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啟時代:開局龍族血脈》滴滴 邵景暄白了妹婿一眼,說實話,打從第一次見面,他就覺得楊昭霖沉穩,腹黑是個人中龍鳳,將來必有所成,但這樣的人往往是最危險的,要不是認回妹妹之前他們已經結婚,要不是看在他待妹妹是真心,他必定會阻止。

因為楊昭霖實在是太聰明了,他的眼睛就彷彿可以透視一切,一眼看穿對方的能力和心思。

「昭霖你太抬舉我了,我和賢不同,就我那點固定的死工資,想要給語汐買店鋪……心有餘而力不足。」

楊昭霖似笑非笑的勾唇,低喃了一句「是嗎?」,雖然大家沒聽清,但顯然邵景暄看懂了他的唇語。

突然他有些慶幸眼前的這位是自己的妹婿,型號是親人,如若要是敵人的話,恐怕他的生活就不像現在這般安穩了。

兩人誰也沒有繼續和對方糾纏,加上家裡的這些小吃貨吵著吃東西,話題徹底的被轉移了。

一一接過哥哥遞來的奶茶剛插上吸管準備開喝,轉頭便看到了準備動自己拼圖的小堂弟,頓時大吼了一聲,「別動。」

嚇得對方手一抖,盒子里的拼圖碎片被灑落一地。

「對,對不起姐。」

說實話,她很想發怒,但面對認錯的堂弟,她也是真的發不出來,憋著怒氣的一一,耷拉著腦袋,一個勁的嘆氣。

了解她的楊昭霖伸手把她擁入懷中,低沉性感的嗓音從她的頭頂悠悠的傳入她的耳中。

「不用隱忍,對他們發不出火,我們回卧室,把怒火撒我身上。」

一一遲疑的昂首看向他,看著他眼底的寵溺和縱容,一一心底釋然了,她轉頭沖著不安的看向自己的堂弟微微一笑,搖搖頭,聲音甜美溫柔,「沒事,你喜歡拼圖嗎?喜歡的話等會兒我們一起拼。」

「好,」得到原諒男孩笑著應聲,彎腰欲撿起地毯上的拼圖碎片。

「子益不用收拾,你姐夫記得盒子里一共有多少片,讓他來收拾」一一說完扭頭看向身邊的男人,嬌滴滴的叫了聲「老公。」

只要她撒個嬌賣個萌,他准淪陷。

這是她百試百靈的妙招,這是他致命弱點。

「放那吧,我來。」

「那老公就麻煩你了,」一一踮起腳尖拍拍他的左肩,抱著奶茶大口大口的喝。

楊昭霖瞅了她一眼,有些無奈的嘆氣,默不作聲的走向沙發,擺手示意邵子益走開。

邵子益,一一小叔邵偉峰的兒子,下面還有個親妹妹邵子涵,一個高一,一個初三。

長相俊美,雖只是一名高一學生,身高卻已經有一米七八……他秉承了邵家男人的剛性,同時又遺傳了母親的細膩。

從小在老爺子身邊長大,由大哥邵景暄親自管教,在外天不怕地不怕,在家卻是個乖巧懂事的好孩子。

看出了堂弟的懊惱,一一上前摟著他的肩,「不就是打亂了拼圖嘛,沒什麼大不了的,不用覺得愧疚,待會兒陪我一起把拼圖拼起來就好啦。」

「姐……」

「聽話,別自責了。」一一幫他捋了捋頭髮,給了他稍安勿躁的笑。「哥,我們的披薩呢?」

「啊,在這。」邵景暄連忙去餐桌上把整盒披薩拿過來,而楊昭賢也不耽著,他跑去搬了個圓形的小茶几過來,讓好友放披薩。

楊昭霖速度很快的收拾好拼圖,並立刻叫來了女傭,「把這個拿去消毒。」

下達完命令不顧愣怔的眾人,他迅速的走向洗手間,仔細的清洗自己的雙手,而後原路折返。

有了一一的開頭,大傢伙兒一個個有沙發不坐,都癱在地毯上,客廳里突然出現一副特別的畫面……

「老公,快嘗嘗這個披薩新品,」也不管手中的披薩是不是沾染了自己的口水,一看到楊昭霖,她便迫不及待的把被自己咬了一半的喂到楊昭霖嘴邊。

好在某人也沒在意,更沒有遲疑,大步流星的走過去,給力的咬了一口,卻遲遲不做評價,抬手為她擦拭嘴角。「你喜歡就好。」

「不過,你要少吃點,待會兒要吃飯了。」

「不要,我還要再吃兩塊,不然等媽媽出來我就吃不了了。」一一撅著小嘴可憐兮兮的說道。

「沒事,你想吃我給你買,或者我帶你出去吃。」

「真的?」

一一要的就是他的保證,因為只要他答應自己就會做到,她怕的就是連他都不答應自己。

「真的。」

「那我不吃了」一一吃完最後一口,抽了張紙巾擦擦手,抱著奶茶喝了一口。

這丫頭,早就打了小算盤還以為自己並不知道。

楊昭霖失笑的搖搖頭,彎腰抱著她坐到沙發上。

「那就給他們幾個小的吃,回頭等你想吃了我給你買,現在,我有件事要問你。」

「什麼事?」

楊昭霖環顧四周,猶豫了片刻,「你第一本書的版權我拿回來了。」

「真的?」一一激動的拉著他的手,「你怎麼拿到的?」

「這個嘛回頭再說,我話還沒說完。」

一一閉上嘴巴,好奇的眨眨眼。

「去談版權的時候,我無意中聽說,你們公司有意……後來我細細的想過,與其讓別人改編拍攝,倒不如我們自己來,參與其中,相信效果也會不同。」

「不是,哥,你們今天中獎了?」一時激動,一一忘了自己是豪門的事,腦中最先想到的就是這兩人瘋了,但又不好直說,畢竟一個是自己的親哥,一個是老公的親哥。

雖說都是同輩,但他們好歹都比自己大,說話自然是要注意的。

不過她這脫口而出的問題,讓兩個大男人愣了一下,倒是在場的其他人最先反應過來,笑成了一片。

邵景暄一個冷眼掃向弟弟妹妹,大家一個激靈,頓時憋回笑聲,捂著嘴別開臉不去看他。

倒是楊昭霖臉上帶著淺淺的笑意來到一一身邊,輕佻了下下巴,「咳咳」兩聲引起對方的注意,不疾不徐道:「寶貝,不要說是這點東西了,就算是你想要這幾家店,兩位哥哥也有錢給你買回來……我說的對不對啊,哥?」

嘴上叫了一個哥,可目光卻是看著兩個人。。 「魔王!?」眾人一驚。

紫諭天神沉色道:「魔王實力通天,哪怕只是一道投影,也足以比擬高級靈神,不得不防。」

「沒錯,事關重大,不得不小心行事。」墨麟天神頷首道。

「或許可以先試探一番。」又一名靈神開口,卻是一名白衣老嫗,名為鳳羽神婆,同樣是遠古時代便存在的老牌強者,乃六重天巔峰靈神。

秦楓也不由眯起眸子,暗自思量,道:「是該謹慎些,想要一戰擊潰魔族大軍,顯然不可能,或許可以先挑一支單獨行動的靈鬼軍隊,探探情況。」

隨後眾人又商議了一番,決定讓秦楓繼續潛伏在魔族大軍之中,隨時傳遞消息。

而目前第一個任務便是尋找一支或兩支靈鬼軍隊,嘗試圍殺,若是成功,再尋合適機會,重創魔族大軍。

秦楓本體通過分身已然得到消息,雙眸微眯,心中醞釀殺意。

他很想自己投入戰鬥,親自與魔族強者廝殺,但他現在不得不潛伏於此,傳遞出有利於神族的消息,比親自出手殺敵更具價值,更有意義。

秦楓負責開採的星辰極為龐大,但在一萬名靈鬼的合力之下,用了兩日時間便全部開採完畢。

在得到魔族高層的下一步指令前,秦楓與另一名地鬼只得率領軍隊在原地休息。

秦楓一邊修鍊,一邊悄悄通過地鬼令牌觀察魔族大軍的動向,發現暫時沒有單獨行動的軍隊,而只有兩支軍隊行動的也極少。

他並沒有選擇這裡的軍隊下手,這裡距離神族大本營較遠,而且作為第一次試探,他本人所在之處也並不合適。

不消片刻,他與另一名地鬼都接到命令,帶著開採的金石返回魔族大本營。

在返回途中,秦楓依舊時不時地翻看地圖,觀察魔族各軍隊動向。

大半日後,秦楓終於發現了一個機會,有兩支靈鬼軍隊正處於星河中央偏東南處,在那開採星辰。

秦楓立即將消息傳給分身,分身一直與一眾靈神待在一塊,及時轉告。

經過商議,神族高層決定出手!

在那附近原本就有著三支神族的靈仙軍隊,分三個方向向著那兩支靈鬼軍隊進發,這也是神族高層決定動手的主要原因。

同時,他們又調遣兩支較近的靈仙軍隊支援,形成合圍之勢。

兩個時辰之後,神族向那兩支靈鬼軍隊發起了進攻。

三打二,神族佔據優勢,而隨著另兩支軍隊趕來支援,優勢更大。

經過一天一夜的鏖戰,神族斬殺兩千多名靈鬼,又抓捕近一千名靈鬼,在魔族援軍趕到之前安全撤離。

魔族之人生命力強盛,想要斬殺極難,或是依仗實力上的巨大差距,或是消耗大量能量,不然以抓捕封印為主。

此次,一戰斬殺兩千多人,已是極為難得。

初次試探,傳來捷報,令得神族高層振奮不已。

秦楓在得知消息后也頗為興奮,繼續觀察著魔族動向,並重點關注烏青月、公孫蓄、冥熵、幽襄玲等天賦極其突出的地鬼,試圖將這些魔族新一代天驕扼殺於搖籃之中。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說完,陳凌沒管陳麟什麼反應,轉頭看着林雪,輕聲道:「走,我們去吃飯。」

林雪用力點頭,道:「好,我開車過來的,車子在那邊。」

陳凌順着林雪的眼神,看到不遠處的一輛法拉利,點頭道:「好,走吧。」

說完,陳凌拉着林雪的手,走向車子。

而陳局才反應過來,無奈地搖頭。

這小子美人在旁,竟然放自己鴿子。

本來想對方好好聯絡感情,結果話都沒說兩句,人就跑了。

這怎麼行?好不容易遇上。

陳麟忍不住跟在他們身後走。

這個時候,對面的一群省廳領導也跟着走過來,林天也不例外。

林雪見一波人向著自己與陳凌走過來,一眼就認出人群中那個身影,剛才甜笑的俏臉,瞬間變臉,露出不滿之色。

可以啊,老頭子,竟然玩跟蹤,這次跟你沒完!

她狠狠瞪了林天一眼,拉着陳凌,道:「陳凌,走快點,我感覺有些餓了。」

「等一下,你先忍忍。」

陳凌說了一句,反而停下腳步,因為他看到任廳等人在快步走過來。

他不認識任廳長,但認識裏面的徐總,畢竟好幾次任務都一起合作過,算是老搭檔,對方雖然有些坑,但出於禮貌,還是要打完招呼再走。

此刻,任廳等人看到陳凌肩膀上,掛着無比耀眼二杠三星的肩章,身形一頓,眼底都是震驚之色。

這個年輕人竟然是上校!20歲的上校,整個西南省會,都找不到第二個吧。

不過,對方確實是厲害,光是上次的毒株任務,幫西南省會肅清這麼一大黑道組織,這份功勛是任何軍人一輩子無法獲得的。

他實至名歸啊。

眾人想想就釋然了,心底對陳凌的佩服更多幾分。

而本來很鬱悶的林天,看到陳凌肩膀上的二毛三,瞳孔瞬間發生劇烈的收縮,整個人都驚呆了。

我去!上校!

這小子上校了!

怎麼做到的?

林天忍不住上下打量起陳凌來。

這小子180cm以上的身高,身材線條分明,長相英俊,身上充滿剛陽之氣,再配着上校軍銜,不得不說,其實非常優秀。

畢竟像對方這個年齡的青年才俊,自己還沒見過有這般出彩的。

只不過,這小子膽大包天,拱了自己的大白菜。

想到這裏,林天心理就一陣不舒服,不由再次想到對方神秘的身份。

不行!他的身份太危險,晉陞越快,執行的任務越危險,像他這樣的軍人,朝不保夕,雪兒肯定會整天提心弔膽的。

自己就這麼一個女兒,怎麼能讓女兒下半輩子過得不舒心?