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夕良辰,美人切勿拒絕本將!」

龐哲說著環抱蕭媚向翠雲宮床榻旁走去,佳人上平躺塌上,衣衫張開,一抹嫩白盡收眼底。

龐哲熱血沸騰,雙眸中炙熱的火焰騰起,剛欲撲倒下去,一抹柔然卻抵在他的胸前。

「將軍,竭心儘力為國君效命,來日梁國一統天下,我皇兄定不會虧待將軍。」

「封侯拜相都是枉然,本將只要你一人足矣!」

言罷。

龐哲身影倒下,一陣嬌笑聲響起,蕭媚粉臉緋紅,眸子柔情漣漪,塌上春光,無人知曉。。聽到對方的話,凡楊笑着說道:老人家我們熟悉嗎?你不用回答我們本來就不熟,所以你幫別人求情恕難從命。

小傢伙你可知道我是誰,我的人情可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你就不好好考慮一下,不考慮,不熟的人一般都不會有人情在,你說我說得對不對老人家。

老人聽到凡楊話后,笑着說道:那我換一種說法,那就是如果你不給我面子,就別怪我不給你面子,到時我們總會相見的,到時希望你還是像現在這樣硬氣。

放心好了,我一向……

《全職鎮守》第五百八十八章:發現情況不容樂觀「啊!」大虎大吼一聲,從地上一躍而起,他現在抓住這些人沒有注意到他的空擋,直接用自己肥碩的身軀,一下子把前面的幾個人撞翻。

然後大虎一步三步的跑到林澤的旁邊。

「你他媽的敢踹我的臉!」吳一幾憑空被林澤在臉上狠狠……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一百二十三章人家這麼牛逼,不一定會認識付明吧 創世歷1037年秋之月2日·西城伊斯法·塞維堡——

「最近哈梅爾商會真是霉星高照,居然惹出這麼大的亂子。」

西城城主貝姆特·瓦托魯帝一邊嚼著黑麵包,一邊瀏覽報紙。雖然是前天的報紙,但他已經算早得到消息,諾因一直到七號才從吉西安手裏接過這份報紙。

「吃飯時不要看報,會消化不良。」一隻拿着湯勺的縴手敲上他的後腦勺。

「是!」貝姆特反射性地放下報紙,轉過頭時愣了愣,「什麼呀,是你!」

「嘿,嘿,你以為是伊莉娜對吧。」

柳軒風搖晃湯勺,綻開揶揄的笑容。她在劍士服外套了件白色的圍裙,卻意外的搭配,明媚俏皮的麗顏因為扎了馬尾更顯得青春朝氣。

「話說回來,你每天這麼早起來,真是勤奮啊。」柳軒風環視除了他們倆空無一人的餐廳,嘆了口氣,「害得我也沒懶覺睡。」貝姆特不好意思地道:「你可以不用顧慮我。」

「然後你可以又跑去啃冷饅頭?」軒風哼了聲,想起進廚房當班的第一天,看到炕上有一籠硬得跟石頭沒兩樣的冷饅頭,當作是餿食就隨手倒掉。次日清晨她被一陣翻找聲吵醒,以為是小偷就提着凳子衝出去,卻看見那個賊竟是伊斯法城主。

「是你啊,怎麼樣,這裏住得慣嗎?」貝姆特裝作沒看見她手裏的東西。

「還好……你在做什麼?」

「找饅頭。」

「饅頭?」

青年一指炕上,困惑地問道:「就放在這裏,你看見過嗎?」軒風沉默半晌,問道:「你找它幹嘛?」

「當然是吃。」

「……」

當年輕的城主得知對方把他的早飯扔進垃圾桶時,沒有生氣,只囑咐今後別再動放在那個位置的東西,就拿了別的存糧走掉了,留下少女在原地發獃。

老天!雖然萊拉已經告訴她西城很窮,窮得鳥不拉屎雞不生蛋烏龜不靠岸,但窮到城主必須以那種豬食裹腹,這也太……當時軒風只覺前途一片黑暗,但她很快發現不是那麼回事。首先除了那籠「石頭」廚房其他的伙食都很正常也很充足;其次就連地位最低的馬僮也吃得比他們的頂頭上司高級,還有麵包肉乾配馬奶酒!

於是軒風得出一個結論:貝姆特是個自虐狂!而她最看不慣的就是虧待自己的人,所以她毫不猶豫地把「豬食」倒掉,把那個自虐狂押進餐廳吃她煮的美食。

之後金雀花傭兵團長告訴她,貝姆特有早起的習慣,因為不想打擾廚役,才那麼做。軒風問:「那為什麼不吃好點的食物?總是饅頭、饅頭、饅頭!」萊拉想了想回答:「因為饅頭不易壞,首領常常忘記吃早飯。」

還不是自虐狂一個!

「對了,你每天這麼早起到底是幹嘛?批公文?」

「沒有那種東西。」

軒風愣了愣:「沒有……公文?」

「嗯。」貝姆特點點頭。

「大臣呢?」軒風開始覺得這個城有點問題了。

「也沒有。」

「一個也沒有?宰相?書記?內務官?民政尚書?財務……」

「財會有的,不過目前失蹤中。」

軒風默然半晌,問道:「你——到底是怎麼管理這個城市的?不,請問你平常都做些什麼?」貝姆特合上報紙,嘆了口氣:「真是個好奇的姑娘,看來不跟你解釋清楚不行了。」

「別說內閣,伊斯法連王宮也沒有。自初代城主死後,這裏就一直處於半內亂狀態,城主上台常常不到幾天就被踢下來,自然沒有建立政府的餘裕,忙着加強武力和軍備都來不及了。」

「那你為什麼不建一個?你完全有這個實力吧。」

「根本沒有那個必要。」貝姆特擺擺手,「我要書記做什麼?記我今天宰了多少人?開了幾場軍事會議?內務官沒有王宮,要來何用?我只需要軍需官就夠了。嗯…還有什麼官?」軒風掰手指:「多勒!不過很多你好像是用不着,對了對了,刑事部長!為了處理民事糾紛,這個官肯定需要吧……什麼,用不着?」

「伊斯法所有的糾紛只圍繞一樣東西:食物!」貝姆特斬釘截鐵地道。

「我還以為你會說地盤……」

貝姆特笑了笑:「沒錯,就是地盤——耕地、礦山。伊斯法只有這兩樣可以填飽肚皮的財產,才會千年來內亂不休。可是一直打人會死光,所以漸漸形成許多不成文的規矩。比如佔據最多礦山和耕地的人就是城主,兩個團火拚時不允許第三者撿漁翁之利,擁有地盤的人或組織必須抽取百分之二十的糧食給周圍的居民等等。」

軒風大感新奇:「這麼說,伊斯法的人民完全有能力照顧自己?」

「嗯,所以,城主需要做的只是懲戒一些不遵守規定的宵小;想方設法取得足以填飽全城人民的糧食,再公平地分到每個人手裏就行了。」

「可是你剛才說搶到最多地盤的人就是城主——」軒風提出質疑。

一縷陰雲劃過青年的眉宇。

「的確,那樣是可以自封為城主,也沒人會有異議,所以過去有許多傢伙就這麼做了……」

不等他說完,軒風就擊了下掌:「我明白了!雖然當城主只要武力就可以,但是不完成城主的義務的話,馬上就會被踢下來。」貝姆特微笑了一下:「你如果有武力,也許會成為伊斯法有史以來第一位女城主。」

「你誇獎人可不可以不要這麼拐彎抹角?」軒風斜睨他,「像上次誇我像馬戲團的獅子,老實點會死啊!」

貝姆特乾咳一聲,瞄到桌上的空碗,靈機一動舉起來:「軒風,再給我一點湯。」

「哼!」生氣歸生氣,軒風還是很有責任感地舀了一勺熱湯倒進他的碗裏。

「啊!不要芋艿!要光湯、光湯!」

「少廢話!芋艿比你的饅頭好吃多了,又有營養,吃下去!不然我告訴伊莉娜你挑食!」軒風刻意盛了一大堆芋艿給他,很為貝姆特的苦瓜臉感到快意,不過她終究不若冰宿記仇,一會兒就動了側隱之心:「好啦,麵包拿來,我多塗點蜂蜜給你。」

當了貝姆特專門廚娘的軒風很清楚:這個男人非常討厭軟綿綿的食物,比如豆腐、芋艿,卻又喜歡吃甜食。

年輕的城主心滿意足地吃着塗了厚厚蜂蜜的麵包,不再介意碗裏撲撲滿的芋艿。少女也給自己舀了碗湯,坐到他對面,開始享用早餐,視線卻不由自主地停在對方臉上:「換作我,就先吃芋艿,再吃麵包。」

「為什麼?」貝姆特詫異地望着她。軒風笑道:「勤儉節約,先苦后甜唄。」

貝姆特輕笑了聲,笑聲有着微量的嘲諷。

「這是有甜可吃的人才有的想法。如果你嘗過無麥可食、無水可飲、辛苦耕耘數年的田地卻依舊寸草不生的滋味,就不會說出這種話了。」

軒風滿臉通紅:「對不起。」

「不……」貝姆特反而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懊悔說了重話,頓了頓,他問道,「你後悔來到這樣一個貧窮的城市嗎?」軒風撲哧一笑:「我還沒經歷過沒飯吃沒水喝的日子耶。」貝姆特一窒。

「也許當我嘗到那種無論如何努力也得不到回報的感受,我會恨把我擄來這裏的你。」軒風一手支頰,眺望窗外微泛晨光的天空,「畢竟我來自一個富足的世界,但我知道不會有那一天的。」

「為什麼?」

少女轉過頭,注視他寫滿問號的灰眸,打趣道:「因為你是個好城主啊。」

這回輪到貝姆特滿臉通紅。

「這個……沒有這回事。」

「噯呀,你是在害羞嗎?」軒風驚訝地睜大眼,「我頭一次知道你是個臉皮薄的人!」

貝姆特慌忙穩住陣腳,竭力用平靜的語調道:「不是的!我的意思是,我從未自封為伊斯法的城主,當然稱不上『好城主』了。」

「哦。」軒風漫應,依舊盯着他不放。

「……」你可不可以別再盯着我!?貝姆特在心裏哀嚎,感覺臉頰愈來愈燙。

「噗哈哈哈……」軒風終於忍不住爆笑,抱着肚子趴在桌上,斷斷續續地道,「你…你真應該多臉紅的,超——卡哇伊!哇哈哈!」

貝姆特嘆了口長氣,認命地繼續啃麵包,不去做惱羞成怒的人常做的傻事,而是靜靜地等,等對方笑累自己停下來,他很有經驗,拜他十個姐姐所賜。

果然,不一會兒,軒風就停住笑,抬起紅通通的俏顏似笑非笑地瞅着他:「我還以為你會沖我大吼大叫呢。」貝姆特驚訝地回望她:「男人怎麼可以沖女人發火。」

「呵呵。」少女笑起來,笑了很久,直到笑出兩行眼淚。

「喂……」青年心臟漏跳一拍,直覺那不是喜悅的淚水。

「是啊,男人不應該沖女人發火,尤其是那種毫無道理的發火。」軒風抬手擦拭眼睛,低聲道,「可是我的父親卻總是如此對待我母親和我。」

貝姆特沉默片刻,不自在地別開眼:「我…我不太明白,因為我的父母感情很好。」

「真幸運。」

軒風垂下手,笑嘻嘻地道,臉上完全看不出傷心的影子。見狀,貝姆特鬆了口氣,也感到些許莫名的心疼。

「也不是。這裏很多是這樣的家庭,因為光是生存就竭盡全力了,根本沒有吵架的閑情,夫妻倆相互激勵,彼此扶持,努力維持一家的生計,所以不稀奇。」

「是嗎?那我也許會愛上這裏呢。」軒風習慣性地撐住臉頰,溫柔地凝視對座的男子,勾起一抹微帶悵然的淺笑:可惜,如果不是異世界的人……

這時,門口響起雜亂的腳步聲。兩人轉過頭,看見一大群衣衫不整的傭兵走進餐廳。

「早!首領,大姐頭!」

「早……」與眾人精力充沛的聲音截然相反,貝姆特和軒風的回應有氣無力,尤其是後者,美麗的臉蛋烏雲罩頂。

那天也是這樣,幾個士兵一邊嚷餓一邊走進食堂,撞見她不顧青年的抗議往他碗裏倒豆腐湯的情景,先是目瞪口呆,接着一擁出去大喊:「大家快來看!不!快放鞭炮!首領開葷啦!我們有大姐頭了!」

那是聲號角,令整座要塞為之沸騰,對少女而言卻無疑為喪鐘,宣佈她成為「首領的女人」,即強盜婆的生活拉開幃幕。

之後,她走到哪兒,「大姐頭」的稱呼就跟到哪兒,任她百般解釋也無用。當廚役們把她直呼貝姆特名字的事說出去后,傭兵團長也加入了相信謠言的圈子,除了金雀花傭兵團長,因為軒風告訴了她實情並拜託她澄清,萊拉卻拒絕了,理由是:「你假裝首領的女人比較好,這樣就沒人會騷擾你。」

我知道!但我寧願被人騷擾,也不願被人大姐頭來大姐頭去!

貝姆特小聲道:「你別再叫我名字了,叫我首領,這樣大家就不會誤會。」軒風瞪眼:「才不要!我又不是你的部下!」

「那你叫我老闆好了。」

「你哪裏像老闆啊!?」

那邊已就座的傭兵們高聲道:「大姐頭!待會兒再跟首領打情罵俏,我們快餓扁了!」軒風一瞬間湧起叫貝姆特老闆的衝動。

幸好這時躲在暗處偷看兩人的其他伙夫奔出來,幫軒風分擔了工作,門口也陸陸續續湧進更多的人,幾位傭兵團長也在其中,偌大的食堂很快熱鬧起來。

「早,外公,萊拉姐姐,達留恩,費路迪亞,費路迪爾。」

不等五人就座,軒風就利落地端來早點,笑靨如花地擺在桌上。鐵甲傭兵團長和金雀花傭兵團長回以長輩的溫厚笑容,三個青年精神地道早。

但瞄了眼托盤,炎狼傭兵團長達留恩不平地叫起來:「為什麼凱渥魯夫老爹和萊拉的菜色跟我們三個差這麼多!?」白鳳和黑龍兩名傭兵團長也不滿地附和。

「呵呵,誰叫他們是我的干外公和老師呢。」軒風毫不愧疚地笑道,視厚此薄彼和拍馬屁為天經地義的行為。凱渥魯夫笑得合不攏嘴。萊拉扯開一抹陰險的笑。

「好過份……」三人哀怨不已。軒風俏皮地吐吐舌,加了幾塊熏肉給他們,才哄得三人破啼為笑。

「大姐頭!麵包!」好幾個方向同時響起催命的要飯聲,少女只得火燒屁股地趕過去。五個傭兵團長不舍地目送她。

把他們的表情看在眼裏的貝姆特知道:麻煩來了。但出乎他意料,第一個開炮的竟是一向最沉穩公正的老傭兵凱渥魯夫,看來他已經徹底被軒風一聲聲甜甜的「外公」融化了。

「首領,給軒風換個工作吧,做廚役對她委實太辛苦了。」

「是啊是啊!你看她端著那麼大口湯鍋的樣子,乾脆讓她只負責燒菜!」雙胞胎異口同聲。萊拉點頭贊同:「嗯,而且她還要練習劍術,的確應該給她減輕點負擔。」

達留恩皺眉道:「什麼減輕負擔,根本就不該讓她工作!她是大姐頭耶!首領,你也真是的,竟然讓自己的女人幹活,還是那麼重的粗活!你是不是想累死她?」

「軒風不是我的女人。」

聞言,心中有愧的萊拉低下頭。其他四人瞪起眼,一臉死也不相信的表情。貝姆特嘆了口長氣,知道自己是跳進迪諾河也洗不清了。可是真搞不懂,他和那個少女從未有過親昵的舉動,不過直呼對方的名字而已,為何部下們就一口咬定他們有曖昧?

想到這裏,他下意識地搜尋謠言的另一主角,很快就在不遠處找到她。軒風正輪流為一桌的傭兵舀湯。

「大姐頭,我不要芋頭!」好幾人紛紛嚷。

「好好。」軒風不厭其煩地撈走他們碗裏的芋艿,再去別桌加湯。

貝姆特呆了好半晌,低頭瞧自己碗裏堆成小山的芋艿,直覺反應是差別待遇!過了會兒,他若有所悟,忍不住再次看向少女忙碌的身影,一股淡淡的異樣情緒貫穿他的心口。

「知道了,過段時間,我會減輕她的工作量。」

青年端起碗喝湯。餘人大喜,隨即不解:「為什麼要過段時間?」

「因為本人現在不願意。」確切的說,是不敢。

五名傭兵團長面面相覷,交換了個困惑的眼色。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春去秋來,忽忽十數年已過,那孫悟空每日裏修行耍樂,外加填灶做飯,砍柴掃地,倒也快樂,竟然不知時間幾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