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這是定金。」陸詷一字一頓道,「作為報酬,我可以保證你的安全,從邱承天的手中。」

賽嬋娟看著這張銀票,看了很久很久,久到面前已經空無一人,久到窗外傳來了打更的聲音,久到樓下的的熱鬧已經散去,月娘被晨曦取代。

她的耳邊還回蕩著陸詷的話——

「賽老闆不妨考慮一下,不過整個京城能讓你從右相公子手中逃脫的人可並不多啊。」

※※※※※※※※※※※※※※※※※※※※

*相風銅鳥:古代的風向計。

———

小黑皮:憑什麼說我不解風情?

對了,猜一猜那個知道娟娘的故事的人是誰doge

提示:八卦兼碎嘴子

———

感謝在2020-08-1115:24:59~2020-08-1221:10:33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程南陳2個;何以、奇奇怪怪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向晚如歌32瓶;白澤琰、發現自己還沒改名字10瓶;盛夏、凈安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時間:40年2月14日上午8點多鐘。

地點:吉省綏芬河地區往東的一片茫茫雪原之上。

追風拉下了臉上結了一層厚厚冰花的面罩后,往嘴裡灌了一口兌了雪水的酒精,頓時被凍到有些發青的臉蛋,在酒精從自己下總算是紅潤了起來。

接著,他拍打了一番自己身上的積雪,讓自己身上的負重輕一點后。

才是開口,對著胡彪問出了一句:

「老胡,我們現在到哪裡了,離著毛子家的地界又還有多遠?這麼傻乎乎的走下去,要走到什麼時候才是一個頭啊?」

之所以這麼問,那是因為昨晚的午夜時分,自從他們一行人在綏芬河火車站附近,偷偷的溜下了火車之後。

尋思著從綏芬河這麼一個邊境城市,只要一路向東后應該沒有多遠,就能抵達毛子地界的胡彪他們,就是連夜的行動了起來。

並沒有等到天亮之後,天氣更好一點之後才行動起。

因為他們盤算著,在這樣寒冷天氣中中趕路,辛苦是絕對辛苦了很多,但是最少能夠避開鬼子邊境上的巡邏兵,不至於發生不必要的戰鬥。

然而以兩地之間的距離,他們按說走上了那麼三四個小時,應該就是差不多走到了。

可他們幾乎就是在雪地中,無比艱難的走了一個大半夜,依然是沒有完成任務。

期間,他們雖然沒有遇上鬼子在邊境巡邏的巡邏兵,但是也沒看到什麼明顯的國界標誌,就是電視節目中的那種國界碑。

不知道是這種國界碑是這年頭還沒有誕生,還是早就被厚厚的積雪覆蓋住了。

反正到了現在,胡彪他們這裡具體離著毛子的地界還有多遠,又要走上多久,這麼一點戰隊中誰都搞不清楚。

走到了這裡之後,隊伍中的絕大分人員都累壞了,其中的追風就是問出了這麼一句。

聞言之後,早就因為半天也沒有看到一塊國界碑,心中有些著急上火的胡彪嘴裡罵出了聲音來:

「旭風,你小子沒有分辨錯方向吧?我們可是要一路往東邊走,你可別帶著我們走反了。」

「你瞎啊!沒看到前面的天邊,被烏雲蓋住的那是啥?那是太陽,難道太陽如今都不從東邊升起了。」

被質疑了的旭風,嘴裡沒好氣的嚷嚷了起來。

被這麼懟了回來后,胡彪又對著追風恨恨的罵了出來:「你管他現在到哪裡了?只要方向沒錯,一直向前走就完事了唄。」

說罷之後,胡彪又像是一頭大牲口一樣,人力拉動著身後的一個簡易小雪橇繼續前進。

在小雪橇的上面,現在坐著的是王鳳和她的一對兒女,身材相對覺小的王鳳身上還披著胡彪的那一件棉大衣和一件防水的斗篷。

兩個孩子則是她摟在了懷裡,一起蓋在了大衣下。

沒辦法!這樣零下三十多度的環境,根本不是一個傷員和孩子能承受的,只能採用這樣的方式才能帶上他們。

另外需要說明一下的是,哪怕在這樣艱難的環境下。

陳冬和王鳳的一對兒女,在臉上依然洋溢著燦爛的笑臉,也許他們認為能同父母在一起,每天都能吃飽,就已經是人生最美好的事情了。

就這樣,胡彪帶頭繼續的在雪地中掙扎了起來。

直到20來分鐘之後,肆虐了一個晚上風雪終於是小了下來,也讓眾人的視線中隱隱的出現一群建築物。

在渾身一個激靈下,胡彪連忙拿起了吊在脖子上的望遠鏡,對著那邊看了過去。

哪怕隔得距離有點遠,但是胡彪依然能看到在那麼一些類似於營房的建築物上,插著一面讓人熟悉的旗幟。

旗幟是紅色,上面有著一顆五角星,五角星的下面,還有著鎚子和鐮刀交叉了起來。

所以說,那玩意除了是毛子家的旗幟還能是什麼?而那麼一處的軍營,當然是毛子在綏芬河邊境的駐軍了。

在胡彪發現了軍營的同時,軍營高高哨塔上的哨兵,也該也是發現了胡彪這麼一行人。

所以在很快之後,胡彪就能看到一隊士兵從營房中開始集結,估計很快就能向著他們沖了出來。

看樣子這是要攔住他們后,來盤查一下他們的來路。

只是以陳冬他們的身份,自然是不會介意這些人的盤查,甚至到了軍營中后不但是都安全了,還能獲得各種優待。

頓時,陳冬、朱凱、馬慧、王鳳,老王等幾人,都在巨大的興奮之中歡呼了起來。

對著軍營的方向,用力的開始招手示意。

兩個娃娃雖然不懂這些,但是看到了父母都是如此的高興時,自然也是加入了這麼一個慶祝的活動。

只是胡彪他們知道,是他們調頭離開、前往靖宇將軍所在區域的時候了。

理由很簡單,如果他們跟隨著前往軍營,確實能夠好好的修養和補充一下,但是時間上卻來不及了。

唯一可以慶幸的地方是,少掉了這麼五大兩小的負擔之後,胡彪他們會輕鬆很多。

******

說來也是神奇,當在胡彪等人的視線中,那些毛子士兵深一腳、淺一腳的向著這邊走過來的時候。

系統那久違的冰冷聲音,在毫無預兆中響起:

「恭喜指揮官大人,中州戰隊第二階段任務順利完成,第三階段任務將在觸發后發布,請指揮官大人努力探索。

另外,隱藏任務『護送陳冬一家四口安全逃離』完成,具體經歷將在任務結束后一同結算。」

系統的聲音才是落下,楊東籬嘴裡就是低聲的吆喝了起來:

「系統我們提出強烈的抗議,之前楓葉戰隊第二階段的任務中,你明顯是在拉偏架,對於我們中州戰隊一點都不公平。」

在這樣的抗議聲中,系統沉默了一個很長的時間。

就當胡彪他們以為,系統那孫子要用裝死的方式,對他們的抗議當做沒有聽到的這麼一個時候。

系統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基於團戰運行的一些基礎規則,系統卻是做出了一定有利於楓葉戰隊的調整;但是也在同時,加大了對於中州戰隊的獎勵標準。

只要成功完成本次任務,系統將會給出遠比平時更為豐厚的獎勵,其中一部分的物品甚至在系統商城之中,都無法進行兌換,。」

聽到了這麼一個說法之後,中州戰隊的上下,紛紛有了一個強烈罵娘的衝動。

特么!任務結束后的獎勵這玩意再豐厚,那也要他們能夠完成任務、成功的活下來才有著意義。

要是當初在奉天城中被楓葉戰隊坑死了,系統就是事後獎勵一輛殲星艦,那也有一個屁用。

問題是,在憋出了這麼一句之後。

系統就處於徹底的裝死之中,不管胡彪他們如何的開口嚷嚷,就是沒有了半點的反應。

所以在一時之間,胡彪他們除了期待著一下本次的任務獎勵中,到底有什麼稀罕東西,再也沒有其他的辦法。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滋——,滋滋——

電鑽的聲音在黑暗中顯得很是刺耳,每鑽一下,蘇沐的心臟就跟著突突。

現在零點剛過,好在城市中心人口多的地方對感染體的吸引力更大,這邊暫時還算平靜。

蘇沐估計,這時的濱城大部分人類應該已經被感染,也包括哪些貓狗之類的生物。

明天太陽將不會出現,整個世界的黑暗要持續三個月。

經歷過十一年末世,蘇沐知道,太陽並不是消失了,而是被什麼東西擋住了光,就像日全食一樣。

要真是太陽消失,不出一天,估計不用什麼感染,全世界的人都得凍死。

用廢了四個鑽頭,蘇沐總算是在蟲子身上弄出了幾個臉盆大小的洞,每個洞的邊緣都是密密麻麻的鑽孔。

惡臭撲鼻,蘇沐被熏得直接吐了兩次后開始用鐵棒,刀具這些東西開始往外掏滿是綠色血液和粘液的那些東西。

花了二十分鐘,終於是掏出來一塊拳頭大小,樣子像一塊黑色水晶的蟲核。

末世兩個寶,蟲核和晶核。

一塊蟲核的價值能抵得上十塊晶核。

晶核就是感染體身上的一種結晶,三個低級喪屍身體里能有幾率找到一塊。

這才是感染初期,喪屍身上基本沒有可能出現晶核,所以蘇沐對院子大門前堆著的那些喪屍一點興趣都沒有。

蟲核剛挖出來,系統的聲音就響了起來。

【檢測到紅色蟲核一顆,宿主是否馬上凈化蘑菇一顆?】

「等等!」

蘇沐一邊回應著系統,一邊似乎在思考。

「大巴車損毀這麼嚴重,需要什麼條件修復?」

蘇沐看著身後卡在院牆裡的大巴車,覺得很傷腦筋。

【蟲子的甲殼可以用來修復大巴車,宿主自行在大巴車平面圖上修復即可。】

【大巴車修復計算中……】

蘇沐看著系統彈出的面板,大巴車的平面圖再次出現在上面。

整個大巴車損毀程度達到了57%,比系統之前的預估的70%要好上一些,但看上去車頭部位確實已經看不出原有的樣子。

平面圖上出現了很多的「+」號,大部分已經從初始的綠色變成了紅色的。

「凈化蘑菇吧。」

蘇沐對著系統說完,低頭開始研究大巴車的修復方案。

此時大巴車平面圖邊上有個選項。

【是否選擇紅色蟲甲作為大巴車的修復材料?】

蘇沐點擊確認后,大巴車的平面圖開始刷新。

圖紙上出現了一些黑色的碎片,有些碎片邊緣帶著一絲紅色,看上去應該就是代表蟲子甲殼。

蘇沐目測,被幹掉這隻蟲子的甲殼完全夠修復整個大巴車的外型,並且系統還貼心的顯示出了一幅修復后的效果圖。

看上去還不錯,感覺還很酷不說,大巴車外殼的硬度直接提升了五倍。

蘇沐比較滿意,但也頭疼,甲殼碎片需要自己動手切割。

而且修復整個大巴車大的問題沒有,但是也需要一顆蟲核,或者五顆晶核來修複發動機。

但是也有好處,用蟲核和晶核修復后的大巴車整體性能可以提升一至二倍。

看著平面圖,蘇沐又開始思考。

蟲核暫時別想了,晶核短時間內也沒有,很讓人頭疼問題。

先修復大巴車外型再說。

蘇沐下了決定。

至少外型修復后的大巴車有了蟲子的甲殼外殼,末世初期很難再有什麼東西對大巴車造成傷害。

這個時候系統也通知蘑菇凈化完成。

蘇沐直接在垮掉的院牆邊挖了個小坑手掌大的蘑菇肉埋了進去。

一分鐘過去。

細長的蘑菇苗就從地里冒出了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