的手腕,背後羽翼扇動,空中轉體三圈,將二人一左一右,各自拋飛出去。

旋即,柳席化為殘影掠過,向著其中一位半聖飛去,以天凰之翼速度之快,轉瞬追上其中一人。

與臉龐空洞的半聖打了個照面,之後兩人就開始了最原始的搏殺,每一拳、每一腳都蘊含著滔天巨力。

柳席有古龍之體,即便不是十分完美,也是將其的防禦力提升了數個層次。

觸及柳席身體之後,先是被片片鱗甲將力量分散,再是逐漸的吸收,力量早就被化解的七七八八。

而柳席的拳頭,可是實打實的轟擊在對方身上,面龐空洞的半聖傀儡不會開口,否則就憑那不斷開裂的身軀,也該痛呼出聲才是。

身軀被打的開裂,卻沒有半滴鮮血滲出,可見這半聖,在無盡歲月之中早就腐朽,變成一具乾屍。

背後出現兩道強絕的氣息,正在不斷的接近柳席,看著眼前的半聖之傀,柳席心中發狠。

面無表情的硬接一拳,同時一拳狠狠轟擊在對方的腦袋上,砰的一聲,如同西瓜炸裂,沒了腦袋,這句半聖之傀,再也無法動作。

背後羽翼煽動,柳席立即竄出上百米,就在下一瞬,兩道巨大的鬥氣匹練掠來,直接將剛才的半聖之傀,打成齏粉紛紛散落。

柳席轉身,見到這一幕,眼中浮現一抹笑意,一把扯掉已經破破爛爛的衣服,露出滿是鱗甲的強健身軀。

「這不就,還剩下兩個了!」

一指點出,青焰匯聚,天地能量紛紛湧來,一個青色光點凝聚,並逐漸擴大,直到足以丈許大小。

「焚天指!」

曜日爆發,散發著無盡光與熱,直到被柳席丟出,直直的朝著一個半聖掠去!

這半聖也是頭鐵,這等威力的鬥技,還敢以身體硬接,與曜日接觸的一瞬,直接被帶著,向著地面墜去。

而柳席,則是盯上另外一個半聖,其同伴一個死亡,一個被曜日帶走,都沒有影響其分毫。

道道鬥氣匹練如同流星一般,朝著柳席砸了過來,背後羽翼輕動,靈活的閃過道道流星。

旋即雙翼一收,身形猶如離弦之箭,反向沖著半聖殺去。

柳席速度何等之快,瞬間那半聖空洞的臉龐,就已經出現在其眼前,握拳,蓄力,藉助慣性狠狠砸了過去。

轟!

半聖躲閃不及,只得雙臂交疊於身前,一層鬥氣護罩瞬間出現,然而下一瞬,鬥氣護罩被破。

咔嚓!

雙臂開裂的半聖,就像斷線的風箏一般,直接倒飛出去。

一股反震之力傳來,柳席身形也是一晃,身上鱗甲咔咔作響,將這力量化解吸收。

「還真是多虧紫妍,否則這一戰打的不會這麼輕鬆,這古龍戰甲還真是好用!」

感受著毫髮無傷的鱗甲,還有這源源不斷的力量,柳席由衷的讚歎一句。

簡單翻譯一下就是。

這軟飯,真香……

「不過要維持這個狀態,對鬥氣的消耗實在龐大,還是儘快解決戰鬥,不能再拖下去了。」

柳席飛身上前,幾次閃爍之間,再次與被轟飛的半聖打了個照面,這次柳席越發狠厲。

羽翼扇動間,與空中旋轉一周,藉助旋轉完成蓄力,狠狠一腳踹了出去。

半聖不知後退,揮拳砸在柳席腳上,咔嚓一聲,前者胳膊直接折斷,本就是一具乾屍之身,胳膊斷了直接就掉了。

事實證明,胳膊擰不過大腿。

緊接著,柳席腳上動作更快,狠狠揣在半聖身上,砰的一聲,乾屍之身直接炸碎。

第二具斗聖之傀,被柳席徹底解決。

靈魂一掃,柳席立即發現,被曜日帶走的第三具斗聖之傀,身上遍布裂痕,冒著黑煙,竟是還搖搖晃晃的飛掠過來。

「現在,就送你解脫!」

柳席說了一聲,揮手之間,青焰暴涌而出,一條百丈長的蒼龍凝聚出現,鱗甲具現,栩栩如生。

嘭!

蒼龍飛掠,於半聖之傀在半空相撞,巨大的爆鳴聲中,炸成一團璀璨的煙花,而最後的半聖傀儡,在火光中,徹底消失。

「呼!」

柳席長呼一口氣,戰鬥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為將體內的古龍之體,天凰之翼催發至極致,消耗可著實不小。

另外一邊,在漫天血霧之中,青鱗也是將其對手解決,傀儡終歸只是傀儡,面對堪比半聖的青鱗,還是多有不及。

察覺柳席望來的目光,青眸血發的青鱗,沖著柳席露出一抹笑容,就像嬌艷欲滴的玫瑰,有種妖異的美感。

還有一處,兩具傀儡皆是不畏傷痛,不懼生死,可天妖傀乃是真正的鋼鐵之軀,生前更是太虛古龍,實力之強,不用多說。

與之對戰的傀儡雖強,可身軀卻是不如天妖魁堅韌,被天妖傀一點一點將之打的開裂。

最後,被天妖傀一拳,徹底打成齏粉,紛紛揚揚,灑落天際。

至此,攔路的五位半聖傀儡,全部被柳席一行解決。

7017k 看上周斌的這少女,名叫彥盈,真身是一條有著龍族血脈的龍豬,前不久剛被妖族七公主收服,現為七公主座下三大統領之一。

野豬精她見的多了,但化形后像周斌這樣細皮嫩肉,膚色白裡透紅的,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這份相貌,堪稱豬妖里千年難得一遇的美男子!

因此,剛一捕獲這「小妖」,彥盈便動了將他收入房中的心思。

看到周斌眼神閃躲,一副不情願的模樣,彥盈佯怒的冷哼一聲,道:「若你不從了我,明日來的可就是鱷龍了,他最喜歡吃的,就是生吞豬大腸!」

周斌聞言,卻長長的鬆了一口氣:「他愛吃豬大腸,關我什麼事……」

彥盈見周斌完全沒有被嚇到,不禁微微一愣,緊跟著玩味的打量起了周斌來:「看不出你這小妖還有些膽色,也對,若是沒點兒膽色,也不敢混入龍愁澗打探消息。」

周斌臉頰微微一顫,說道:「統領,我是誤入這裡的,真不是什麼姦細,你就行行好放了我吧。」

彥盈輕哼一聲,下巴微微上揚:「不是姦細正好,那我們今晚就洞房!」

周斌臉色一沉:「我是姦細!」

彥盈當即大怒,橫眉豎眼道:「好你個不識好歹的小妖,等著被鱷龍吃掉吧!」

正氣憤的時候,一個鏗鏘的腳步聲響起,彥盈轉臉看向身後,見一個身穿鎖子甲的長臉大漢走來,吃驚道:「鱷龍,你來這裡作甚?」

鱷龍大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凶光,一副要吃掉彥盈的模樣,吞咽一口唾沫,說道:「來這裡提人,鎮南軍要換回這兩個姦細。」

彥盈眉頭一皺,疑惑地看向了周斌:「你是為人族辦事妖奸?」

周斌聽鎮南軍要換他們回去,頓時把提到嗓子眼的心咽了回去,悲憤的叫道:「什麼妖奸!我是人,是人啊!」

「嗯?」

彥盈不敢置信看向周斌,一副石化了模樣愣在了原地。

周斌一副被打擊到了的模樣,鬱悶的道:「你這樣看著我,讓我自己都有點不確定了呀……」

彥盈猛地回過了神,問鱷龍道:「鎮南軍用什麼交換他們?」

鱷龍道:「煉製萬妖丹。」

彥盈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萬妖丹,乃是千年前人族一個邪派煉藥師所創,專門幫助妖族恢復傷勢,甚至還能提升功力。

當年為了爭奪這煉藥師,妖皇親自出馬,提十萬妖兵叩關而入,付出慘痛代價,最終才搶到了三顆丹藥和一張藥方。

用如此珍貴的丹藥交換周斌二人,可見他們倆身份絕不一般!

鱷龍看了眼一臉驚訝的彥盈,繼續說道:「帝泓的傷一直不能痊癒,七公主想要為他尋一顆萬妖丹修復傷勢,因此同意了交換。」

鱷龍口中的帝泓,乃是千年前的妖族第一高手,一身修為臻至絕頂境巔峰,後來被一個無名和尚重創,從此銷聲匿跡。

七公主不知從哪找到了他的藏身之地,並且請動了他出山。

若能讓帝泓恢復如初,七公主陣營必定實力大增,即便正面與大皇子開戰,也未必會輸!

鎮南軍大營。

太子將妖族的條件說了出來,看著吳俊,儼然一副看到救命稻草的模樣:「事情就是這樣,吳大夫,你應該會煉製萬妖丹吧?」

吳俊自信滿滿的道:「只要給我藥方,天底下就沒我煉不出的葯!」

太子聞言鬆了口氣,感覺元閔的性命算是保住了,朝吳俊道:「事不宜遲,咱們這便前去龍愁澗吧!」

鎮南將軍張了張嘴,伸手想要阻攔,段劍青卻嘴角微翹的道:「讓吳大夫去吧,萬妖丹未必對症,最好讓吳大夫仔細給帝泓診治一番。」

吳俊斜了一眼段劍青:「你肚子里又憋什麼壞水呢,我怎麼感覺你有些幸災樂禍的樣子?」

段劍青十分無辜的攤開了手:「我一個讀書人,能有什麼壞心思呢。」

「讀書人,心都黑……」

吳俊吐槽了一句,接著帶上了藥箱,跟著太子來到了軍營之外。

此時,早有一個黑衣老頭在門外等候。

見了吳俊,他用小眼睛上下打量了他幾眼,面露懷疑的道:「好年輕的醫師,他能夠煉製萬妖丹?」

太子有些心虛的道:「這位吳俊大夫,是我們大夏最好的煉藥師!」

吳俊含笑點了點頭,問道:「老伯你怎麼稱呼?」

老頭摸著光滑的下巴道:「吾乃七公主座下玄蛇統領。」

吳俊笑著掏出一袋肉乾,遞了過去:「原來是玄蛇統領,久仰大名,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玄蛇吃了塊肉乾,感受著腹中濃郁的元氣,瞬間眼睛一亮:「蛟龍肉!」

吳俊笑呵呵道:「路上吃著玩,吃完還有。」

玄蛇滿意的嗯了一聲,和吳俊幾人一道朝著龍愁澗行去。

經過一天一夜的跋山涉水后,幾人來到了龍愁澗里的一座石殿之中。

通稟之後,玄蛇從石殿中走出,帶著吳俊幾人進來了偏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